2015年1月23日星期五

当事人被投毒与追杀

昨天H律师到重庆来,打电话叫我一起去见一个当事人,离婚纠纷,并提前叮嘱我说,带好律师证。我听他说得事关滋事不小,心中不免重视起来。

下午1时我来到宏声广场,从李家沱坐轻轨,一路无碍的到了南坪站,然后H律师约了在丽华酒店会面,我们坐在酒店大厅里,交流时,只见H律师看着大厅进口处,我知道是当事人来了,是一个中年妇女,相貌端庄,鼻子旁边和下巴那里有一点红痕,之前H律师就对我说过,今天这个当事人是因家庭暴力,要离婚的。我看这架势,可能正是打了架不久。

以下是当事人的口述,听她说话,思路显然非常之清晰,描述事情发生的经过时,完全能将我们带入身临其境的感觉,不过越听我越不对劲:

下面用第一人称来叙述她所说的内容:

“我把我的情况给你们详细讲一讲,我是一个有特殊技能的人,你们知道股票吧,我经过二十几年的研究,能准确的判断出哪支股票在什么时候涨,什么时候跌。你比如说,今天我喊你这三支股票在这个时候要涨了,你买入,到了要跌的时候,你出卖掉,在这个期间你就会只赚不跌。我把我的这一套方法总结了下来,那个人知道我有这个技能,就想利用我,但是他曾经对我是有恩,我心想为了报答她,愿意和他合作,也能体现我自己的价值。

但是有一天早晨起来梳头,我发现我的头发突然一下子掉了三四百根,平时掉头发正常的嘛最多只掉几十根嘛,所以我就怀疑,而且晚上睡觉的时候,当我的脑袋一挨着枕头就感觉有一种东西进入我的脑壳,然后我头脑里就是一片空白,当时我和我老公一人睡一边,我去他那边睡就没有这种反应,一旦我睡到我这个位置,我就全身不舒服,睡的这个位置,只要身体接触到毯子,被子,身体上就吸入了毒气,然后手脚就不正常,神经好像就被麻痹了。我知道这是被他喷了毒,你们晓得现在有些毒药只要一接触到身体,就会被吸收的。后来我就检查我的房间,我的鼠标、坐的椅子,全部被他喷了毒,原来我用鼠标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刚一接触到鼠标,手就不听使唤,我坐的椅子下面,也被喷了毒药。后来我就把位置换到侧面,坐下才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那套资料,几十年研究的成果,我本来为了报答他,是要跟他合作的,但是他叫我把这个我总结的心得经验全部拿给他,我心想,我们合作时每次需要买什么股票,我会告诉你的,就不想把这个东西拿给他,后来我发现我的保险柜被动过,我在我的房间安了录音设备,每次我都会听到录音里面有开保险柜的声音,其它声音没有,就是这个开保险柜的声音,我是听得出来的,肯定是他来偷偷的打开过。后来我一气干脆把保险柜里的资料全部都烧掉,反正里面的东西全部在我的脑子里面,结果被他发现我烧掉这个资料,他就起了杀心。

喷毒药,跟踪,后来我就自己躲了出去,一个人跑到沛陵去住,住了几天后,我发现我睡的床上又被喷了毒药,只要一接触到身体,全身就好像中毒一样,因此我跟旅店的人说,每天做清洁由我自己来做,让任何人不要进我的房间,因为我自己的特殊情况。结果,还是没有用,后来的几天床上,椅子上,窗帘上,包括天花板上,全部是毒药,我知道这个旅店的人员是被他买通了。而且,每天我都会注意到旅店的监控,有一天我就发现旅店的监控没有日期,这就明显说明了他们是串通好了的,我就要求旅店的人把监控掉给我看,他们说要派出所来调,开始找借口了,后来我去找派出所,派出所也是支支吾吾,还给我儿子打电话,我儿子还责怪我,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叫我不要想这么多,东想西想的。派出所然后就根本不管我这个事情,我知道派出所也是被他买通了的。

旅店这个地方也不安全了,我平时我喜欢打牌和跳舞,我的舞伴很多,我把我的事情跟他们说了后,他们都说派出所这是不作为,要去投诉他。

一天我一个人从旅店出来,对面起来一个年轻小伙子,我们对面撞过,他盯着我看,我们走开之后,我就发现不对劲,我回头去看他,他还是回头看我,你们看我现在这个年纪也不小,一个年轻小伙子为什么要看我,他没有道理一直的看着我,当时我就明白了,这肯定是他雇来的人,要对付我的。我心想,现在我是被跟踪了,平时我跳舞完了之后就会回旅店,我会走过一小段路,旁边是一个地下商场,然后穿过一个人行道就到了。当时我出来之后,后面还是有一个年轻人与我保持着一段距离,我走他就走,我停他就停。当时我是站在人行横道边等着过马路,我看了这个情况,故意不过马路,突然就折回来,走到地下商场入口处的玻璃罩背后就停下来,那个年经人看到我回来了,也跟了过来,见到我突然停了下来,感觉我把他发现了,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下我是断定了他一定是跟踪我的。我想我一个人这会儿就不回去,我看到地下商场入口,心想,商场里面有好几个出口,我就到这里面去,这么多出口你总不知道我要朝哪个方向走吧,我走进地下商场,在商场里面转了一下,就坐在一张椅子上,但是我眼睛是在四处观察,不一会儿我就发现,隔不远处,就有另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手机,一边走路,眼睛就往四处瞟,我也在注意着他,他看到我时,我们四目一相对,好像他就非常局促不安的样子,这不是明显的跟踪我么。我一直坐在这里,起码有五六个年经人都是这个样子,拿着手机,边走眼睛边四处瞄。我想今天完了,回不去了,要是有一个熟人就好了。后来,我看到了胖妹下来了,胖妹是我们一起跳舞的,她很喜欢我,我心头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上去喊胖妹,叫他一起跟我回去,那些人才没有跟着我了。我就跟胖妹说,陪我住,她很喜欢我,就和我住了几天,后来他男朋友来了,我也不好再留她了。我考虑到这个地方已经不能继续呆下去了。

后来我又躲到执江去,去执江的几天后,我住的那个宾馆,也是枕头上,被子上都有毒药,有一天我在外面走着,我就感觉背后有一个摩托车隔我不是很远,始终都是这个距离,当时我就有点警觉,后来我走到一个巷子里面去,看到那边那也一辆摩托车,下对着我这个方向,当时我就思考着怎么办,等我走进巷子几十米远的时候,我突然转身往回走,那个跟踪我的摩托车好像措手不及的样子,他们肯定是盘算到我走到前面,两个摩托车一起在我嘴上一捂,当时我就会不省人事的,结果被我突然一掉头,他们就不知怎么办了,那里我急忙回去宾馆,心想,他一起派人跟踪想暗杀我,我去找派出所也不一定给我立案。幸好我在那边跳舞时认识了一个人,他说可以帮我,他在公安局那边有人,可以给派出所打招呼。后来我就去派出所,把有人跟踪谋杀我的情况反映给他们,他们问我名字和身份证号,我之前在沛陵时那边派出所就被买通了的,这次的就故意编了一个身份证号给派出所,结果我报的号正好还查到一个人,他们说,这个身份证号不是我,我说你们先给我记录下来,以后我会用得着,我才不会把真实的身份证告诉他们的。后来我把这人情况给那个舞伴说了,叫他帮我个忙,去叫他的熟人和派出所打招呼,结果,他却不怎么同意了,我看这情况,肯定是他也串通了,这边的派出所都被买通了。

后来我就回到重庆,暂时住在我亲家屋头,我不能跟我亲家说这些事,那个人势力大得很,我住在亲家屋里,晚上睡觉时他们如果进来我就躺在床上,他们出去,我就在地板上睡,亲家屋里都被喷了毒,他们以为我在床上睡了。

现在你们律师能不能给我调查,要求派出所立案,我说的这些真真切切的。”

听她描述的过程中,我不想去打断他,但是心里已经明白了。

H律师说,听她讲这个情况,都感觉我们时刻处于危险之中,感觉现在都有人跟踪着我们,所以律师办案的危险性很大。向她说了一下收费情况,结果她说她是一个有特殊技能的人,报的价太高,现在她没有这个能力,说我们可以考虑一下以后可以用她的技能,而且这个报酬就不是一点两点的钱。

0 评论:

发表评论

请留下你宝贵的评论。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