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保义务人与第三人承担责任的情况


借鉴《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整理:

1.制定依据


1.1.社会活动安全保障义务理论基础


1.1.1.社会活动的安全保障义务肇始于德国法的一般案例注意义务理论。由法官在判例中扩大先危险行为的不作为责任得出的抽象性概念。即行为人因特定的先危险行为,对一般人负有的防止危险发生的义务,即继续作为义务,如果先危险行为人应作为而不作为,导致损害发生,则应承担相应责任。
1.1.2.一般安全注意义务已涉及一切私法交易甚至是整个社会生活的安全。因此在每一个民事损害赔偿法的领域中都能看到它的存在,如交通安全、医疗关系、雇佣关系、劳动关系、产品责任、学校的保护责任、环境污染责任以及所有者和管理者责任等等。
1.1.3.本条以一般安全责任为基础,着重调整那些尚未被法律法规等纳入规范的一般安全注意义务的类型。将其命名为(社会活动)安全保障义务。
1.1.4.一般安全注意义务在上高于侵权法与合同法中涵盖具体的可归责事由。它可能会体现为合同中的附随义务,甚至主义务,也有可能体现为侵权法中被违反的义务。有时单独体现,有时为竞合。本司法解释仅仅是从侵权法角度进行调整。

1.2.安全保障义务的含义和设置的法理依据


根据司法解释及侵权责任法规定,安全保障义务与一般安全义务相比,其特殊性在于适用的范围不像一般安全注意义务那样宽泛。它的理论依据主要是:
1.2.1.危险控制理念的要求:法律规定所从事社会活动之人或组织,其本身对场所的控制能力,对危险的发生的预见、控制、采取有效措施使之减轻,非他人所能比拟。其理应承担一种从事该社会活动的安全保障义务。而相对人相对是处于劣势地位,对安全保障义务人施以较重的注意义务是符合公平原则的。
1.2.2.收益与风险相一致的要求:从危险源中获取经济利益者也经常被视为有制止危险义务的人。从事本条所规范之社会活动的人一般都从该社会活动中谋取利益,因此对其课以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是合理的。
1.2.3.经济分析与比较结论的要求:从经济成本核算,安全保障义务人避免和减轻危险发生的成本是最低的,对于节约社会成本而言,理应承担必要的安全保障责任。

1.3.安全保障义务的法律性质


1.3.1.目前我国没有安保义务的一般性规定,但在一些法律法规规章中已经有了有关方面的规定,如《劳动(合同)法》、《铁路法》、《道路交通安全法》、《旅游法》、《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等等。这些具体的规范可以视作安全保障义务的具体化。
1.3.2.应当明确,安全保障义务对义务人而言是应当承担的最基本的义务,是其应当达到的最低要求。当事人可以作出高于其标准的约定,但不得通过约定免除该义务或降低其标准。从这个角度讲,安全保障义务是一个基础义务。

1.4.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之侵权责任的归责基础和归责原则


1.4.1.安保义务是一种法定义务,其表现为一种积极的作为行为,因此,义务人的先行为义务(积极作为义务)的存在和义务人对该义务的违反就构成了对其不作为行为的可归责性判断的基础和源泉
1.4.2.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致他人损害的,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如果采用无过错责任,则对安全保障义务人是课以太重的责任,会带来消极的效果。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交流频繁,经常有各种活动发生,如果使用严格的无过错责任,则会使组织者承担巨额的赔偿,因此不利于社会的活跃发展。
1.4.3.关于对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举证责任问题,应当由受害人一方来承担安全保障人具有过错责任的举证责任,除非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否则不能适用过错推定的严格责任。另外严格责任与危险责任有赖于制定洪都拉斯明确规定,司法解释不具有这一权力。
1.4.4.此类纠纷异于普通加害行为纠纷,对受害人的举证不可要求过高。受害人对安全保障义务存在疏于保障义务过错的举证只要达到一定的客观认同度就可以了。实践中,受害人对安全保障义务人过错的举证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困难,很多时候,损害事实本身就可以证明该过错的存在。
1.4.5.因此,此类案件应当坚持过错责任“严格化”立场,在受害人请求损害赔偿的时候,只要基于其所受损害的事实提出赔偿义务人负有符合社会一般价值判断所认同的安全保障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人则应就其已尽到与其所从事社会活动相适应的安全保障义务进行反证和抗辩。

1.5.安全保障义务的主要内容以及违反该义务的责任类型


1.5.1.“物”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体现为保管、维护及配备义务,安保人对其所能控制的场所的建筑物、运输工具、配套设施、设备的安全性负有保障义务。如控制场所的空气不能有传染性病菌存在、收费车场周围树木不得因倒塌而损坏停泊汽车。
1.5.2.“人”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体现为应有适当的人员参与其社会活动的他人提供与其活动相适应的预防外来侵害的保障。此外,对该场所内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情况要有相适应的有效预警,以防他人遭受损害。
1.5.3.此外,还可能表现在缔约过失或违约责任之上。

1.6.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以及责任范围的因果关系


正确把握因果关系意义重大,可分为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及责任范围确定的因果关系。前者成立的条件是,安全保障义务人疏于安全保障义务的过错。但责任承担的范围不取决于其过错,而是取决于其不作为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来确定。如果该不作为不存在就可以完全避免损害结果发生,安全保障义务违反人应当承担全部损害赔偿责任。如果不作为行为只是导致损害后果的加重,则安全保障义务违反人应当按加重的比例承担责任。

1.7.实施侵害行为的第三人介入与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责任


1.7.1.如受害人的损害由第三人实施的加害行为所致,而安全保障义务人又没有疏于保障义务的过错,则该第三人为侵权人。
1.7.2.因第三人导致损害结果发生,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如果安保义务违反人只要做了积极作为行为,损害结果就不会发生的话,此种补充赔偿责任就成为全部责任。反之,安保义务违反人只能在与其相对于危险发生的防控能力相适应的范围内负其责任。不能动不动就对安保义务人课以全部的补充赔偿责任。
1.7.3.补充责任的法理为,一方面要给予受害人提供必要而充分的保护,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安全保障义务违反人经济赔偿的随限度。毕竟这是第三人的加害行为所致,让安保义务违反人承担连带或单独责任是不公平合理的。
1.7.4.直接加害的第三人与安全保障底图人不构成共同侵权。也因不能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1.7.5.赋予安全保障义务违反人在承担了补充赔偿责任后对第三人追偿权的依据:加害的第三人理应对受害人的损害结果承担赔偿责任,这种责任不因安保义务违反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而全部或部分免除。安保义务违反人承担的补充赔偿责任对实施加害行为的第三人来说,构成了不当得利。安保义务承担补充责任的目的不是认为他应为最终责任承担人。

2.请注意几个问题


2.1.如何理解“社会活动”:社会活动及经营活动上位概念,根据本条意旨,社会活动不以有偿(交易)为必要。同时就把握具有特定时空范围的相对关系。
2.2.社会活动安全保障义务的保护对象:不仅包括经营活动中的消费者、潜在的消费者以及其他进入经营活动场所的人,还包括虽无交易关系,但出于合乎情理的方式进入可被特定主体控制的对社会而言具有某种开放性的场所的人。
2.3.社会活动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是藉以从事社会活动的特定场所的所有者、经营者心及其他对进入该场所的人具有安全保障义务的人,包括公民、法人其他组织。
2.4.如何理解“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判断标准一般是,该安全保障义务人的实际行为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章或特定的操作规程的要求,是否属于同类过夜求告蛋糕一个诚信善良的从业专利申请通常的程度。
2.5.如何理解安全保障义务人“能够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
2.5.1.经营性活动中的安保义务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要大于非经营性社会活动。
2.5.2.获利多的社会活动安全保障义务人对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要大于获利少的。
2.5.3.具有专业知识的安保人中制止损害的范围要大于不具有专业知识的安全保障义务人。
2.5.4.向社会开放程度高的安保义务人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要大于开放程度低的安保义务人。
2.5.5.安保人的实际实际经济能力也是判断标准之一。
2.6.本条规定第三人介入侵权情形与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中行为间接结合(《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三条第2款)情形的区别:
2.6.1.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中数个行为间接结合的情形要求那些与加害行为间接结合的过错行为都是“作为行为”。而安保义务违反人是消极不作为导致侵权损害发生。两者区别主要从行为的表现形态是“作为”还是“不作为”来分辨。即:应当为却未为是违反安保义务,应当不为而为是前者情形。
2.6.2.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中数个行为中,如果其中有一个是故意行为,则其他出于过失的行为人将不负侵权责任。而安保义务人,在第三人实施加害行为时,仍承担补充责任。
2.6.3.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中的过失行为人与受害人不具有特定时间及空间内形成的相对关系,反之,则应归为安保义务人。
2.7.安保义务违反人的补充赔偿责任是否属于责任
2.8.不属于按份责任,安保义务违反人不是责任承担最终主体,他可以进行追偿,而按份责任在自己承担的责任份额内负担最终责任,不享有追偿权。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因第三人侵权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由实施侵权行为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赔偿权利人起诉安全保障义务人的,应当将第三人作为共同被告,但第三人不能确定的除外。
《侵权责任法》
第三十七条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留言板

用Open live writer写Blogger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