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7日星期四

婚姻存续期间夫妻一致同意人工授精的为婚生子女

案例介绍:

原告李某某婚姻期间与其丈夫范某某经一致同意,2008年1月共同到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生殖遗传中心签订了人工授精协议书。通过人工授精,李某某于2008年11月产下一子,取名范小某。2008年5月范某某因病住院,于6月14立下自书遗嘱,6月18日病故。范某某自书遗嘱内容是:"1.通过人工授精(不是本人精子),孩子我坚决不要;2.1984年私房拆迁后分的一套房子,座落在###306室,当时由母亲出资壹万伍按房改政策以我的名义购买的房子,赠予父母范大某、滕某,别人不得有异议。"

李某某与范某某的财产状况(即上述遗嘱2中所提):婚姻期间范某某与房产公司签订了《直管公有住房买卖契约》,购买建筑面积为45.08平方米的房屋。签订日范某某交付购房款14 582.16元,其中1万元系向被告范大某、滕某(范某某的父母)所借。同年 9月,范某某以自己的名义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2009年3月,受法院委托,房地产估价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对涉案房屋进行评估,评估的房产现价为19.3万元。

法律评析:

争议焦点一:做人工授精时夫妻双方同意后一方反悔如何认定该所生子女。

李某某与范某某共同到医院生殖遗传中心签订了人工授精协议书的事实可以证明是双方一致同意进行的人工授精,按最高人民法院在 1991年7月8日《关于夫妻离婚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如何确定的复函》中规定:"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进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间权利义务关系适用《婚姻法》的有关规定。"

李某某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享有与遗传学上亲生子女同样的法律地位。如果范某某要反悔,必须得到女方李某某的同意,否则其单方解除这一同意人工授精的法律行为无效。

关于争议焦点二:范某某的遗嘱对涉案房屋的处理是否合法。

根据《继承法》如果有遗嘱的优先按遗嘱处理,涉案房屋根据证据显示,购房缴款单、票据、欠条和收条证明房屋是以范某某名义购买,且在范某某死亡后,李某某将向范某某父母(二被告)借的1万元已经归还于二被告。最后法庭认定该1万元不成立共同出资购买房屋的款项,而是借款。

该房屋即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范某某作为被继承人只能对房屋属于自己部分的产权进行遗嘱处分。即范某某只能对价值19.3万元房屋中的9.65万元进行处分。同时考虑到范某某以遗嘱方式否认人工授所生孩子的婚生子关系属于无效行为,因此必须按继承法第二十八条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范小某在范某某死后出生,理应享有范某某部分财产的部分份额。具体分割方式为范某某享有的9.65万元房产均等分为三份,范小某享有1/3,另2/3由其父母(二被告享有)。

参考资料:《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06年第7期(总:117期)

0 评论:

发表评论

请留下你宝贵的评论。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