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日星期二

承继的共同犯罪

承继的共同犯罪的概念


我国刑法理论认为,共同犯罪可以分为事前通谋的共同犯罪与事前无通谋的共同犯罪。在着手实行犯罪之前,各共犯人已经形成共同犯罪故意,就实行犯罪进行了策划和商议的,就是事前通谋的共同犯罪。“通谋”一般是指二人以上为了实行特定的犯罪,以将各自的意思付诸实现为内容而进行谋议。由于共犯人在着手实行前就犯罪的性质、目标、方法、时间、地点等进行了策划,故其犯罪易于得逞,危害程度严重。在刚着手或实行犯罪的过程中形成共同犯罪故意的,则是事前无通谋的共同犯罪。

事前无通谋的共同犯罪中,可能存在承继的共同犯罪现象。其中,承继的共同正犯,是指前行为人已经实施了一部分实行行为之后,后行为人以共同实行的意思参与实行犯罪的情况。例如,甲以抢劫罪的故意对被害人实施暴力,压制了被害人的反抗,此时知道真相的乙与甲共同强取财物。承继的帮助,是指前行为人(正犯)实施了一部分实行行为之后,知道真相的后行为人以帮助的故意实施了帮助行为。例如,A实施抢劫杀人行为,在A杀死被害人后强取财物的过程中,知道真相的B拿着手电筒使A在黑暗中更容易取得财物。当然,如何区分承继的共同正犯与承继的帮助犯,取决于区分正犯与帮助犯的标准。显然,不可能存在承继的教唆。

承继的共同犯罪的问题


(一)承继的时间


在即成犯的场合,行为在法律上已经既遂,但还没有实质性完结时,能否成立承继的共同正犯或承继的帮助犯?例如,A窃取他人财物既遂后被被害人追击,B帮助A摆脱被害人的追击,使其最终获得财物。本书认为,除了继续犯(持续犯)以外。甲非法拘禁被害人兰天后,知道真相的乙参与拘禁的,乙也成立非法拘禁罪。承继的共犯只能存在于犯罪既遂之前。换言之,犯罪既遂之后不可能有承继的共犯。在犯罪行为实质性完结之后,不可能成立承继的共同正犯与帮助犯。上例中的B不成立盗窃罪的共同正犯与帮助犯,有可能成立窝藏罪。

(二)承继的行为性质


当前行为人实施了A犯罪的一部分实行行为之后,后行为人故意参与A犯罪时,能否就A犯罪成立共同犯罪?例如,甲以抢劫故意对丙实施暴力行为之后,乙故意参与犯罪,夺取了财物。乙是否成立抢劫罪?显然,由于涉及定罪问题,因而不可能仅在违法层面讨论,需要涉及责任层面的内容(如故意)。肯定说认为,在上述场合,乙与甲构成抢劫的共同犯罪,因为乙参与的是抢劫行为,而不是单纯的盗窃行为。根据该说,甲绑架被害人后,没有参与绑架的乙与甲共同杀害被害人的,也属于绑架杀人,但本书难以赞成这一结论。

否定说认为,后行为人只对参与后的行为与结果承担责任。在上例中,乙只承担盗窃罪的责任,而不承担抢劫罪的责任。再如,A恐吓被害人,使被害人处分财产,B协助A取得财产的,不成立敲诈勒索的共同犯罪。因为B参与后的行为并不符合任何犯罪的构成要件。只有在A正在实施恐吓时B参与恐吓的,才成立敲诈勒索罪的共同正犯。但是,这种观点割裂了前行为人的行为与后行为人的行为之间的内在联系,也不当缩小了处罚范围。

中间说有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在诈骗之类的犯罪中,前行为人实施了欺诈行为之后,后行为人只是参与接受财物的,不构成承继的共同犯罪。抢劫之类的犯罪,其自身是一种独立的犯罪类型。由于抢劫罪是以暴力、胁迫为手段而取得财物,即使后行为人只参与了取走财物的行为,但由于了解前行为人所实施的暴力、胁迫行为,并且基于利用的意图而与前行为人共同夺取财物,就应认为是实行了抢劫罪的“强取”行为,因而成立抢劫罪的共同正犯(有人认为仅成立抢劫罪的帮助犯)。有人指出,在通常情况下,对与自己的行为没有因果关系的参与之前的前行为人的行为不承担责任。但是,如果参与前的先行行为的效果在持续,后行为人利用这种状态时,则后行为人对所利用的状态承担责任。在抢劫罪中,认识到前行为人实施了暴力或胁迫行为,并且以利用意思与前行为人共同夺取财物时,应当认为是以暴力的效果而“强取”财物。

本书采取立足于肯定说的中间说。原则上,后行为人参与的行为性质与前行为人的行为性质相同。亦即,中途参与他人的抢劫行为,成立抢劫罪;中途参与杀人的,成立故意杀人罪;中途参与他人的诈骗行为的,成立诈骗罪;如此等等。但是,在结合犯中,后行为人仅成立后一犯罪,而不成立结合犯。(1)在诈骗、敲诈勒索之类的犯罪中,前行为人实施了欺骗、恐吓行为之后,后行为人只是参与接受财物的,宜认定为承继的帮助犯。因为后行为人的行为的确与结果的发生具有物理的因果性。如果采取否定说,意味着后行为人不成立犯罪,但这种观点难以被人接受。(2)在抢劫罪中,前行为人实施了暴力、胁迫等行为,后行为人参与了取走财物的行为的,后行为人成立抢劫罪。因为抢劫罪是一个独立的犯罪类型(在我国,抢劫罪并不是两个独立的犯罪类型的简单相加),后行为人所参与的就是抢劫行为,当然应成立抢劫罪。至于后行为人是承继的共同正犯还是承继的帮助犯,则取决于其所起的实质作用。国外强有力的学说(乃至通说)认为,对这种后行为人只能认定为盗窃罪的正犯。但是,我国的立法不同于国外,难以采用国外这一学说。一方面,盗窃罪一般以数额较大为起点,如果将后行为人认定为盗窃罪的正犯,可能导致后行为人不承担刑事责任。这并不合适。另一方面,在我国,即使肯定后行为人的行为成立抢劫罪,通常也只能以从犯论处。根据形式的客观说,后行为人是抢劫罪的共同正犯;根据犯罪事实支配理论,后行为人是抢劫罪的帮助犯;根据我国刑法对共犯人的分类,后行为人是抢劫罪的从犯。由于对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故对后行为人的行为认定为抢劫罪,并不一定重于否定说(以盗窃罪的正犯论处)的结论。再以事后抢劫为例。前行为人实施了盗窃行为后,知道真相的后行为人为了帮助前行为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毁灭罪证,而与前行为人共同对他人实施暴力,但并没有造成伤害结果。根据国外的否定说,后行为人不成立抢劫罪,但成立暴行罪。可是,我国刑法并没有规定暴行罪,一般只能按无罪处理。在被害人只是为了使前行为人返还财物时,为了使前行为人不返还财物而对他人实施的暴力行为,并不一定是妨害司法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行为。同样,为了抗拒抓捕、毁灭罪证对而他人实施的暴力行为,也不一定符合其他犯罪的成立条件。但这种结论不合理。显然,只有肯定承继的共同犯罪,才能视具体情况肯定后行为人成立承继的共同正犯或者承继的帮助犯。(3)在其他复行为犯中,后行为人参与后一行为的,原则上也应按前行为人的行为性质认定。例如,甲以强奸故意对妇女实施暴力行为,压制了妇女的反抗。中途参与的乙实施奸淫行为或者帮助甲实施奸淫行为的,成立强奸罪的承继的共同正犯或者承继的帮助犯。(4)在结合犯中(参见本书第九章第四节“二”),后行为人仅参与后一犯罪的,则不构成结合犯,仅成立后一犯罪。因为结合犯是两个独立的犯罪类型的结合,换言之,两个犯罪原本是独立的、分离的,既然如此,就应当分别认定各参与人的行为性质。例如,甲绑架被害人后,没有参与绑架的乙与甲共同杀害被害人的,甲属于”绑架杀人“,但乙仅成立故意杀人罪,不得对乙适用”绑架杀人“的法定刑(参见刑法第239条)。甲绑架被害人后,乙唆使甲杀害了被害人的,乙成立故意杀人罪的教唆犯。但这并不是所谓承继的教唆。再如,甲为了迫使妇女卖淫,而先强奸了妇女,中途参与的乙与甲共同强迫妇女卖淫。乙仅成立强迫卖淫罪,不得对其适用”强奸后迫使卖淫“的法定刑(参见刑法第358条)。

(三)承继的责任范围


后行为人对参与之前的前行为人的行为产生的结果是否承担责任?例如,当甲以抢劫的故意对被害人丙实施暴力且导致丙死亡后,乙参与夺取财物的,乙是否负抢劫致死的责任?

肯定说认为,乙应承担抢劫致死的责任。其主要理由是:(1)既然后行为人了解前行为人的意图,并利用前行为人已经造成的事态,便表明二者就行为整体形成了共同故意。(2)在法律上,共同犯罪(共同正犯)是因为相互了解和参与实施而对他人的行为也承担责任,至于相互了解的时间则不是一个重要问题。(3)后行为人利用前行为人已经造成的结果,就如同利用自己引起的结果,理应对此结果承担责任。否定说则认为,后行为人对参与前的前行为人的行为造成的结果不承担责任。主要理由有两点:(1)前行为人实施的行为已经造成结果时,后行为人的行为不可能成为该结果的原因,因而不可能对该结果承担责任。(2)后行为人虽然了解前行为人的行为及其结果,但这并不表明二人对结果有共同故意,也不表明该结果由二人共同造成。

本书赞成否定说。利用前行为人已经造成的结果不等于后行为人的行为与该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后行为人不应对与自己行为没有任何因果关系的结果承担责任。上例中的乙仅成立普通抢劫罪,不得对其适用”抢劫致人死亡“的法定刑。再如,A连续实施诈骗行为,在已经实施三起诈骗行为后,乙参与其中与甲共同实施了另四起诈骗行为。乙仅对后四起诈骗数额承担责任,而不对前三起诈骗数额承担责任。由上可见,承继的共犯人,只能对与自己的行为具有因果性的结果承担责任。

版权声明:以上概念释义内容来自互联网《刑法学》第四版(张明楷著)电子书,由本人整理编撰,与原著会有出入,目的是方便学习,欲深入学习刑法者,请购买《刑法学》正版。其它重要概念释义见刑法总则释义罪名释义请点击查看全部罪名解析
Share:

0 评论:

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