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与动机

主观的超过要素概述


就既遂犯罪而言,行为人一般存在与客观事实相对应的主观内容。例如,就故意杀人既遂而言,其客观要素为杀人行为致人死亡;与此相对应,故意内容是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会致人死亡,并且希望或者放任死亡结果发生。杀人未遂时,行为人虽然对死亡结果具有希望或者放任的态度,但死亡结果并没有发生,所以,故意的意志因素便成了超出客观要素范围的要素,因而也被称为主观的超过要素。但应注意的是,即使将未遂犯中的故意的意志因素视为主观的超过要素,它也与日的犯中的目的这一主观的超过要素具有明显区别。前者仍然是故意的构成因素,后者则是故意内容之外的因素。但是,在某些犯罪中,主观要素仅存在于行为人的内心即可,不要求有与之相对应的客观事实。例如,目的犯中的目的,不要求存在与之相对应的客观事实,只要存在于行为人的内心即可(存在个别例外情形)。如只要行为人以牟利或者传播为目的走私淫秽物品即可构成走私淫秽物品罪,而不要求有牟利或者传播的客观事实。再如,只要司法工作人员出于伺私动机追诉明知是无罪的人,即可构成铜私枉法罪,而不是要求有彻私的客观事实。这种目的与动机,是某些犯罪的责任要件要素,却是主观的超过要素。

在大陆法系国家,还存在倾向犯、表现犯的概念。所谓倾向犯,是指行为必须表现出行为人的特定内心倾向的犯罪,只有当这种内心倾向被发现时,才能认为其行为具有构成要件符合性。显然,倾向犯并不是说行为人具有某种犯罪的倾向时就是犯罪,也不是说犯罪的倾向本身是处罚的根据,而是说除了故意之外,行为反映出特定内心倾向时,才构成犯罪。或许这个概念容易引起误会,但已约定俗成,不必计较用语本身。典型的倾向犯是各种猥亵罪,即只有当行为表现出行为人具有剌激或者满足性欲的内心倾向时,该行为才符合猥亵罪的构成要件,才具有违法性。如果外观上属于猥亵行为,但行为人并没有剌激或者满足性欲的内心倾向,则不符合猥亵罪的构成要件。本书认为,行为人是否出于性的剌激或者满足的内心倾向,并不影响猥亵行为是否侵害了被害人的法益;换言之,即使行为人出于报复心理实施的猥亵行为,也同样侵害了被害人的法益。所以,本书不承认倾向犯。本书并不否认目的犯,也不杏认动机犯。但是,即使承认目的犯与动机犯的概念,或者即使认为倾向犯是目的犯或者动机犯的一种,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与猥亵儿童罪也不是目的犯、动机犯。或许有人认为,既然承认内心倾向是一种目的或者动机,就意味着仍然可以使用倾向犯的概念。但是,由于刑法理论上的倾向犯基本上限于各种猥亵罪,所以,只要杏认了各种猥亵罪是倾向犯,倾向犯的概念就几乎没有存在的余地。

表现犯是指行为表现出行为人内心的、精神的经过或状态的犯罪。如果不将外部事情与行为人的精神经过或状态进行比较,就不能正确判断其违法性与构成要件符合性。例如,伪证罪中的“虚假证明”,不是指违反客观事实的证明,而是不符合自己的记忆的证明(主观说),据此,证人的证言不符合其记忆或体验时,成立伪证罪。可是,只有当证人所作的证言违反客观事实时,才有必要由刑法规制;对于证人单纯违反内心记忆或体验作出的符合客观事实的证言,没有必要给予刑罚处罚(客观说)。所以,本书也不承认表现犯。

大陆法系国家刑法理论,一般将目的犯的目的作为主观的违法要素,即目的是表明违法性的要素。本书暂且将犯罪的目的与动机作为责任要素讨论。

目的


(一)目的概述


目的(犯罪目的),是指犯罪人主观上通过犯罪行为所希望达到的结果(不限于法益侵害结果,包括犯罪行为所形成的状态等),即是以观念形态预先存在于犯罪人大脑中的犯罪行为所预期达到的结果。特定的目的,不是指直接故意的意志因素。而是故意的认识因素与意志因素之外的,对某种结果、利益、状态、行为等的内在意向;它是比直接故意的意志因素更为复杂、深远的心理态度;其内容也不一定是观念上的危害结果。人们习惯于将直接故意中的意志因素,即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直接造成结果的希望,称为犯罪目的。如说“某某被告具有杀人目的”。在一般意义上说,希望他人死亡,就是行为人的犯罪目的。但这种目的不是目的犯中的白的。

从目的与刑法规定的关系来看,目的犯中的目的表现为两种情形:一是刑法分则明文规定的目的,如刑法第152条、第175条、第192条等;二是刑法分则虽元明文规定,但根据条文对构成要件的表述以及条文之间的关系,而为成立犯罪所必须具备的目的,如刑法第194条至198条规定的几种金融诈骗罪,条文本身虽未标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但根据诈骗罪的特征,该目的实际上属于责任要素。

从目的与行为的关系考察,目的犯的目的表现为三种情形:其一,不属于主观的超过要素的目的,亦即存在与目的相对应的客观事实的情形。例如,刑法第175条第1款前段规定“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显然,牟利目的与“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构成要件要素相对应,亦即,牟利目的并非存在于行为人内心即可,因而不属于主观的超过要素。从立法论上说,可以删除本条中的“以转贷牟利为目的”的规定。其二,只要实施了符合构成要件的行为就可以(但非必然)实现的目的。如贷款诈骗罪,只要行为人的行为实现了本罪的构成要件,就可以实现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这种目的犯,称为断绝的结果犯,其三,实施符合构成要件的行为后,还需要行为人或第三者实施其他行为才能实现的目的。如实施了走私淫秽物品的行为,还不能直接实现牟利或者传播的目的,只有在走私行为完成之后实施其他相关行为,才能实现牟利或者传播目的。这种目的犯称为短缩的二行为犯。

短缩的二行为犯的基本特点是,“完整”的犯罪行为原本由两个行为组成,但刑法规定,只要行为人以实施第二个行为为目的实施了第一个行为(即短缩的二行为犯的实行行为),就以犯罪(既遂)论处,而不要求行为人客观上实施第二个行为;与此同时,如果行为人不以实施第二个行为为目的,即使客观上实施了第一个行为,也不成立犯罪(或者仅成立其他犯罪)。在此意义上说,短缩的二行为犯实际上是将二行为犯或复行为犯缩短为一行为犯或单行为犯。从这个角度来说,短缩的二行为犯减少了客观要件要素。但从另一角度来说,也可谓限制了处罚范围。例如,添加牟利或者传播目的,就限制了走私淫秽物品罪的处罚范围。此外,有的犯罪要求特定目的,不仅是对处罚范闹的限定,而且限定了行为的件质(参见刑法第1“,条、第193条、第319条)。短缩的二行为犯的目的的实现、与杏,既不影响犯罪的成立,也不影响犯罪既遂的认定。换言之,短缩的二行为犯的既遂与未遂,应以第一个行为的结果发生与否为标准。

在断绝的结果犯中,行为人必须具有确定的目的;在短缩的二行为犯中,只要行为人知道或许有谁实施实现目的的行为就够了。如违规制造枪支罪,行为人以非法销售为目的,制造无号、重号、假号的枪支时,不要求具有确定的非法销售目的,只要知道可能有谁非法销售所制造的无号、重号、假号的枪支这种未必的意思即可。短缩的二行为犯中的目的,不以实行犯本人实现为限。例如,行为人走私淫秽物品时,不问走私者是意图亲自传播淫秽物品,还是意图以他人为媒介或者由他人传播淫秽物品,都不影响走私淫秽物品罪的成立。

(二)目的犯的存在范围


我国刑法理论的传统观点认为,目的犯只能由直接故意构成;易言之,如果刑法将某罪规定为目的犯,那么,该罪就不可能由间接故意构成。但本书认为,间接故意犯罪也可能是目的犯。

从规范层面而言,刑法总则规定的故意犯罪包括直接故意犯罪与间接故意犯罪,因此,只要刑法分则所规定的犯罪为故意犯罪,那么,就既可以由直接故意构成,也可以由间接故意构成。目的犯在刑法分则中都属于故意犯罪,当然也可以由间接故意构成。刑法将某种犯罪规定为目的犯时,并不表明该罪为直接故意犯罪,只是将不具有特定目的的行为排除在犯罪之外,而不是将间接故意行为排除在犯罪之外。例如,立法者通过牟利或者传播目的限制走私淫秽物品罪的处罚范围,因此,即使行为人具有直接故意,但如果缺乏牟利或者传播目的,也不成立走私淫秽物品罪;反之,即使行为人具有间接故意,但如果具有牟利或者传播目的,也应当以走私淫秽物品罪论处。从心理事实来说,当行为人所放任的结果与行为人所追求的目的不具有同一性时,即二者分别为不同的内容时,二者完全可能并不矛盾地存在于行为人的主观心理中。以短缩的二行为犯为例:第一个行为的结果与行为人实施第二个行为的目的并不相同,因此,对第一个行为的结果的放任与对第二个行为的目的完全可以并存。刑法理论公认,间接故意犯罪的发生情形之一是,行为人为了实现另一犯罪目的,而放任此种犯罪结果的发生。这正好说明间接故意的犯罪中可能存在目的。

(三)目的的机能


作为责任要素的目的具有两个方面的机能:其一,在部分犯罪中具有区分罪与非罪的机能。例如,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不以营利为目的的聚众赌博行为,不构成犯罪。其二,在部分犯罪中具有区分此罪与彼罪的机能。例如,就传播淫秽物品的行为而言,如果能认定行为人具有牟利目的,就应认定为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否则,就只能认定为传播淫秽物品罪(参见刑法第363条、第364条)。责任要素之外的目的,不是表明责任轻重的要素,只能视为特殊预防必要性大小的因素,并且只能在责任刑之下影响量刑。

动机


动机(犯罪动机),是指剌激、促使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内心起因或思想活动,它回答犯罪人基于何种心理原因实施犯罪行为,故动机的作用是发动犯罪行为,说明实施犯罪行为对行为人的心理愿望具有什么意义。产生犯罪动机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行为人内在的需要和愿望;二是外界的诱因与剌激。

传统观点认为,只有直接故意犯罪具有动机。其实,哪些犯罪存在动机,取决于对动机的认识。如果认为动机是犯罪性动机,或者说是剌激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以达到犯罪目的的内心起因,似乎只有直接故意犯罪才存在犯罪的动机。如果认为动机不是犯罪性动机,只是事后回答行为人基于何种心理原因实施了犯罪行为,则除了疏忽大意的不作为犯罪(忘却犯)以外,其他犯罪都有动机。因为不管是故意犯罪还是过失犯罪(忘却犯除外),行为人都不会元缘无故地实施行为,相反都会有实施行为的心理动因;这些动因也能说明行为人非难可能性的大小。例如,汽车司机超速行驶致人死亡时,一定有超速行驶的内心起因;对于为了逃避法律责任而超速行驶,与为了将危重病人送往医院而超速行驶,其量刑结果必然不同。如果不将这种内心起因归入动机,则需要有另外的概念;而人们在否认:其为动机的同时,并没有提出另外的概念,这会导致司法实践上忽视内心起因对量刑的影响。因此,本书认为,没有必要人为地限定动机存在的范围,可以将动机作后一种理解。

当特定的动机是犯罪的责任要素时,不具有特定的动机,就不成立犯罪。例如,“掏私”动机,是掏私枉法、街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等罪的责任要素;“贪生怕死”动机是投降罪的责任要素。责任要素之外的动机,不是表明责任轻重的要素,只能视为特殊预防必要性大小的因素,并且只能在责任刑之下影响量刑(参见本书第十三章第一节)。

版权声明:以上概念释义内容来自互联网《刑法学》第四版(张明楷著)电子书,由本人整理编撰,与原著会有出入,目的是方便学习,欲深入学习刑法者,请购买《刑法学》正版。其它重要概念释义见刑法总则释义罪名释义请点击查看全部罪名解析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用stackedit发布blogger博文,文章排版简洁漂亮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