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日星期二

共犯与犯罪形态

共犯与犯罪形态概述


在单独犯罪中,行为人已经着于实行犯罪,但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时,该犯罪属犯罪未遂形态,该行为人是未遂犯;行为人自动中止犯罪时,该犯罪属犯罪中止形态,该行为人是中止;根据本书的观点,共犯人为消除自己的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作出了真挚的努力,即使由于其他原因导致结果没有发生的,也应认定为中止犯。依此类推。但共同犯罪是二人以上共同犯罪,在同一共同犯罪中可能有的共犯人是未遂犯,有的共犯人是中止犯,这是因为犯罪未遂与犯罪中止在客观上存在共同点一一没有发生特定的犯罪结果,而之所以没有发生特定犯罪结果,相对于部分共犯人而言,是基于自动中止,相对于另一部分人而言属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因而对不同的犯罪人应当确定为不同的犯罪形态。在此意义上说,共同犯罪的形态,应是共同犯罪中的各共犯人的犯罪形态。一般来说,在共同犯罪中,只要共犯人中没有人中止与脱离,那么,共同犯罪的形态与各个共犯人的犯罪形态,基本上是统一的(如前所述,教唆犯可能存在例外:承继的共同犯罪与片面的共同犯罪也可能存在例外)。例如,如果共犯人中一人的行为导致既遂,其他共犯人均成立既遂(共犯关系的脱离者除外);如果共犯人中的一人着手实行犯罪,其他共犯人不可能成立犯罪预备(共犯关系的脱离者除外)。

共同犯罪的中止


就共同正犯而言,当所有正犯者都自动中止犯罪时,均成立中止犯。共同正犯中的一部分正犯自动停止犯罪,并阻止其他正犯实行犯罪或防止结果发生时,这部分正犯就是中止犯;其他没有自动中止意图与中止行为的正犯,则是未遂犯。共同正犯中的一部分正犯中止自己的行为,但没有消除自己的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性,由其他正犯的行为直接导致结果发生时,也不成立中止犯,而应成立既遂犯。因为在这种场合,即使中止了自己的“行为”,但由于没有消除自己已经实施的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性,也不能认为中止了“犯罪”。例如,甲、乙、丙三人共谋对丁女实施轮奸,共同对丁女实施暴力后,甲、乙实施了奸淫行为,但丙自动地没有实施奸淫行为。对此,不得认定丙成立强奸罪的中止。因为对共同正犯采用部分实行全部责任的原则,丙不仅要对自己的行为结果负责,还要对甲、乙的行为结果负责;既然甲、乙的行为已经造成了侵害结果或者说已经既遂,丙理当对甲、乙的犯罪既遂承担责任。所以,丙只是放弃了自己的行为,并没有中止犯罪。当然,丙放弃奸淫行为的情节,对丙而言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酌定量刑情节。

总之,只有当共犯人自动消除了自己的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性,才能成立中止犯。例如,在正犯着手实行并导致结果发生后,共犯人放弃犯罪行为的,不可能成立中止犯。在正犯的行为终了后,共犯人自动防止结果发生的,共犯人成立中止犯。在正犯尚未实行终了,共犯人说服正犯使之放弃犯罪的,共犯人与正犯均成立中止犯。在正犯尚未实施终了,共犯人报警阻止正犯的行为结果的,或者自己亲手阻止正犯的行为结果的,共犯人成立中止犯,正犯成立未遂犯。已经开始为正犯的着手盗窃望风的帮助者,中途默默离开的,不成立中止犯。即使明确告诉正犯自己要离开现场,但如果先前承诺望风的行为对正犯决意实施盗窃起到了促进作用的,也不成立中止犯。

教唆犯、帮助犯自动中止教唆行为、帮助行为,并阻止正犯的行为及其结果时,成立教唆犯、帮助犯的中止犯。反之,正犯在着手实行后自动中止犯罪,对于教唆犯、帮助犯来说属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时,正犯是中止犯,教唆犯、帮助犯属未遂犯。在处罚犯罪预备的情形下,正犯在预备阶段自动中止犯罪,对于教唆犯、帮助犯来说属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时,正犯是中止犯,教唆犯、帮助犯属预备犯。

共犯关系的脱离


近年来,我国刑法理论也讨论共犯关系的脱离问题。共犯关系的脱离与共犯人的中止相关联,但不是相同问题。

如前所述,只有当共犯的行为与结果之间具有因果性时,才能将结果归属于共犯的行为。在某些情形下,行为人虽然实施了共犯(教唆或者帮助)行为,但是,如果后来又消除了该行为对犯罪的促进作用,导致先前的共犯行为与结果之间不具有因果性时,就属于共犯关系的脱离。不难看出,所谓共犯关系的脱离,实际上是同时消除已经实施的共犯行为与结果之间的物理的因果性与心理的因果性。但是,共犯关系的脱离,并不以脱离者的自动性(任意性)为前提。

(一)着手前的脱离


如果脱离者在正犯着手之前脱离,那么,就仅对预备行为负责(如自动脱离,则是预备阶段的中止犯),如果不处罚预备,该脱离者就不承担任何责任。

首先,教唆行为与正犯的行为结果之间是一种心理的因果性。因此,教唆者引起了他人的犯意后,只有消除了教唆行为所产生的心理的因果性,才能承认教唆犯的脱离。所谓消除教唆行为产生的心理的因果性,是指教唆者使被教唆者放弃犯意。被教唆者放弃犯意后,自己再起犯意实行犯罪的,教唆者不对正犯的行为结果承担刑事责任。但是,如果教唆者努力劝说被教唆者,被教唆者执意不放弃犯意,造成了法益侵害结果的,教唆者仍然应当承担既遂的责任。

其次,帮助行为与正犯的行为结果之间既可能是物理的因果性,也可能是心理的因果性,还可能既有物理的因果性,也有心理的因果性。只有消除了物理的因果性与心理的因果性,才能承认帮助犯的脱离。例如,将凶器提供给正犯后,在正犯着手之前取回凶器的,或者答应按时望风的人,在正犯着手之前告诉对方自己不实施望风行为,就是共犯关系的脱离。正犯仍然着手犯罪的,帮助者不承担未遂与既遂的责任。最后,(预备阶段的)共同正犯的脱离,按照帮助犯的脱离的条件予以判断即可。

(二)着手后的脱离


如果脱离者在正犯着手之后结果发生之前脱离,则仅在未遂的限度内承担共犯的责任(如果是自动脱离,则成立中止犯)。从理论上说,在正犯着手后,教唆者与帮助者至少要负未遂犯的刑事责任。但是,教唆行为与帮助行为虽然与正犯的犯罪未遂具有因果性,但如果在正犯着手后消除了其行为对既遂结果可能具有的因果影响力,即使正犯既遂,教唆者与帮助者也可能视有无自动性成立中止犯或者未遂犯。例如,在正犯着手实行后,教唆犯或帮助者自动阻止了正犯行为的侵害结果的,成立中止犯。再如,甲邀约乙为自己的入户盗窃望风,在甲入户物色财物的过程中,乙打电话告诉甲自己不再实施望风行为。甲知道乙离开后继续实施盗窃行为既遂的,乙成立盗窃罪的中止犯,不承担既遂责任。

版权声明:以上概念释义内容来自互联网《刑法学》第四版(张明楷著)电子书,由本人整理编撰,与原著会有出入,目的是方便学习,欲深入学习刑法者,请购买《刑法学》正版。其它重要概念释义见刑法总则释义罪名释义请点击查看全部罪名解析

0 评论:

发表评论

请留下你宝贵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