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转载:千日回峰行

  千日回峰行

  ——比叡山的活佛:酒井雄哉

  〔日〕高仓健/文

  一个和尚在险峻的山径匆匆而行。山径处于繁荫葱郁的深山中,有着高大的杉树和枞树。和尚手持灯笼,灯笼蒙蒙胧胧地映现出黑夜中的山径。

  浮现在灯笼光中的和尚,从上到下,一身雪白的装束,宛如死者入殓前的样子。

  和尚的腰间插着短刀。如果在深山里无力挪步了,便可用这把短刀自杀。一旦进入这一修行,不允许中途告退。或是修行到底,或是死去,二者必择其一。

  和尚翻山越岭,登险径,潜深谷,一往无前。

  不论是霪雨之夜,狂风之夜,还是霰雪之寒夜……


  这个和尚在做名为—千日回峰—的修行。在佛教的修行中,这是公认的最为严酷的修行。千日回峰,是指在比叡山养性的十二年中,得花七年的时间做此修练。

  每天夜深一点半时,离寺往深山中,到太阳升起时分,还要不停地行走。规定每天得走三十公里。

  第一年、第二年和第三年,各为一百天。第四年和第五年,各为两百天。总计是七百天的时间,在山中专心地行走。

  大概是从第三年起,这个和尚已完全适应在山径行走了。从山峰至山谷,又从山谷往山峰,可以快步如飞地来来往往,宛如一名飞腿快探。

  起初,和尚是孤零零地在山中行走。他感到凄寂难已。后来,他与生活在这山里的野狗成了朋友。一只黑狗和一只白狗,欢快地跟随着他。他还感受到山径两侧的花草以及树木的生命活力近在身旁,和尚已经不再是孤单一人。

  不过,这山里的居民,并不尽是惹人喜爱的生物。其中也不乏野猪、蝮蛇之类可怕的东西。野猪或蛇出现的话,和尚赶紧逃避。他不使用佩带的短刀,而是拔脚就逃。这山里严禁杀生。除了自己的生命以外,不准杀害任何生命。

  在和尚所住的寺庙低洼地区,聚集着众多的信徒。这天,是和尚结束山中七百天修行的日子。但也是更为可怕的修行开始之日。等待着和尚的,是不知能否活着出来的“入堂”。聚集在此的信徒们,无不为和尚担忧。

  “入堂”这项修行,是关在佛堂里,不断地诵经九天。九天中,要不饮不食不睡,连横倒躺一下都不允许。

  “岁数不小了,能行吗?”

  “已经瘦得不成样了呀。”

  信徒们在窃窃私语。

  当时,和尚是五十二岁。“千日回峰”这项修行,在此山中已持有一千二百年以上的历史。但参加修行的和尚都很年轻。年过五十的和尚做此项修行,在如此漫长的历史上还不曾有过。

  钟声在深谷间回响。和尚在这﹁入堂的信号钟声里,顺着陡直的石阶登向佛堂。他的身影是那么瘦小。

  在山里的七百天修行中,和尚每天只吃两顿。每顿的伙食是∶一碗面条,半块白芝麻磨成的豆腐,两只盐水土豆。而且,自“入堂”的七天前起,伙食已改为每天一次,每次一碗流质而已。

  和尚沉静地步入小小的佛堂。笨重的堂门发出咔咔的鸣声,合上了。和尚朝着堂上的不动尊塑像,开始诵经。

  从第四天起,和尚渐渐衰弱,四肢发凉。腕部和腿部出现紫斑。他自感身上有尸臭在飘逸。佛堂里,香烛燃出的气味在弥漫。为了消除身上的尸臭味,和尚焚上气味更浓郁的线香。堂内的强烈气味令人眩晕。

  第五天,和尚开始意识模糊,出现在山中行走的幻觉。他的脸色苍白得像蜡人一样。

  “就这样化成木乃伊,该多么幸福啊。”第八天,和尚产生这样的心愿。

  第八天,和尚产生了这样的心愿。他已孱弱到皮包骨的程度,但依然诵经不止。

  第九天。喜悦之情使他振奋。和尚改变了主意。充满希望地对自己说:我能活着出去。

  咣咣的钟鸣声响彻深谷,这是和尚出堂的信号。信徒们高声欢呼。和尚顺着佛堂的台阶安静缓慢地走下来,完成这一系列严酷修行的和尚,从此,将被信徒们尊为活佛,予以奉迎。他。就是日本着名的活佛酒井雄哉。

  禅语云:成佛不自在,自在不成佛。成为石佛的千刀万剐,成为活佛的千日回峰入堂,都是一个漫长、痛苦的修炼过程。要想有所成就,必经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磨难。只有经受千磨万击的锻造,经受炼狱般的洗礼,才能获得处处放光明。步步生莲花的美妙 。


Share:

0 评论:

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