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罪犯认罪认罚,从宽处罚

一、认罪认罚从宽处罚的决定

2016年9月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该决定称:

对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人民检察院量刑建议并签署具结书的案件,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二、认罪认罚从宽的后果

随即,新华网发表了《如何避免“权钱交易”、如何把握从宽幅度?——两高相关部门负责人回应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热点问题》,对两高负责人就该决定的后果作了报道,该报道中提到了六个问题:“从宽”的幅度如何把握?如何避免“权钱交易”?会不会出现犯罪嫌疑人被迫认罪认罚?是否会出现试点地区和非试点地区“同案不同判”?应如何看待特殊情况下“侦查机关可以撤销案件”?如何保障被害人的权益?这六个问题提得非常好,其中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有两个:

1、认罪认罚从宽幅度如何把握?

在实施本决定后,权钱交易影响公正司法主要体现在:当嫌疑人认罪之后,对于其从宽处罚的尺度如何把握。我国对犯罪嫌疑人的处罚在考虑量刑情节时有两方面,法定情节与酌定情节。法定情节,顾名思义是刑法明确规定的可以/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情节,具备法定情节时,必须按刑法规定予以核减量刑;酌定情节,刑法未明文规定,【根据刑法精神与有关刑事政策,在量刑时需要酌情考虑的情节……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在全国人大决定所提认罪认罚的情形,就是按酌定情节进行处理,更具体一点是按嫌疑人犯罪后的认罪态度来把握其量刑的减幅。

对于可能的“权钱交易”,我想主要体现在,嫌疑人的认罪认罚,有多大程度的从宽处罚,为了避免检察官或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该决定要求两高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会同有关部门根据本决定,遵循刑法、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制定试点办法,对适用条件、从宽幅度、办理程序、证据标准、律师参与等作出具体规定,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两高院应当制定认罪从宽的具体裁量幅度标准,确定核减量刑的上限。但是应当注意一点,犯罪嫌疑人不认罪认罚,司法机关不能因犯罪嫌疑人的认罪态度不配合而进行有罪推定或加重对其刑事处罚,对嫌疑人的认罪处罚,应当以犯罪事实及检察官掌握的证据,结合法定情节,作为主要认罪量刑的基础。

2、如何避免犯罪嫌疑人被迫认罪认罚?

犯罪嫌疑人的认罪是在什么条件下作出的,这直接影响到适用认罪从宽司法政策的公正合法性。在刑讯逼供还未完全杜绝的侦查现况中,认罪认罚是否成为侦查人员在刑讯逼供时进行软硬兼施的由头,从而造成认罪认罚成为侦查方及控诉方完成司法职责的手段?对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需要在两方面着重监督,一方面,刑事侦查过程中,杜绝侦查人员有刑讯逼供的空间,另一方面,法院需要审查嫌疑人认罪认罚是否为自愿的意思表示。

三、认罪认罚与诉辩交易

本决定的实施,其实有一定诉辩交易的味道,对诉辩交易的理解可参看以下文字:

197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才正式确认了诉辩交易的合法性,美国1974年修订实行的《联邦刑事诉讼规则》明确的将诉辩交易作为一项诉讼制度确立下来……来源

参考一:

根据《美国法律辞典》的解释,所谓诉辩交易程序是指“在刑事案件中,被指控者通过他或她的律师与公诉人进行协商达成双方均可接受协议的程序”。诉辩交易起源于美国,后在英国、加拿大、意大利、德国等国的刑事诉讼中均有适用。据《布莱克法律辞典》的定义,诉辩交易是指:“在刑事被告人就较轻的罪名或数项指控中一项或几项作出有罪答辩以换取检察官的某种让步,通常是获得较轻的判决或撤销其他指控的情况下,检察官与被告人之间经过协商达成的协议。”……关于诉辩交易在我国刑事诉讼中的适用问题

参考二:

联邦刑事诉讼规则(Federal Rules of Criminal Procedure)则提供了两种诉辩交易的主要型态,依据第11条第C项第1款第B目所达成之协议将不能拘束法院,检察官的意见仅具有建议性质,倘若法院认为应该以诉辩交易中所接受的罪名以外之罪来对被告定罪,被告仍然无法撤回其自认有罪之意思表示。而若是依据第11条第C项第1款第C目所达成之协议,当法院同意该协议时,法院必须要受该协议之拘束。也就是说,此种协议被提出时,倘若法院不同意该协议中所提出愿意接受的刑责,则法院可以不同意该协议,此时,被告将有撤回其自认有罪的意思表示之机会。。……百度百科

由上面引文,我们可以看出,全国人大决定的认为认罚从宽处罚,与美国的诉辩交易有相同的地方,即犯罪嫌疑人在作出让步后,都能得到较轻的处罚,但是中国的认为认罚,只能在酌情量刑情节的范畴考虑,而美国的诉辩交易不仅可以对量刑有核减影响,对于指控的罪名也可以作为交易对象。

0 评论:

发表评论

请留下你宝贵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