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李白和杜甫

唐朝——一个让中国人神往的时代。一个辉煌的让世界人千里拔涉来朝谨的国度。当历史的流水冲刷尽了那昌隆祚永的繁荣时,有两颗诞生于盛世的巨星永久的高悬于天空,穿越时间的阻碍,历经百世的洗炼。益发璀璨生辉,光华照人——他们正是李白与杜甫。

唐代是诗歌蓬勃的时代也是诗歌极致的时代,因此诗中的仙与圣也应运而生。后来之从仰慕其高,奋力攀登,无奈绝顶险峻。诗词与歌赋发展至今,气数已过,后人虽想追赶前人的飘逸,终究还是只能望而兴叹。

杜甫与李白的友谊是让世人称讼的一段佳话。杜甫比李白小十来岁,他们只见过几次面。都是从对方的诗歌中了解其人,欣赏其人,对对方敬佩不已,待及见了面才叹然感到相见恨晚。共同的志趣,点燃了两人胸中的才情,如切如磋,互赠诗篇,产生了很多漂亮的诗歌。杜甫有两首记载他与李白分离之后两次做梦梦见李白,有一次是说他仿佛看见李白一个人在恶劣的瘴烟中朝自己走来,正想和他说话打招呼李白就消失了,于是他便翻身爬起来,点起蜡烛,作起诗来。大概是说李白这一遭被贬到如此惨酷的地方不晓得他消不消受得,同时又感叹彼此的身世凄凉,壮志未果。

李白遍涉祖国名山大川,他笔底流泄出的或是湖山瀑布,或是亭月峭壁,或是古寺青烟,或者青松仙鹤。李诗的境界,如浩渺渺一派烟霞,荡悠悠一天清风。李白想象极其奇谲瑰丽,如(蜀道难)(庐山)等。读起来气势磅礴,在他想象的牵引下魂魄会不由自主的在茫茫然的天地间驰骋遨游,毫无遮拦,飞天下海,无孔不入,达到一种超尘脱俗的心灵旅游。

杜甫深入民间,诗人敏锐的直觉,饱满的诗情,悲惘的情怀给他对百姓的疾苦有着切身的体会。(兵车行)(秦妇吟)很现实的反映了当时政治的不合于人民的生活,如“朱门洒肉臭,路有冻死骨”等,所谓诗史来由便在于此。杜甫后来落拓不遇,迁屣于四川,在青山绿水间自筑了一间茅屋,悠悠青山,隐隐绿水给这位诗人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水乳交融的机缘,杜甫是个用功的诗人,他勤于作诗,精于炼句。尽管在仕途的攀登上不能一凌绝顶,但在这山水间自能放怀胸襟,在这精彩的诗篇中总能挥洒豪情。在他生命后期的压轴诗(秋兴)八首是他心血的精华,是他颠峰之作之一。我们不可等闲视之。

那个时代的诗有着响亮的声音,有着无数激情的冲击,有着秀丽山水的陪衬,总之是被活化了的时代。我在想,当李白荡舟湖心,敞衣披发,诗情萌生时,必定会放怀长啸,响亮的歌声遍彻山谷。当杜甫把诗句吟得双眼泪涌时,内心的情怀沉雄郁郁,他对人的爱与对自己命运的顽抗,值得我们品啜与反省。

傅律师首写于2006年11月
Share:

0 评论:

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