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站面馆老板被枭首(血图慎入)

这是一件令人发怵的血腥案件。人间戾气带太重,社会怨气太深,脆弱的生命湮灭得如此仓促,几乎无法让人找出业果报应的轮回。

人在极度癫狂的情况下做出来的事真的令人无法想象。据报道,在这个案件中,面馆老板不按价格收费,多出了三元钱,还恶语相向。以至于自己被砍死,虽然面馆老板有不对之处,但是造成这样的结果也是完全超出正常理性范畴。

以下内容引自网络:
  今天下午4时30分,武汉市公安局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一条消息:
  2月18日中午12时25分,武汉市武昌火车站附近,发生一起恶性刑事事件。犯罪嫌疑人胡某(22岁,四川宣汉人),因口角纠纷,在一面馆门口持面馆菜刀,将面馆业主姚某(42岁,湖北郧西人)砍死。民警快速出警,现场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目前案件正在审查中。
  简单的警情通报背后,是一起无比残忍血腥的暴力事件。
  本媒体平台迅速赶到现场,还原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武昌火车站东广场附近,是一片城中村,叫武南一村,里面开着许多小旅馆,小餐馆,主要为过往的外地旅客服务。姚某是湖北省十堰市陨西县人,一年前来到这儿,在武南一村71号临马路的门面开了一家炸酱面馆。面馆面积不大,十几平方米左右。
  姚某出生于1975年,与前妻育有三个子女,几年前夫妻离婚了,姚某带着12岁的幼子在武汉生活。一年前,因为孩子要在武南一村附近的晒湖小学上学,他就把这个店面盘了下来,卖炸酱面和热干面。他做事很能吃苦,虽然下的面条味道一般,但还是可以勉强维持生计。
  本来他平时还请了一个帮工的,因为刚过完春节不久,店里生意有些清淡,帮工暂时还没有来上班,店内只有他一个人。
  今天中午12点左右,有三个年轻人来到店内,点了三碗热干面,坐下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据事后附近的街坊邻居们推测,可能当时姚某凭经验,已经判定这三个小伙是外地人,路过这儿的。所以在收面钱的时候,本来招牌上写着四块钱一碗的热干面,他收了五块钱一碗。多收了三元钱。
  其实姚某这样做也有出处。春节前,一些坚持营业的小食店理发店等,会把单价适当提高一点,一般情况下顾客也会理解。姚某在春节前就已经把每碗面提高了一元钱。现在已经过了正月十五了,他可能还没来得及把价格跌回原价。
  三个人中,有两个人没有言语,只有22岁的胡某用四川话向老板提出了异议,“牌子上写着四块钱一碗,你怎么要多收几块钱索?”
  可能心情正好不太爽,姚某用平时习惯了的大嗓门当即把小伙子吼了过去:“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一碗,吃不起你就不要吃。”胡某与他争执了起来。激烈的时候,姚某一把掐住了胡某的脖子,把他抵在了墙上,被胡某的两个同伴劝扯开了。
  不知什么原因,本来已经完了的这件事,又起了高潮。姚某和胡某又开始争执起来,而且越来越激烈,胡某再次被姚某揪住衣领抵在墙上。
  再后面发生的事,太突然,太血腥,致使胡某的两个同伴都没有反应过来。
  综合现场多个目击者的描述,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胡某冲到店内的案板上提起一把菜刀,挥刀就砍伤了姚某的一只腿,和一条胳膊。姚某瘫软在地。但胡某已经杀红了眼,拎起姚某,往屋外面拖,拖到一辆汽车边上,姚某靠在车上已经动弹不得,胡某对着他的胸口连砍几刀,又一刀削掉了姚某的头顶天灵盖,姚某倒地身亡后,胡某揪着姚某的头发,对着他的脖子连砍十几刀,生生把头颅砍了下来,还砍断了一条胳膊。事后,他还将满是鲜血和脑花的头颅顺手丢进垃圾桶内。
  整个暴行过程,只持续了几分钟。
  在暴行进行过程中,附近围拢了许多人,但也没能来得及阻挡这一切。一是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大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二是歹徒已经杀红了眼,手拿带血的菜刀,手无寸铁的群众也没有人敢上前阻止。不过人们也没有站着不动,现场同时有50几人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迅速赶到,将歹徒当场控制。
  事发后不久,姚某的妹妹赶到,她就住在附近。看着哥哥的惨相,号啕大哭。
  姚某的11岁的儿子依偎在姑姑怀里,惊恐得不停抽泣。
  围观的街坊,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不少人在指责暴徒凶残之余,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姚某的面馆外聚集了很多人)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婆说,“我活了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凶残的人。人心都是肉长的呀,把人当鸡当鸭一样宰杀,只有禽兽才做得出来,丧尽天良啊……”
  编辑点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生意人讲究的是诚信和公平,不要因为顾客的身份差异而乱生烟火。惨案中的凶手固然可恨,但死者也需承担自己应有的责任。如果死者能够遵循“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原则,不把凶手逼到“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地步,惨案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当然,死者已逝,教训牢记!节哀吧!!!



亲属祭奠亡者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用stackedit发布blogger博文,文章排版简洁漂亮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