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真的来了

  我们这是山城,拔地而起的高楼那是非常的错落,横亘两江的大桥那是非常的宏伟,穿插地空的道路那是非常的复杂。也就是说钢筋水泥那是将这夹江耸立的山已经堆满架空,可我们这里仍然是山城,是山城就应该有森林,有森林就有自然的生机,可是我们要搞建设啊,要卖土地修房子啊,是无可厚非的。


  代价之一就是破坏掉自然生长的草木了,但总是不能少了绿意的点缀,否则可不是要闷得慌。那年的一个夏天,一车一车的拉了许多大树来,为了便于运输与移植,树冠剪了,根须剁了,重庆的夏天那不是一般的热啊,就是一直长在土里的树也基本晒得焉粑皮臭,何况是这样的断了根的光杆。我看着这些光杆被种在夹道之中或两旁,撑着支木,打着吊针,十分可笑,可悲。

  酷暑过去了,要过了冬天才是春天,在这期间,我就在想,这些树都要死了吧。银杏的过冬是要掉完全部叶子的,那一年的春,万物开始复苏,这一排排的银杏有些冒出了新芽,抽出了新枝,有些确乎是已经枯死了,还好死的是不多几根,大多数还是在在苟延残喘的活着。

  冬天的冷是早过去了,今年的冬是个好冬,不冷,手该生冻疮也不生了,老家有些人种了南瓜的结得特别好,又大又多,吃都吃不完,只有砍了喂猪。家后有一个缓坡,有一片是种了桉树,这东西是贱种,两三年就窜了老高。春节回了家,坡上可以看日出,看红太阳从花果山那边升起来。这是一个打霜的好早晨,太阳爬出来,朦胧茵蕴中撒出了点点光线,就像瞎子的拐杖点着万物,点到了那些葱郁的草上,被夜的霜打蔫了的草们渐次舒展开了,蓬勃起来,冰冷的霜变成了一串串的水珠儿排着,吊着,点缀着,晶莹剔透,应该是甜的,拿来烹“千红一窟”未尝不可。有人说南瓜结得好,意味着年生不好,我就说得不同,年生好了,什么都长得好,年生不好了连草都没得吃。今年的草长得好,特别在这样的时候,我赤脚去踩踩这些青草,也算不辜负了这么个好年头,感觉很美妙,凉爽、柔软、不觉得就可以飘飘欲仙了。

  现在是旧历的二月末,马上就要清明节了,清明是个好节日啊,总让我想到的不是屈原而是嫩嫩的青草。才到城区不久,那种青草对脚的冰凉的抚摸的感觉就好像隔了十年,完全遗忘了。

  今天并不是一个特别的早晨,我眼神不好,今天早晨特别不好,起来什么都是模糊的,出门到车站七分钟路程,我戴着眼镜,刚踏上那条甬道,也许他们没有感到,我是感到这些银杏是鲜活过来了,不仅仅是银杏各种花也开得叫个鲜。银杏的叶子薄,大小适中,它不是怒放与浓郁,而是青青淡淡的一片,我仰头看银杏,低头看花,这一段熟悉的路程竟被我走得陌生了。我心想,今年的春天来得好啊,在我心里今天就算今年的春天正式到来吧,交公车上,看看两旁的植物,这才印证了我的想法,知道并不是我的错觉,春天真的是来了。

2013-3-18发表在QQ空间
(以下图片来自网络)
九寨沟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用stackedit发布blogger博文,文章排版简洁漂亮

举报贪腐,最高可拿50万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