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星期四

买卖合同司解13:货路买卖出卖人隐瞒风险事实之风险负担

这条司法解释主要规定,货路买卖中出卖人隐瞒风险事实的风险负担问题。

货路买卖,又称在途货物的买卖,是指货物已在运输途中,出卖人寻找买受人,出卖在途货物的买卖。现在贸易市场中,由于货物买方大多并不是最终的消费者,而是中间商,为了追求钱款的流转速度,中间商在购买货物之后。会将运输途中的货物出售给下家赚取价差,规避价格风险。

货路买卖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出卖人将自己购买的,已处于运输途中的货物转售他人;二是卖方先把货物装上开往某个目的地的船舶,然后再寻找适当的买主订立买卖合同。从贸易实践中的情况来看,路货买卖多发生在国际货物买卖,以cif价格条件下的买受人取得出卖人的单据后,进行的转手买卖为其典型样态。

货路买卖有以下特点:一,货路买卖凭单据的交易;二,在货路买卖合同订立时,标的物已经脱离了出卖人的实际控制,标的物在运输途中发生的毁损灭失与出卖人并没有直接关系,出卖人将标的物交付运输时通常会对标的物进行投保。

相关的法律法规。

  一,《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十三条:出卖人出卖交由承运人运输的在途标的物,在合同成立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标的物已经毁损灭失却未告知买受人,买受人主张出卖人负担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合同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出卖人出卖交由承运人运输的在途标的物,除当事人另有约定的以外,毁损灭失的风险自合同成立时起,由买受人承担。

  三,《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六十八条规定:对于在运输途中销售的货物,从订立合同时起,风险就移转到买方承担。但是,如果情况表明有此需要,从货物交付给签发载有运输合同单据的承运人时起,风险就由买方承担。尽管如此,如果卖方在订立合同时已知道或理应知道货物已经遗失或损坏,而他又不将这一事实告之买方,则这种遗失或损坏应由卖方负责。

公约对货路买卖的风险确定了以下规则:一,从订立合同时起,货路买卖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转移给买受人,这是原则性规定;二,而如果情况表明有此需要,货路买卖标的物的风险从货物交付给签发载有运输合同单据的承运人时起转移给买受人,这是例规定;三,如果出卖人在订立买卖合同时已知道或理应知道货物已经发生灭失或损坏,而他又不将这一事实告知买受人,则这种遗失或损坏应由出卖人承担,这是对第二种规则的但书规定。

理解公约的三个关键问题。

在货路买卖运输途中,如果当事人没有任何特别约定,就应当以合同签订时间为转移风险的具体时间,但为了避免货物损害发生的原因不明而带来的和损失时间的举证困难,允许当事人将风险转移追溯至货物移交给承运人时转移给买方承担。

  1、关于“如果情况表明有此需要”的理解。

货路买卖中,一般并不交付货物而只交付单据。一般情况下出卖人购买了保险,出卖人在向买受人交付提单的同时也应当交付保险单,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由持有保险单的买受人向保险公司进行索赔,此可以表明有此需要。其二,只凭单据交付的在途运输的货物,无法判断其状态是否毁损遗失。货物已经发运,出卖人就无法控制,一旦发生损失很难确定发生的时间。因此,风险需要提前转移,以订立合同的时间来作为风险转移的时间。其三,把运输途中的货物出售给买方,卖方把保险单背书转让给买方的事实表明,买方是唯一可以凭保险单向保险公司索赔的人,这样清楚地证明整个运输风险已由买方承担这一意图。其四,“情况表明有此需”,也可以这样理解,如果在合同中,双方明确卖方应当将保险单转让给买方,显然就构成风险提前至货交承运人时有由买受人负担的含义,如果当事人没有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但是在客观发生的事实中推断,如果卖方在向买方交付的签发载有运输合同单据中,如果包括了保险单据,虽然合同没有明确约定,也可以推断出风险提前至货交承运人时由买受人负担的含义。

 2、关于对载有运输合同的单据,中的“单据”的理解。

有人认为,这里的单据只能是提单,因为只有提单中才有合同并入条款;有人认为,应当包括提单、海运单、空运单、铁路运单和其他运单;有人认为,除运输单据外还应包括被保险人指示支付的保险单。

我们认为,保险单据是否应当包括在单据之内,要视公约的立法目的,而保险单据是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之间权利义务的契约,是被保险人索赔和保险人理赔的依据,是进出口贸易结算的主要单据之一。保险单据可以背书转让。

常用的保险单据主要有保险单保险凭证,预约保单。

保险单,作为保险凭证,体现了保险合同的主要内容。保险公司在出立保险单后,被保险人如需要补充更改保险内容,保险公司可以应被保险人的申请,出具修改保险内容的凭证——批单,该批单必须粘贴在原保险单上,并加盖骑缝章。

保险凭证,是一种简化的保险合同,保险凭证的内容,除背面未印有有详细条款外,正面内容与保险单相同,在法律上与保险单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预约保险单,是指保险公司与被保险人双方签订的预约保险合同,它规定的总的保险范围、保险期限、保险种类、保险金额、航程区域、运输工具、保险条件、保险费率和保险结算办法,在这个范围内的被保险货物一经起运,保险公司即自动承保,但被保险人在获悉每一批货物装运时,应及时将装运通知书交由保险公并缴纳保险费。即完成投保手续。在实际业务中,预约保险适用于进口货物保险,可以防止漏保迟保。

货路买卖作为保险单据的交易,其最重要的特点是在货权转移的同时,也转移了保险赔付请求权,因此虽然保险单据并非承运人所签发,但在解释上将保险单据包括在本条所称的“单据”范围之内,既符合实践中的做法,也符合本条的立法本意。

因为在国际贸易中,如果运输途中出现的货物损害是由于意外事故,例如火灾、风暴、火车和飞机事故或者货车碰撞引起,则确定损害发生于何时是有可能的,但如果货物损害是由水渍和高温等不明显的原因所引起的,那么要准确地确定损害发生于何时是很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因此,最简便的办法就是,把货交承运人这一时点视为能够知道货物情况如何的时点,将风险转移至买方承担,以便于发现货物灭失或损害时实际占有货物到买方向承运人和保险公司求偿。

  3、关于货物的瑕疵与风险负担。

虽然在能够获得保险赔付的情况下,买受人的利益并不因货物的毁损灭失而遭受经济上的实质性影响,但是多数交易中买方的目的是获得货物,而不是取得一致保险单。退而言之,即使货物毁损后买方可凭保险单取得相当于货值的补偿,其意义与获得完好的货物仍不能完全相同,为避免这种情况下买方遭受不公平的损失,公约规定卖方若在订立合同之时知道或理应知道货物损害或丢失已经发生,则他有义务将此情况告知买方,由买方决定他此时是否愿买下这批货物,卖方若不披露这一事即需承担上述货物损害为买方带来的损失。

本条司法解释在实践运用中,应当注意以下两个问题。

一,本条规定排除当事人另有规定。合同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适用于当事人在合同中没有约定风险负担的情形,而本条司法解释的规定适用于当事人在合同中的风险负担存在明确约定,但其约定侵害买受人的利益,故通过解除合同的方式来废止当事人约定的风险负担规则。这一点与其他情形下当事人约定优先适用不同,应当引起足够的注意。

二,对于出卖人主观方面的查明,由于货路买卖的特殊性,在案件审理中不能简单的以货物发生毁损灭失的情况,来推定出卖人主观上知道或应当知道或者要求出卖人承担证明其主观上,不知道或不应当知道的举证责任。对于出卖人的主观方面的责任,由买受人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
摘录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P248-256
Share:

0 评论:

文章分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