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星期六

买卖合同司解16:向第三人履行情形之检验标准

目录
  1. 法条引用
  2. 合同法第64条规范射程之争论
  3. 向第三人给付之契约
  4. 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之契约
  5. 向第三人履行的质量检验标准
  6. 本条司法解释适用的注意事项


法条引用

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十六条:出卖人依照买受人的指示向第三人交付标的物,出卖人和买受人之间约定的检验标准与买受人和第三人之间约定的检验标准不一致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以出卖人和买受人之间约定的检验标准为标的物的检验标准。

  审判实践中,行检验义务的验货人并非限于买受人及其代理人,在出卖人直接向买卖合同以外第三人履行的场合,如果合同没有明确约定买受人是唯一的验货人,且买受人与第三人之间可能存在特殊约定,因此便面临双重检验标准的问题。对此,本条规定应予以出卖人和买受人之间的约定的检验标准为准。

合同法第64条规范射程之争论

  一般认为,向第三人履行的合同与普通买卖、赠与合同相比,仅是其合同内容中附加了一项“第三人约款”,以此变更给付义务的方向,除此之外,与普通的合同没有任何差异。

  在学理上,向第三人履行的合同可以分为纯正的向第三人履行合同,和不纯正的向第三人履行合同。前者是指在第三人约款中含有合同权利直接归属于第三人内容的合同,又称为第三人利益的合同、向第三人给付之契约;后者是指合同当事人仅约定向第三人给付,而不使第三人对于债务人取得直接请求给付的权利,又称为经由所谓被指令人而为交付。

  合同法第64条所规范的对象是,当事人约定由债务人向第三人履行债务的情形,并没有提及第三人是否享有直接的履行请求权,对于法律效果的规定,也基本上是在合同相对性原则范畴内进行,因此将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这种不纯正的向第三人履行的合同纳入该条的语义射程之内,符合法条的文义,但同时从立法论的角度,将该条的适用范围扩展至利益第三人合同,更有利于发挥其规范价值,所以我们倾向于同意综合说

  综合说是指合同法第64条,包含着两种情况,一种是第三人有权直接请求给付的权利;第二种是第三人只是代替债权人接受履行。

向第三人给付之契约

  它的法律特征有以下两点,第一,合同约定受领给付的第三人一般不受行为能力的限制;第二,合同使第三人对债务人取得直接请求给付之债权。

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之契约

  学界一般认为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与向第三人给付之契约的区别,主要在于第三人是否享有直接的履行请求权。

  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严守合同相对性原则。审判实践中对向第三人给付之契约和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这两种合同性质的区分,是一个经常引起争议的问题。

向第三人履行的质量检验标准

  衡量标的物是否具有瑕疵,有主观标准和客观标准两种,主观标准是标的物的质量应符合当事人双方约定的标准,如不符合则视为标的物具有瑕疵,客观标准是标的物应符合该物所应具备的通常性能及客观上应有之特性,如不符合这视为标的物具有瑕疵。近现代各国民法点,基本上不单独采用主观标准和客观标准,大部分采用主观标准和客观标准相结合的模式,一般优先使用主观标准,在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时才使用客观标准。

  我国合同法采用的也是以主观标准为主,客观标准为辅的判断标准,合同法第61条,62条,153条和154条规定,为当事人确定了六个层次的瑕疵确认标准,第一个层次是看当事人对标的物质量的约定,第二个层次看样品或有关资料说明,第三个层次看协商标准,第四个层次按合同的有关条款或交易的习惯确定的标准,第五个层次按国家行业标准,第六个层次按照通常标准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

  司法实践中,对本条规定的把握应当注意两个方面,一是严守合同相对性,如果两份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不一致,则根据主观标准优先的原则,以各该当事人合同中约定的检验标准为依据,判断这点瑕疵是否存在,二是如果一份合同约定明确另一份合同约定不明,则应当借助于其他五个层次的标准合理确定质量瑕疵是否存在。

本条司法解释适用的注意事项

  人民法院在审判实践中适用本司解应该注意以下两个问题,第一,区分向第三人给付契约和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之契约,其共性在于合同中均含有第三个约款,但根本性的区别在于第三人的地位不同,在向第三人给付的契约中,第三人享有直接请求债务人履行的权利,而在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之契约中,第三人没有直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权利。第二,经由被指定人而为交付之契约中的被指定人,既可以是买卖合同标的物的事没做呢,也可以是买受人的履行辅助人(如仓储人),在审判实践中应当注意区分,买受人与被指令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以正确认定出卖人交付的标的物是否合乎合同约定。


  摘录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

Share:

0 评论:

文章分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