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司解17:货物检验提出异议的合理期间

目录
  1. 法条引用
  2. 关于瑕疵检验期限的含义
  3. 瑕疵检验期间的立法分类
  4. 认定合理期间应考虑的合理因素
  5. 法官自由裁量在认定合理期间时的考虑因素
  6. 对于两年期间的性质认定
  7. 本条司法解释的注意问题


法条引用

  第十七条人民法院具体认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合理期间”时,应当综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性质、交易目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标的物的种类、数量、性质、安装和使用情况、瑕疵的性质、买受人应尽的合理注意义务、检验方法和难易程度、买受人或者检验人所处的具体环境、自身技能以及其他合理因素,依据诚实信用原则进行判断。

  合同法第158条第二款规定的合理期间是极富弹性的规定,在审判实践中颇难把握。

关于瑕疵检验期限的含义

  关于瑕疵检验期间是否有检验期间与异议通知期间的区分。我们认为立法将买受人的对己义务区分为检验义务和通知义务,客观上要求买受人必须通过及时检验和及时通知出卖人标的物与原合同约定不符的情况,才能够得以维护自身的权益。但应当注意的是,在当事人对鉴定期间有约定的情况下,买受人检验行为和通知行为都必须在鉴定期间内完成,这就意味着,虽然通知期间在理论上存在短于异议期,并被后者包括的可能,但这一区分并无太大的实益可言,毕竟我们还无法在检验期间内再分别划分出,哪一段时间内当事人必须检验,哪一段时间内当事人必须是通知,因此从便于讨论的角度,我们对检验期间和通知期间,异议期间不再做进一步的区分,将其视为一个概念加以利用。

瑕疵检验期间的立法分类

  学说中关于质量异议期间有三期间说、四期间说、五期间说,我们认为四期间说的划分符合合同法第158条的规定精神:
第一种期间,合同约定的质量检验期间就是买受人提出质量异议的期间。该期间内,收货人对标的物应当进行检验,对合同标的物检验发现存在问题的,也应当在该期限内提出,该检验期间的终点时间也提出质量异议的最后时间。
第二种期间,合理期间。当事人没有约定检验期间,买受人应当在发现或应当发现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合理期间内通知出卖人,所谓合理期间是指买受人对标的物进行正常检验以及通知出卖人所必需的时间,它包括两个时间,即发现瑕疵所需时间和进行瑕疵通知的时间。”合理时间”的起始点,以买受人检验发现质量存在问题为起点,发现问题的时间就是计算收货人”合理期间内通知出卖人”中的合理时间的起算点,合理期间是一个非常难以确定的期间,应该依靠经验法则判定。
第三种期间,两年期间。即合同法第158条:”买受人在合理期间内未通知或者自标的物收到之日起两年内未通知出卖人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该两年期间属于不符通知的最长期间,收货人首先”合理期间”的约束,该合理期间最长不得超过收到之日起两年,当然计算合理期间的起始点与计算两年的起始点是不一致的,前者以买受人检验发现质量问题为起始点,后者以买受人自标的物收到之日起为起始点。
第四种期间,质量保证期(质保期、保质期)。合同法第158条规定,当事人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当在发现或者应当发现标的物数量或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合理期间内通知出卖人。买受人在合理期间内未通知或者自标的物收到之日起两年内未通知出卖人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但对标的物有质量保证期的,适用质量保证期而不适用该两年的规定。

认定合理期间应考虑的合理因素

  原《工矿产品购销合同条例》中规定的,以数量和质量瑕疵的不同情况和不同种类的标的物来确定检验时间,但合同法没有采用这一规定而采用的”合理期间”这一不确定性概念。对于”合理期间”这一抽象的法律概念,在审判工作中,需要法官结合具体案件进行价值补充。
以往的案件中通常的看法是:法院在审理具体案件时,就要针对不同的买卖合同,不同的标的物,不同的用途功能,不同的交易习惯不同的数量和质量或违约情况,进行具体个案的分析。法官要根据诚实公平和保护交易安全的原则,行使自由裁量权。但前述规定仍然不够明确,法官对合理性的裁定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有些地方为了避免断案不公的指责,审判中在对”合理期间”认定方面,出现了一些和稀泥的方式,个别法院不再使用或最小化使用合理期间的标准来确定检验期间,而统一适用两年的最长时间规定;有些法院在认定”合理期间”是倾向于作出对买受人有利的解释,将审查重点放在产品是否存在质量瑕疵,质量瑕疵程度,违约责任等方面,这些做法不仅不利于保护善意出卖人的权益,也违背了以合理期间的瑕疵通知制度加快经济流转,迅速解决纷争的立法目的。

法官自由裁量在认定合理期间时的考虑因素

  给予价值判断合理期间这一抽象的法律概念是很困难的。该条司法解释对于合同法第158条中,关于合理期间如何判定做了以下情况的要求。
第一,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性质,交易目的,交易方式和交易习惯
首先,合同性质的客观存在,对当事人提出异议期间是否合理时,应当首先参考。其次,合同目的是当事人在订立合同之前就已经产生的动机,当事人的利益追求与合同目的息息相关。比如针对同样的产品,消费者与经营者购买的目的就不同,前者在消费过程当中发现瑕疵,然后提出异议,一般情况是适合的;但是后者在对产品(生产资料)进行使用后,才发现并提出异议,一般被认定超过了合理期间。再次,交易方式的不同,也会对合理期间的身体产生影响,普通的买卖、拍卖或试用买卖在合理期间的认定方面存在着不同,比如买卖中试用人,如果发现该产品存在瑕疵,可以拒绝购买,所以其使用期间不产生异议通知义务。最后,在认定合理期间时,还应该根据交易习惯或惯例来判定是否合理,它是一定地区特定人群在完成某一类的交易时形成的常见做法,只要是了解熟知该交易的人都掌握了的该规则,该规则可以视为当地一种习惯法,用它来判断决定是否合理,非常符合实际状况,就合同当事人来讲也是合情合理的,没有加重行为人认知交易规则的义务。
第二,标的物的种类与数量,芯子安装和使用情况
合同必然以标的物作为对象而展现,标的物因客观的自然属性不同,如物理属性,化学属性不同,其保存的期限也有长有短。比如新鲜瓜果,一般以天为单位计算,而建筑材料等不易损害或腐烂变质的东西,一般可以周作为单位加以考量。另外,标的物的使用状况也能够为合理期间的认定提供直接依据,审判实践中经常发生当事人已经实际使用的标的物,但出卖人要求其支付剩余货款时,买受人便提出标的物存在质量或数量方面的瑕疵,以拖延支付货款,在这种情况下,显然应当认定异议超过了合理期间。
第三,标的物瑕疵的程度
在合同法颁布以前,主要根据《工矿产品购销合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判定提出书面异议的时间。合同法颁布以后,审判实践中将外观瑕疵和隐蔽瑕疵的异议期间分别对待。对于数量和外观瑕疵,从买受人受领标的物时即应通知,如果一时不能通知,也应做到及时;另外对于包装好的标的物,打开包装后就应当将数量及表面质量瑕疵通知出卖人;而对于内在的瑕疵或者隐蔽瑕疵,需要经过使用后或者专门测试才能发现的瑕疵,买受人应当在发现后的合理期间内及时通知出卖人。
第四,买受人自身应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检验方法和难易程度
虽然合同法对买受人应采取什么样的鉴定方法,并未做出相应的规定,但这不能成为买受人怠于检验和怠于通知的免责理由。在商事交易领域,认定买受人负有针对所购买的标的物采取适当的检验方法的义务符合诚实信用原则。但在消费买卖合同场合,则不宜对消费者课以过重的注意义务。
审判实践中,买受人通常只对标的物进行感官检验,未发现表面瑕疵即进行全部投入使用,而使用后却发现了质量问题,卖方以买方发现质量问题并提出异议,已超过合同约定的检验期间或者应当发现质量问题的合理期间为由拒绝承担责任,而买受人则认为,内在质量一般检验方法无法发现,只有通过使用才能发现,故不受约定的检验期间的约束。我们认为,对这类案件的处理可以区分不同情况,区别对待:第一,合同对检验方法有约定的,应按约定的方法进行检验,如合同约定,对标的物采取冶金焦炭,双方共同取样化验并封存,检测检验,安装调试试运行检验,抽样检验以及对纺织品的裁剪前检验等明确约定的,如果买受人为依约进行检验,则应视为超过合理期间;第二,不同行业不同性质的商品,对检验方法有特殊要求的,应按相关要求进行,如煤炭化工产品,机械设备等,对质量检验方法具有不同的要求,有的产品,其质量指标几乎没有一项是通过外观表现的,若利用感官检验法,现在无法对质量问题作出判定,这种情况下,买方如果只通过感官检验就投入使用,应当认定其未尽到适当的检验义务。
第五,买受人或检验人所处的具体环境自身技能
现如今网络如此发达,信息只需要几秒钟或可即时到达对方,而现代人几乎每天都会接触网络,这种情况的通知,我们可以以小时为计量单位,比如24小时。但是在偏远的地区网络欠发达,人们通常采用通过邮寄方式来传递信息,对于已通知考虑的合理期间,可以天为单位,一周之内可视为合理期间,等等。

对于两年期间的性质认定

  有的学者认为,该两年期间是买受人行使瑕疵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我们认为该两年期限应当认定为法律限定的最长合理期间,是检验期间的一种性质上属于除斥期间。其实类似的规定,在其他制度上也可以找到,如合同法第75条规定,撤销权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自债务人的行为发生之日起五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的,该撤销权消灭。

本条司法解释的注意问题

  第一,要明确适用合理期间的两个计算点,一个是买受人发现标的物数量或质量瑕疵的次日,另一个是买受人应当发现标的数量或质量瑕疵的次日,所谓应当发现是指买受人对标的物进行正常的检验,并给予其合理的判断,能发现标的物的瑕疵,而不必凭借特殊的工具,仪器等设备,或者有赖于有关专家的专业分析,这个时间点是根据合同的目的,标的物的性质等具体情况作出的法律推定,在无法查明买受人是否发现标的物瑕疵的情况下,应使用合理推进的方法,确定检验期间的起算点。
第二,注意合理确定买受人通知的合理期间,合理期间是一个原则性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属于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的范畴,判断买受人是否超过合理期间,应当充分考虑到合同的目的,标的物的性质,标的物检验的难度,买受人检验能力等综合因素,以合理推定检验所需的时间,在此基础上还要考虑买受人将检验结果通知出卖人所需要的时间,以及买受人从事检验和通知事宜所必要的其他时间,然后,根据累进的时间确定一个合理期间,作为买受人通知标的物瑕疵的期间。

摘录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用stackedit发布blogger博文,文章排版简洁漂亮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