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买卖合同司解18:货物检验期间或质量保证期间过短

目录

  第十八条 约定的检验期间过短,依照标的物的性质和交易习惯,买受人在检验期间内难以完成全面检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期间为买受人对外观瑕疵提出异议的期间,并根据本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买受人对隐蔽瑕疵提出异议的合理期间。
  约定的检验期间或者质量保证期间短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检验期间或者质量保证期间的,人民法院应当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检验期间或者质量保证期间为准。

  合同法第158条规定的买受人通知义务,没有区分消费合同和商事合同。因此,无论买受人是消费者还是商人,都承担标的物不符约定的通知义务,买受人没有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提出异议,视为标的物数量或质量符合约定,这一规定在实践中出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如果双方都是商人的买卖合同中,出现合同约定的检验期间明显过短,已知当事人不可能在该期限内完成检验或者发现瑕疵,比如有的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对其机器设备的检定期间,短于约定的安装调试期间。二,在一方当事人为消费者的买卖合同中,经营者往往通过格式条款约定较短的检验期间,消费者无法在该期间内对商品质量是否合格作出判断,尤其是在社会各界关注的毒奶粉,含氯可乐,毒胶囊等公共事件中,即便给你消费者检验期间,大多数情况下,消费者也根本没有能力,对其内在的质量作出检查鉴定。

  在前述情况下,仍然机械适用法律,以约定的检验期间或规定的质保期间,已经过为理由,认定标的物质量仍然符合约定,显然有违公序良俗。

一,约定检验期间过短的规制思路

  1.约定过短检验期间视为外观瑕疵检验期间

  如前面所述,标的物瑕疵分为数量瑕疵和质量瑕疵,质量瑕疵包括外观瑕疵和隐蔽瑕疵,外观瑕疵比较容易发现,而隐蔽瑕疵检验则需要借助于专业知识和设备,理论上,二者的检验期间应当存存在差别,数量和外观瑕疵的检验时间可以短些,而隐蔽瑕疵检验所需的时间会长一些。

  区分消费买卖和商事买卖,并仅要求商人性质之买受人承担不符通知义务,是民商分立和民商合一国家和地区学界的共同观点。

  诚实信用原则是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民事活动必须遵守,如果约定期间明显过短,不利于买受人行使权利的,应根据诚实信用原则认定约定的检验期限为当事人进行外观瑕疵鉴定的期间,对隐蔽瑕疵的检验期间视为没有约定,并根据本解释规定,确定买受人提出隐蔽瑕疵异议的合理期间。

  2.排除适用约定检验期间应当具备法定条件

  根据解释的规定,排除当事人约定的检验期间,仅限于根据标的物的性质和交易习惯,买受人在检验期间内难以完成全面检验的情形。在审判实践中,对此应当有一个较为严格的把握。一,应当根据标的物的性质和交易习惯,在全面考虑案情的情况下,判断约定的检验期间,对于隐蔽瑕疵的检验是否过短。二,买受人是否存在怠于通知的行为,若买受人在异议期内发现隐蔽瑕疵,而没有及时通知出卖人的,应当视为标的物质量符合约定。三,买受人对不能及时解决隐蔽瑕疵是否存在过失。合同法第157条规定,买受人应当在收货后及时检验标的物,如果没有装备检验原材料的仪器,买受人在产品加工完成后,投放市场才发现所购原材料存在质量瑕疵,那么就应为没有配备相应的检验设备承担责任,而不应归咎于检验期间是否过短。

二,标的物检验期间与质量保证期间的法律适用

  一般认为,质量保证期间是出卖人向买受人承诺的标的不符合质量要求使用性能的期间,通俗讲就是指该标的物正常使用的寿命。参看合同法第158条第二款之规定,审判实践中对于如何认定检验期间和质量保证期限之间的关系,认识上存在分歧。

  1.检验期间与质量保证期间的联系。在当事人对异议期间没有作出约定的情况下,质量保证期间是可以作为异议期间来看待的。

  2.检验期间与质量保证期间的区别。检验期间内,可以对货物的数量,种类质量等等任何情况提出异议。质量保证期内,只能对货物的质量提出异议,对诸如塑料包装等,与品质无关的情况不受质量保证。检验期间出卖人承担的是违约责任,质量检验期间承担的可能是违约责任也可能是侵权责任,如果货物质量问题给买方或第三方造成损害的话,买方可向卖方提出违约之处,也可以提出侵权之诉。检验期间是除斥期间,质量保证期间不具有除斥期间的性质,只是卖方承诺的货物质量担保期限,在该期限内跟当事人是否丧失实体权益没有直接联系。

  3.质量保证期间是质量异议最长的合理期间

  合理期间与质量保证期间的关系,应当与“合理期间”与“自标的物收到之日起两年内”的关系一样,当事人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当在发现或者应当发现标的物的数量或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合理期间内通知出卖人,买受人在合理期间内未通知或者,自标的物收到之日起质量保证期间内未通知出卖人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而且质量保证期间仅仅解决的是标的物的质量瑕疵问题,因此对于标的物的数量瑕疵的检验期间不能使用质量保证期间处理。

  4.约定质量保证期间的检验期间认定

  一,合同中仅约定质量保证期间,而未约定检验期间的。这种质量保证期间是最长合理期间的补充,还是作为确定检验期间的补充,审判实践中认识不一。如果作为最长合理期间的补充,则需要确定合理期间,只是该期间最长不超过质量保证期;如果是作为确定检验期间的补充,这可以直接将质量保证期间作为检验期间无需另行确定合理期间,我们认为既然质量保证期间是出卖人承诺的,保持标的物质量的时间,既保证标的物在该期间内不会出现质量问题,那么原则上质量保证期间应较检验期间更长,在买卖合同中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将约定的质量保证期间理解为最长合理期间应更为合适,也更符合立法本意,即在当事人对检验期间没有约定,但约定有质量保证期限时,不能直接将质量保证期间限定为检验期间,而是仍然要确定合理期间作为检验期间,只是该合理期间最长不得超过质量保证期间。

  实践中较为常见的是所谓三包期,即包退包换包修,一般而言,包退期最短,包换期越长,保修期最长。既然检验期间是买受人有权提出标的物瑕疵异议的期间,他只要在出卖人承诺的最长期限内提出异议即可,也就是以包修期为最长合理期间,至于较短的两个期间应认定为对瑕疵救济方式的限定期间,超过该期间所影响到的只是买受人可以获得何种救济,并不影响买受人瑕疵请求权的成立,当然也要考虑到合同能否具体履行,对于超过包退和包换期,如果经过反复修理,仍然不能去除瑕疵以至买受人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仍应允许买受人主张更换或者退货的权利。

  二,合同中同时约定质量保证期限和检验期间的。我们认为该问题的处理前提是,厘清质量保证期间与检验期间的关系,检验期间是对标的物在交付时存在的瑕疵提出异议的期间,而质量保证期间是对标的物在使用过程中出现质量问题的承诺予以处理的期限,至于该瑕疵是否在交付时就存在,还是在使用过程中产生在说不问,超过了检验期间仅仅是视为标的物在交付时不存在瑕疵,并不妨碍买受人对使用过程中出现的质量问题,在质量保证期间内要求出卖人履行承诺。因此两种期间应该是并行不悖的,具体而言,检验期间短于质量保证期间的,超过检验期间将视为交付的标的物无瑕疵,买的人不再享有瑕疵请求权,但如果没有超过质量保证期间的,买受人有权要求出卖人履行承诺的处理义务。

  在许多买卖合同中,当事人会在合同中约定由索赔期间,系买受人在多长时间有权就标的物瑕疵进行索赔,对于索赔期间和检验期间的关系,我们认为应当区分情况处理:第一,如果合同中没有约定检验期间,但约定有索赔期间,此索赔期间就可视为经营期间;第二,如果合同中同时约定有检验期间和索赔期限的,原则上应认为索赔期间没有实际意义,当事人权利不可能通过这种期间的约定而取得或丧失。

三,法定检验期限和质量保证期间优先使用

  除当事人合同约定外,国家法律行政法规以及部门规章,对一些商品的检验期缴质量保证期间作了规定,比如,《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相应规定。另外,国家对建筑行业的水泥买卖混泥土买卖,食品行业,生猪肉买卖,进出口行业,化妆品业务等,涉及社会公共利益的,法律法规对上述物品的质量期间采取强制性的要求。


摘录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

0 评论:

发表评论

请留下你宝贵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