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司解12:买卖合同中货物运交特定地点风险转移的规则适用问题

  合同法第145条规定,出卖人将标的物交付给第一承运人之后,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买受人承担,但是如果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出卖人应当在某一特定地点,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以运交买受人,这种情况下的标的物毁损灭失风险,能否根据合同法第145条规定,确定为货物交由承运人时转移至买受人承担。

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十二条规定,出卖人根据合同约定将标的物运输至买受人指定地点并交付给承运人后,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买受人负担,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在合同中如果有特别约定,出卖人有义务在买受人指定的地点将标的物交付给买受人,并且标的物需要运输的情况,合同法对于风险的负担,没有直接规定。因此,该条司法解释作了明确。

需要注意的是,合同法第145条,只适用于双方对交付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情况下的风险负担,但是实践当中这种情况比较少见,而大量发生的却是,买卖双方约定在某一地点,运转货物的运交买受人的情况。合同法没有做出相应规定,属于法律漏洞,需要进行补充解释。

根据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11条第12条的规定。当标的物需要运输的情况下,出卖人只需要将标的物移交给承运人,风险就转移给买受人承担。根据合同法第311条规定,货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承运人负担。但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耗损,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买受人负担的风险可以转嫁给承运人,买受人事实上不会蒙受的损害,接下来的问题是,买受人能否直接向承运人主张权利?

根据黄茂荣先生的归纳,因承运人的原因致货物毁损灭失时,在出卖人,承运人和买受人之间可能发生的利益冲突,案型可以分为如下三种情况:
第一,在出卖人根据运输合同向承运人请求赔偿的情况下,承运人可能会提出如下抗辩,因标的物风险负担已经转于买受人,从而出卖人不因标的物在运送中毁损灭失而受到损害,既然出卖人没有损害,承运人就不应该对其承担赔偿责任;
第二,在买受人向承运人请求损害赔偿的情况下,承运人可能会提出如下抗辩,承运人与买受人之间并不存在合同关系,承运人不是买受人的债务人,其不应当向其承担赔偿责任;
第三,当买受人向出卖人请求损害赔偿的情况下,出卖人可能会提出如下抗辩,货物的风险已经转移至买受人负担,买受人依法应当自担风险。

如果上述抗辩理由成立,承运人不必为其货物在运输途中的毁损灭失承担责任。出卖人又置身事外,而且买受人不得拒绝向出卖人支付价金,而产生这样一种不公平的状态。

为了解决这种不公平的状态,最高人民法院倾向性意见认为,对于买受人负担标的物毁损灭失风险后,向承运人主张权利的理论路径和请求权基础,以利益第三人合同说立论,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分析和讨论是一个比较可行的方向。

所谓第三人利益合同,是指合同当事人一方不为自己设定权利而是为第三人设定,并约定由对方当事人向第三人履行合同义务的合同。为第三人设定权利的约定,称为第三人利益条款,第三人利益合同本身并不是一种独立的合同类型,属于涉他合同的一种。广义上的为第三人利益合同指的是,第三人没有直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权利,只能由债权人请求债务人向第三人履行,因此也成为不真正为第三人利益合同,而狭义的为第三人利益合同,是指第三人直接独立的取得合同债权,有权直接请求债务人履行合同,因此被称为真正的第三人利益合同。我们认为,当托运人与收货人不是同一人时,运输合同是托运人为收货人的利益而订立的合同,即为第三人利益合同,这种第三人利益合同,系指狭义上的真正为第三人利益合同。

买受人作为收货人承运人享有直接诉权。
我国《海商法》第七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承运人同收货人、提单持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依据提单的规定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承运人违反法律规定,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损害正本提单持有人提单权利的,正本提单持有人可以要求承运人承担由此造成的损失的民事责任,第三条规定,承运人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造成正本提单持有人损失的,正本提单持有人可以要求承运人承担违约责任或者承担侵权责任。根据上述规定,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的行为发生在承运人履行海上货物运输过程中的货物交付环节,损害了提单持有人的权利,构成了请求权竞合,正本提单持有人有权选择依照海商法有关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权利义务关系的规定,请求承运人承担违约或者依照民法通则的规定请求承运人承担侵权责任,由此可见运输合同的利益第三人合同的属性已经得到司法解释的确认。但由于该司法解释的适用范围限于无单放货的场合,在审判实践中对货物运输途中发生的毁损灭失后,买受人能否直接向承运人主张权利仍然存在分歧,这一分歧的源头可以归结为对合同法第46条的理解方面。

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由债务人向第三人履行债务的,债务人未向第三人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从条文的表述来看,似乎只有债权人才可以追究第三人的违约责任。可见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虽然也涉及到了第三人,但第三人在活动中既不能享有权利也不负担义务,这显然与利他合同的法律属性不相符,而完全属于第三人履行规则问题。还有学者认为,合同法第六十四条和六十五条的规定根本未赋予第三人任何法律地位。

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与上述观点有所不同。
首先,合同的履行是合同效力的表现形式,合同的效力包含合同的履行,債的效力包括債的履行及债务不履行的效果,合同的履行是依法成立的合同所必然发生的法律效果,并且是构成合同法律效力的主要内容。
其次,从合同法的立法资料来看,反映不出立法者具有将合同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为,经由被指令人而为交付的立法意图,反倒是具有在第三人利益合同和为第三人授权合同之间反复徘徊的倾向,按照立法机关人士说做到解释,债务人不向第三人履行债务的,债权人按照约定有权请求其向第三人履行,或者向第三人民赔偿损失;第三人也有权请求债权人履行,或者赔偿损失。债务人瑕疵履行的,债权人有权请求其向第三人承担瑕疵履行责任,第三人也有权请求债务人承担瑕疵履行责任。
因此风险转移至买受人之后,如果货物在运输途中发生毁损灭失的事由,买受人可以直接以自己的名义向承运人提起诉讼,主张损失赔偿。
-------------------------
注:以上内容参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P227-247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用stackedit发布blogger博文,文章排版简洁漂亮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