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司解03:无权处分与买卖合同效力

  【条文内容】

  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出卖人因未取得所有权或者处分权致使标的物所有权不能转移,买受人要求出卖人承担违约责任或者要求解除合同并主张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主旨】

  本条是对无权处分情形下买卖合同的效力以及违约救济之规定。本条旨在依据《物权法》第15条关于物权变动原因与结果区分原则之规定精神,理顺《合同法》第51条与第132条之间的关系。根据合同归《合同法》调整,物权变动归《物权法》规制的原则,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中,买卖合同是物权变动的原因行为,所有权转移是物权变动之结果。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冇权或者处分权,并不影响作为原因行为的买卖合同的效力,但能否发生所有权转移的物权变动效果,则取决于出卖人嗣后能否取得所有权或者处分权,物权变动属于效力待定状态。因无权处分致使标的物所有权不能转移的,出卖人应当承担违约赔偿责任。

  【释义】

  无权处分行为是现代社会生活中的常见现象,在买卖交易关系中该问题更为普遍,因此,对买卖合同情形下无权处分行为的效力进行研究和认定,不仅有深刻的理论意义,而且有很大的现实意义。根据买卖合同法理,出卖人负有交付买卖标的物并移转其所有权的义务,因此,原则上出卖人应当对标的物享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然而,出卖人在出卖他人之物时,并无所有权或者处分权,对于该买卖合同及物权变动的效力如何认定,对于解决买卖合同当事人及标的物所有权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影响甚臣。该问题之解决,已触及无权处分之效力问题;而无权处分之效力,关涉诸多民法制度及理论,如合同相对性、权利瑕疵担保责任、善意取得制度、物权变动的原因与结果的区分原则、不当得利和给付不能理论等,儿乎牵动着整个民法体系,其制度完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无权处分辨析
  《合同法》第132条规定:“出卖的标的物,应岀属于出卖人所有或者出卖人有权处分。”第51条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可见,立法者明文规定出卖人在缔约之际应对买卖之标的物享有所有权或处分权,同时又没有彻底地否定出卖人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的买卖合同的效力,立法者试图兼顾交易安全价值和效率价值的立法目的十分明显。但关键问题是:无处分权的人出卖他人财产,如果未获权利人之追认且无处分权的人缔约后未能取得处分权,该买卖合同的效力应当如何认定如何衔接《合同法》第132条与第51条之间的关系其不仅是理论界的重要课题,也是审判实务界面临的疑难问题,因此,成为本司法解释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
  (一)无权处分意义界定
  虽然《合同法》第51条关于无权处分的规定条文非常简单,但其背后所蕴藏的法理却异常复杂,在理论界和实务界争论繁多。
  所谓无权处分,是指没有处分权而处分他人财产。无权处分的意义,与民法理论上“处分行为”和“负担行为”的概念密切相关。其中,负担行为是指“直接发生财产权移转或消灭效果的行为”,处分行为是指“发生偾法上给付义务效果的财产行为”;负担行为表现为愤权行为,而处分行为表现为物权行为和准物权行为负担行为发生的法律效果是偾权的产生和变更,处分行为发生的法律效果是财产权利的产生和变更。区分负担行为及处分行为之主要实际意义是:其一,处分行为之有效以处分人具有处分权为要件;反之,负担行为则不以负担义务者有处分权为必要。其二,处分行为适用优先次序原则;反之,负拒行为则无次序关系。
  那么,《合同法》第51条规定的”处分“到底是指处分行为还是负担行为对此,我国民法学界存在争论,容后文详述。
  (二)无权处分具体类型
  出卖他人之物,所谓无权处分之常见类型。此外,出租他人之物,抵押他人之物等,亦属无权处分,少有争议。然而,就共有人未经其他共有人同意而处分共有财产,是否属于无权处分,理论界和实务界则存在很大争议,基本上有两种不同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未征得其他共有人同意而出卖共有物,出卖人为共有人之一,因此不属于无权处分,不适用《合同法》第51条之规定,买卖合同应当有效。另一种观点认为,在此共有情形中,共有人虽为财产所有人之一,但财产属于”共有“而非”区分所有“;对于共有财产的处分,其权利必须由全体共有人共同行使,而任何单个共有人均没有单独处分共有物的权利。因此,共有人之一擅自处分共有物,仍厲于无权处分。回顾我国《合同法》起草历史,可以看到《合同法建议草案》第46条并未明确该问题,及至《合同法草案》(第三稿),起草者”考虑到实践中共有人未经其他共有人同意而处分共有财产的行为与其类似,因此合并规定为一条“《合同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仍将两者合并规定。由此基本可以推断,《合同法》第51条规定的”无处分权的人“可以涵盖未经其他共有人同意而擅自出卖共有物的单个共有人。特别应当注意的是,《物权法》第97条规定:“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畚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据此,关于擅向处分共有财产是否构成无权处分,应区分为三种情形:(1)在共间共有的场合下,部分共有人未经其他共有人同意处分共同共有财产的,皆构成无权处分。(2)在按份共有的情形下,占份额2/3以上的部分共有人未经其他共有人同意处分按份共有财产的,不构成无权处分。未达到2/3以上份额的部分共有人未经其他共有人同意处分按份共冇财产的,构成无权处分。综此.可以认为,部分共有人揸自处分共同共有财产或者未达到2/3以上份额的部分共有人擠自处分按份共有财产的行为也是无权处分的类型之一。
  二、合同效力之争
  (一)学说之争论
  关于出卖他人之物情形下无权处分所订立合同的效力,B前学界基本形成了”合同无效说“、”效力未定说“和”完全有效说“H种规点;恃別是”效力未定说“和”完全有效说“之争,可谓司法解释起草论证过程中遭遇的m要争论之一。
  1.合同无效说
  该说以”给付不能理论“为基础,认为在缔结出卖他人之物的合同场合,由于处分人对标的物没冇所布权或处分权,因此,属于以”不能膻行的给付“为合同标的之情形,应当认定合同无效。例如,《德围民法典》第306条规定:“以不能的给付为标的之契约,无效。”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246条与德同民法上述规定基本相同。其立法理由在于:若要使法律行为发生效果,其标的必须是可能实现的。如果标的不可能实现,则即便法律对于当事人的意思给予自治之助力,亦无法促使其达成合同目的。
  2.效力未定说
  该说是《物权法》颁行之前比较流行的解释。该说认为,无权处分情形K缔结的合同效力处于末定状态。具体:而言:(1)明确区分“处分行为”与“负担行为”,同时认为,动产或者不动产的买卖合同虽然属于债权行为,但愤权的行使或者偾务的履行结果,将导致物权的转移变吏,因此,既包含负担行为也包含处分行为。(2)根据《合同法》第51条之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在权利拒绝追认和处分人亊后未取得权利的情形下,该合同无效。此外,为保障交易安全,在无权处分合同无效的情形判断权利人可否从相对人取回标的物,应当依据善意取得制度。(3)最高人民法院早期的司法解释亦赞同该说。在《合同法》出台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非所有权人将他人房屋投资人股应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1987223日,〔1986〕民他字第29号)认为:“经研究,我们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对本案的处理意见,即筲碧玉擅白将曹桂芳的房屋入股是一种侵权行为,非产权人的人股属无效的民事行为,人民法院应依法保护曹桂芳的房屋所有权。”
  3.完全有效说
  该说认为,依据民法理论,所谓法律上的处分,包括负担行为和处分行为。《合同法》第51条中的“处分”的法律定位应当是处分行为,而不包括负担行为。出卖他人之物合同属于负担行为,该合同之效力,不以处分人对标的物享有所有权或处分权为要件,也不当然地受双方主观上是否善意之影响,该处分合同是确定有效的依据处分合同,处分人负有变更标的物权利的义务。出卖他人之物的行为,属于处分行为,是《合同法》第51条规定的无权处分行为,该处分行为是效力未定的。若处分人已将标的物权利转移于买受人,则出卖人履行合同的结果就是无权处分行为结果的实现。该处分行为是否有效,取决于权利人是否追认或出卖人是否取得处分权。若权利人予以追认或者处分人取得处分权,则其处分行为&始有效;否则,该处分行为自始无效,处分人因其不能履行合同而承担违约贵任在标的物为动产且已交付T相对人之情形,若相对人为善意,则即使权利人没有追认或者处分人嗣后未能取得处分权,相对人也可以根据善意取得制度而取得标的物的权利。在标的物为不动产且已经变更物权登记的场合,在相对人善意的情形下,即便处分人没有处分权,鉴于不动产登记的公信效力,相对人也可以取得标的物的权利。①
  (二)学说之辨析
  关于无权处分行为效力的三种观点,我们认为,无论是合间无效说还是效力未定说,都存在一定的不妥之处。
  1.合同无效说之批判
  虽然客观自始履行不能的合同属于无效合同,早已成为民法通说之定论,但问题是,出卖他人之物的M行不能,究竞是自始不能还是嗣后不能是客观不能还是主观不能以履行不能作为判断合同效力的标尺,是否科学这是一个值得商榷和笛要澄清的重要民法问题。司法解释起草小组经研究认为,出卖他人之物,不属于民法上“以不能之给付为合同标的”的情形,以履行不能作为判断合同效力的标准是不科学的。理由有四:
  (1)根据传统民法理论,M行不能分为自始照行不能和嗣后屜行不能。自始屜行不能是关丁合同成立的问题,而嗣后履行不能是关于合同履行的问题。在前者,应认定合同无效;在后者,应判令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现今看来,基于传统学理而导致两者在法律效果上的巨大差异,极其不当。因为自始膪行不能与嗣后屐行不能的结果基本相同,即对于合同相对人而不能履行的一方当事人构成违约。况且,在双方当事人对自始履行不能的情形不知道的场合,其主观上对于这种不能或可能是处于一种不明确的状态,并抱有自甘承担賸行不能的风险的意图而缔约,是将其作为一种投机行为。在此场合,完全可以成立可能的对待给付债务,从而使合同有效。因此,即使在自始不能的场合,也应当认定这种合同有效。
  (2)依传统民法通说,自始履行不能分为客观不能与主观不能。其中,对于任何人其履行均属不能的,是客观不能;仅仅对于该偾务人履行不能的,厲于主观不能。客观不能的合同无效,主观不能的合同有效。应当指出,这种冈分理论是德闻法院为弥补上述《德闻民法典》第306条之缺陷而提出的解释,而a德国学界一致认为,该条规定属于立法失败。德国偾法修改委员会指出:“区分各种各样的客观不能与主观不能--什么地方也找不到对这两个概念的定义,或许根本就不能下定义--常常成为争议的原因。”该委员会建议:“如果债务人尽了依债务关系的内容和性质应尽的义务之后,仍然不能屜行给付,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有权拒绝给付,但金钱偾务除外。这样,在委员会的草案中,就没有客观不能和主观+能的概念了。”$由此可见,徳国最新立法正朝着取消客观不能与主观不能的方向发展。
  (3)退而言之,即使按照上述传统民法通说的标准,出卖他人之物的履行不能,也是指主观不能而非客观不能。因为在出卖他人之物的场合,标的物M于第三人所有,只有在该第三人绝对地对于任何人都不肯出卖时,才属于客观不能。但是,作为“理性的经济人”的第三人绝对地对于任何人都不肯出卖的情形,却非常罕见。所以,将出卖他人之物的瓶行不能界定为主观不能,符合常理,合同应为有效。此外,《欧洲合同法原则》(PECL)第4'102条关于自始不能的规定更是明显而有利的佐证,该条规定:“仅仅由于合同成立时所负债务的鹿行不能或由于一方当事人无权处分合同关涉的财产,合同并不无效。”
  (4)合同无效说违背无权处分制度立法宗旨。学界通说认为,无权处分制度的目的或者立法宗旨是:维护交易安全和秩序,保护交易相对人的权益。合同无效说在理论实质上是不当地借用了法闻意思主义立法模式下的处理方法来套用我国《合同法》,不仅否定了当事人自我意思选择的机会,导致真正的权利人无法行使追认的选择权;而且无视当事人之间因合同所产生的期待,使当事人就签订合同所做的一切努力皆归于消灭,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严m背离无权处分制度的立法宗旨,因此,已为学者们所广泛否定,特别应当看到《合同法》第51条已经明确否定了这种观点,该说影响业已式微。
  2.效力未定说之质疑
  我们认为,尽管效力未定说具有相当的说服力,但仍然存在如下不足:
  第一,该说在法律解释原则上有失均衡,未能妥善地权衡“静的安全”与“动的安全”两种法律价值。虽然在无权处分场合应当保护真正权利人的利益,可谓社会经济秩序的根基,尽管罗马法卜.“任何人不得将超越自己所省的权利让与他人”的法谚至今犹存,藉以保护所有权的安全即“静的安全”,但该原则也存在善意取得制度、表见代理制度、不动产登记的公信力制度、不要因行为制度等诸多例外。在以社会本位立法思想为背景的现代市场经济中,保护交易安全即“动的安全”,已经成为各国民法所追求的一项非常m要的价值。就我国合同法制度的设计和解释而言,无疑应当兼顾“所有权的安全”和“交易的安全”;甚至在某种场合下,必须牺牲真正权利人的利益,保护善意交易人的利益,藉以保护交易安全。而根据“效力未定说”,在出卖他人之物的场合,如果所有人不予追认,合同就自始无效,相对人根本尤从向处分人请求履行合同义务。因此,该说将合同效力完全取决于权利人是否追认或者无权处分人是否取得处分权,在实质上仍然属丁.单纯保护所有权的安全,而忽视了交易安全的保护。
  第二,该说对善.意相对人的合同履行利益保护不足。依据该说,如果权利人拒绝承认,则合同自始无效,处分人自然没有厢约义务而无须承担违约责任。但此时仅仅依赖侵权责任或不当得利返还制度,并不足以保护善意相对人。因为根据合同的利益构造理论,合同利益基本分为信赖利益、履行利益和维持利益。在合同无效的场合,善意相对人信赖合同有效而却因无效的结果所遭受的损害,就是信赖利益的损害。据此,在出卖他人之物合同无效的场合,法律只能保护善意相对人的信赖利益,却难以保护其履行利益而使处分人承拘违约责任。此时出卖人所承担的并非违约责任,而是缔约过失责任,其所赔偿的损失也只是信赖利益损失,对履行利益是无法要求赔偿的。$虽然“效力未定说”也将出卖他人之物与善意取得制度联系起来以保护交易安全,但善意取得制度成立要件之一是相对人取得标的物的占有,而在合同未履行或不能履行的场合,如何根据善意取得制度来保护善意相对人的履行利益和期待利益呢
  第三,该说没有严格K分物权变动的原因与结果,没有区分合同的效力与合同的照行。就物权变动的原因与结果而言,出卖他人之物的合同是标的物的物权发生变动的原因,物权是否能够发生变动则M于物权变动的结果。处分人无权处分只应对标的物之物权能否发生变动产生影响,而不能决定合同是否有效〇就合同的时间程序而言,一个合同基本可以分为合同成立(合同效力)、合同臏行以及合同消灭等阶段。据此,在出卖他人之物合同中,无权处分行为仅仅涉及合同能否屜行以及合同履行后相对人能否取得标的物所有权的问题,而与合同效力无关。合同的效力仅应取决于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以及是否满足法定的无效原因。
  第四,该说的解释在某种程度上是违反体系的解释。《合同法》第132条、第135条以及第150条等规定,确定了处分人对”有权处分“的担保义务和交付标的物并转移物权的义务,这些义务实际上是权利瑕疵担保义务。特別是《合同法》第丨50条关于”出卖人就交付的标的物,负有保证第三人不得向买受人主张任何权利的义务“的规定,是以合同有效为前提的,既然合冋因未被追认或处分人未取得处分权而致使合同自始无效,那么,第150条规定的瑕疵拘保责任也就形同虚设,这样买受人既不能主张履行利益的损害赔偿也不能主张瑕疵担保的损脔赔偿。可见,将《合同法》第51条解释为仅指处分行为效力未定而非合同效力未定,是与上述这些条文的规定相契合的。若解释为出卖他人之物合同”效力未定“,则权利人不予追认或无权处分人嗣后未取得处分权时,将导致合同自始无效,而该结果势必损及《合同法》上述条文之规范目的,构成体系违反。@
  (三)解释之立场
  我们认为,在思考民法理论、解决民法问题的过程中,跳出某些不合理的樊篱之束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分析问题,不仅相当必要,而且常使我们能有一个更加开阔的视野。将《合同法》第51条中的”处分“定位为处分行为,而不包括负担行为,可以使我们廓清当前理论上对该问题中的一些纠缠不清的纷争和误解,更正确地认识偾权与物权之区别,更合理并更淸晰地解释《合同法》第51条的寘正含义,更有助于我们妥当地理顺出卖他人之物与尤权处分之间的关系,因此,司法解释起草小组倾向于采纳”完全有效说“。具体阐释如下:
  第一,尽管我国学界通说并未完全接受德同法上的物权行为独立性和无因性理论,但是已经接受丫处分行为与负担行为的概念。《物权法》第15条关于”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渖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的规定,明确地表明我国立法已经接受”区分物权变因与结果“的原则;因此,在解释《合同法》第132条与第51条的关系时,应特别注意匕分负担行为与处分行为,区分物权变动的原因与结果,区分合同的效力与合同的履行,区分买卖合同与无权处分。一言以蔽之,无权处分与合同效力并非必然有相同的结果。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我国学界否定物权行为理论是从否定其无因性开始的,进而连独立性也否定掉了,殊不知物权行为独立于愤权行为而存在是区分对世权与对人权的逻辑使然,而物权行为的无因性却仅仅是立法政策的选择,而与逻辑无关
  第二,从历史解释的角度观之,《合同法》各个草案关于无权处分的规定,虽然始终试图解决所有权的安全与交易安全的平衡,但却因在基本前提上没有区分负担行为与处分行为而难以遂愿。《合同法(专家建议稿)》第46条规定:“以处分他人财产权利为内容的合同,绖权利人追认或者行为人于订约后取得处分权的,合同自始有效。行为人不能取得处分权,权利人又不追认的,无效。伛其无效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就该条而言,它一方面将合同的效力取决于合同之外的权利人的同意,另一方面又规定在合同无效时,不能对抗善意第5人(即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如果合同的无效不能对抗合同的当事人,那么,这种无效的效力又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可见,该条未能很好地解决在合同无效后第三人善意取得的问题,未能较好地保护交易安全。其后,《合同法(征求意见稿)》第31条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财产或者共有人未经过其他共有人同意处分共有财产,善意相对人因交付或者登记已经取得该财产的,合同视为有效,但该财产对处分权人具有特殊作用的除外。”该条规定虽然改变了专家稿的做法,将合同的效力取决于善意相对人是否已经构成善意取得,怛如此一来,在无权处分合同的效力待定中,真正权利人的意思已经无足轻電;而且,假如善意取得不成立,真正权利人是否可以行使追认权或者拒绝追认而使合同无效呢从该条规定中尤法得出结论,未能周全地保护所有权安全。最后,《合同法(全民讨论稿>》第51条和现行《合同法》第51条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从上述立法过程看,各草案之所以没有妥善地解决所奋权安全与交易安全的平衡问题以及合同效力与善意取得问题,是因为这些规定都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基本前提之上:合同的生效与被处分财产权利的转移是不被分开的。而正是因为合同的效力与被处分财产的权利转移被纠缠在一起,正因为负担行为与处分行为未被区分,所以就有了这个问题难以说淸的感觉。
  第三,《合同法》第51条后半段规定实际上应是:“……该处分行为有效。”《合同法》之所以作出这样的规定,是因为无权处分的表现形式是多样的,而《合同法》关注的却是以合同的形式处分他人财产的行为。也就是说,《合同法》第51条所指称的“合同”实际上是上文所说的“法律t的处分”的-.种。鉴于我国立法没有采纳物权行为无因性理论,致使以合同方式所为的处分,既具有负担行为的特点,又有处分行为的特点,这从外部表征上看,就是无处分权人所缔结的合同效力未定因此,根据民法理论对负担行为和处分行为的区分意义,以及我国立法采纳的“区分物权变动的原闪与结果”的原则,我们应当将《合同法》第51条作如下限缩解释:《合同法》第51条规定中“处分”和“合同”,仅指处分行为即标的物之物权的转移变更,而不包括负担行为即处分合同在内。在出卖他人之物情形,处分合同的效力并非未定,而是确定有效的;真正效力未定的应^是处分人履行合同的行为以及履行合同的结果,即无权处分行为效力未定。如此解释,不仅能够使民法基本理论的演绎获得自足,而且能够妥当地平衡所有权安全与交易安全。
  第四,从比较法的解释观之,1994年国际私法统一协会(Unidr.it)制定的《国际商事合同通则》(P1CC)第33.2)规定:“合同订立时一方当事人无权处置与该合同相关联之财产的事实本身,不影响合同的效力。”其理由之一就是:签约人的确经常在合同订立后获得对财产的合法权利或处分权,如果签约人事后未获得这些权利,则可以适用有关不屜行的规定,使其承担违约责任。前述《欧洲合同法原则》(PECL)第4.102条的规定,与《国际商事合同通则》(PCC)的上述规定基本相同。在曰本民法,其并未采纳德国的无权行为无因性理论,出卖他人之物的买卖被作为出卖人承担瑕疵担保责任的典型情形,并未规定合同无效,而是明文规定出卖他人之物的买卖合同有效。即便是法国民法,除了认为出卖他人之物的合同无效外,对其他X权处分的情形,也是承认合同有效。在英美法系中,《英国货物买卖法》第12条规定,除第3款另有规定者外,在任何买卖合同中,出卖人均有一项默示的义务,即保证其有出俦该项货物的权利;而且明确规定出卖人对货物权利的默示担保义务属于合同的条件条款。这意味着出卖人在违反权利担保时,买受人有权解除合同。但英国法律规定,当事人可以在合同中将条件条款视为担保条款,在出卖人违反条件条款时,可以不解除合同,而是要求替代履行或主张出卖人承担违约责任。由此SI见,出卖人对合同的标的物无权处分,并不导致合同的当然无效,是否解除合同由当事人确定。《美国统一商法典》第2-32条第1款规定:“除本条第2款另有规定,买卖合同中包含出卖人的下列担保:a.所转让的所有权是完好的,并且转让的方式是适当的;并且b.所交付的货物上不存在任何买受人在订立合同时所不了解的担保权益或留置权。”由于美国法坚持合同的“完整屜行原则”,如果货物或交付有任何不符合同之处,在接收货物之前一般买受人享有拒收权。在特定情况下,买受人在接受货物以后,仍然可以撤回对货物的接受。买受人拒收或撤回接受以后,买受人有权解除合同,但应当注意的是,即使在买受人拒收或撤冋接受以后,合同并不自然解除,买受人仍然有权要求出卖人交付与合问相符的货物。由此可见,《美国统一商法典》对于出卖人无权处分标的物的行为,并不按无效合同来处理,而是由买受人根据A己的利益选择处理的方式。上述模范法的规定及其理由以及英芙法的相关规定,可谓出卖他人之物的合间有效论的又一力证。在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合同法均一致地认为出卖他人之物的合同有效的情况下,将我国《合同法》第51条解释为合同效力待定,则颇显另类。
  第五,从《合同法》的立法指导思想和第51条的立法目的看,亦可得出合同有效的结论。《合同法》立法指导思想第4项称:“本法在价值取向上应兼顾经济效率与社会公正、交易便捷与交易安全。”法律不允许出卖他人之物,是为了维护财产的静的安全。@就维护财产的諍的安全而言,基本上应依物权法规范。无处分权人将财产出卖给他人,所有权人可以依据《物权法》第106条第〗款关于“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固”之规定追回财产,该权利属于物权请求权,其效力强于普通债权。质言之,在出卖他人之物场合,真正的所有权人可以通过物权请求权保障N己财产的静态安全,根本无需过问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只是发生善意取得之场合,则另当别论。因此,无论《合同法》是否承认该买卖合同效力,均不会妨碍财产的静态安全之保障。就动态的交易安全而言,虽然《物权法106条已经确立善意取得制度,怛其仅解决买卖合同相对人取得所有权的问题,而没有解决相对人取得有效偾权问题。应当看到,交易安全不仅体现在使合同相对人有效取得物权,也可以体现在使相对人取得有效债权。
  第六,现行司法解释已经进一步明确了《合同法》第51条之规定。《合同法解释(二)》第15条规定:“出卖人就同一标的物订立多茧买卖合同,合同均不具有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情形,买受人因不能按照合同约定取得标的物所有权,请求追究出卖人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由于违约责仟是以存在有效合同为前提,该条规定实际上已经承认出卖他人之物的合同有效性,亦即承认了买卖等合同的效力不受处分权有无之影响在审判实务中,许多法院都依据《合同法解释(二)》第15条之规定裁判此类案件,使买受人可追究出卖人的违约责任,从而比较周到地保护了#意买受人的权益。
  基于以上考虑,本解释第3条第1款明确规定:“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3”据此,出卖他人之物的合同应当认定为有效;怛该出卖之标的物所冇权是否发生转移,则处于效力待定状态。
  (四)违约之救济
  由于缔约时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的买卖合同被认定为有效,因此,一旦违约则自然应当存在违约救济。本司法解释第3条第2款提供了两种救济方式:(1)承担违约责任。出卖人因未取得所有权或者处分权致使标的物所有权不能转移,买受人要求出卖人承担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2)解除合同并赔偿损失。出卖人因未取得所有权或者处分权致使标的物所备权不能转移,买受人要求解除合同并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应当注意的是,违约救济是-个比违约责任外延更大的概念,损害赔偿虽然可以纳人违约责任范畴,但解除合同则显难谓为违约责任,而属于违约救济之范畴。

注意:本笔记是摘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一书,内容并不齐全,原书还有大量案例供阅读,请大家购买正版阅读为佳。(点击上面链接回到本解释所有文章)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家庭自制葛根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