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司解11:标的物需要运输

条文内容:
  第十一条     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标的物需要运输的”,是指标的物由出卖人负责办理托运,承运人系独立于买卖合同当事人之外的运输业者的情形。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负担,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处理。
相关法条:
《合同法》
  第一百四十一条  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的地点交付标的物。
  当事人没有约定交付地点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
  (一)标的物需要运输的,出卖人应当将标的物交付给第一承运人以运交给买受人;
  (二)标的物不需要运输,出卖人和买受人订立合同时知道标的物在某一地点的,出卖人应当在该地点交付标的物;不知道标的物在某一地点的,应当在出卖人订立合同时的营业地交付标的物。
  第一百四十五条  当事人没有约定交付地点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一项的规定标的物需要运输的,出卖人将标的物交付给第一承运人后,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买受人承担。

  本条解释标的物需要运输的含义。《合同法》第141条第2款第(1)项并未明确何谓“需要运输的”。虽然大多数买卖合同均会涉及标的物运输问题,但并非所有标的物涉及运输的买卖合同均适用《合同法》第141条的规定,在解释适用时需加限制。买受人自行负责运输的和出卖人以自己的运输工具送货上门之情形应当排除在外。《合同法》第丨4丨条和145条规定的“需要运输的”仅指标的物由出卖人负责办理托运、承运人是独立的运输业者之情形。
  我们认为,由于买卖合同双方当事人的R的在于获得标的物或价金的所有权,合同的主要义务就是给付标的物或支付价金。因此,标的物和价金是合同的利益所在。当标的物因意外事故毁损、灭失后,双方的权利义务也就聚焦在价金的支付与否问题上。因此,风险负担的内涵仅限于价金风险,这也足适用风险负扪规则的意义所在。
  买卖合同风险负担规则的具体适用
  《合同法》在买卖合同一节以六个条文专门就标的物的风险负担做出了系统规定。山于标的物的风险既有4能在当亊人未违约时发生,也有可能在当事人已违约时发生,而风险发生的外部条件不同,风险负担的规则也相应的存在畚差异。从类型化的角度,我们可以从区分未违约与已违约两种不同的情形来把握买卖合同的风险负担规则。
  1.未违约时风险负担的立法规定
  (1)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在标的物交付之前由出卖人承担,交付之后由买受人承担。这是法律对转移风险的原则性规定。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爭人另冇约定的除外。
  (2)当車人没有约定交付地点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标的物需要运输的,出卖人将标的物交付给第一承运人后,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买受人承担。
  (3)出卖人出卖交由承运人运输的在途标的物,除当事人另有约定的以外,毁损、灭失的风险内合同成立时起由买受人承担。
  2.违约时风险负担的立法规定
  (1)因买受人的原因致使标的物不能按照约定的期限交付的,买受人应自违反约定之日起承担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
  (2)出卖人按照约定或有关法律规定将标的物置于交付地点,买受人违反约定没有收取的,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自违反约定之日起由买受人承担。
  (3)因标的物质质量不符合质量要求,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买受人可以拒绝接受标的物或者解除合同。买受人拒绝接受标的物或者解除合同的,标的物的毁损、灭失的风险由出卖人承担。
  (4)出卖人未按照约定交付有关标的物的单证和资料的,不影响标的物毁损、火失风险的转移。标的物的毁损、灭失的风险由买受人承担的,不影响因出卖人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买受人要求其承担相应违约责任的权利。此外,对于不动产买卖的风险负担,根据《商品房买卖合同解释》第11条第2款规定:在商品房买卖合同中,房屋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在交付使用前由出卖人承担,交付使用后由买受人承担;买受人接到出卖人的书面交房通知,无止当理由拒绝接收的,房屋毁损、灭失的风险自书面交房通知确定的交付使用之日起由买受人承担。
  3.当事人另有约定或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买卖货物的风险移转应由当事人根据货物状况、运输方式、当事人所处的位置等综合因素确定。任何国内法和国际公约都不可能制定出适用于所有情况的统一的关于风险移转的标准。这就要求在风险负担问题上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意思岛治,关于风险负担的法律规定只能起到弥补当事人意思表示不完备的作用。我国《合同法》第142条特别指明:“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可见,关于风险负担的规定当属任意法,是任意性规定。任意法是与强行法相对的、根据法律的效力的强弱不同对法律所作的分类。凡所规定的事项,因公益之故,须绝对遵守,不许当事人意思选择变更者,为强行法。私法之所以规定强制性规定,主要是对公共福扯、交易安全、家庭幸福、保障经济上弱者以及照顾无经验者的需要。而凡法律之适用,仅于个人间无特別约定始可选择适用之法律,为任意法。任意法依其性质,又可分为补充法与解释法。补充法是指补充个人意思表示欠缺之任意法。即法律预作弹性规定,于个人意思表示欠缺时,其规定始被适用,以完成其所发生法律关系之效力。解释法则是指解释个人真意之任意法。即法律预先规定,凡个人之意思内容不明确或不完全,其规定即被适用,籍以确定或释明其真意所在,使完成其所发生法律关系之效力。因此,合同法关于风险负担的规定不仅是任意法,而且也是补充法。如果当事人在合同中对风险负担的移转有特别约定,即做出与交付主义的风险负担规则相悖的约定,如动产的出卖人与买受人约定,“在买受人支付完价款前,一直由出卖人承担风险”,或者约定,“买卖合同一订立,买受人就承担风险”等与法律规定的风险转移时点不符的约定,也应当根据《合同法》第142条关于风险负担的规则属于任意性规定解释,认定当事人在买卖合同中关于风险负担的特別约定有效。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此处所言“另有约定”专指买卖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就“风险负担的移转”另有约定,而不是指就“标的物所有权的移转”另有约定。如果尚事人仅就买卖标的物所有权的移转做出特别约定的,并不影响标的物的风险依据该条所定的“交付”标准而言移转,如动产的出卖人与买受人在合同中仅约定,“自买卖合同订立时起,买受人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则该标的物的风险仍然在出卖人交付时移转。
  此外,如果法律对买卖合同中标的物的风险负担有特别规定的,则从典规定,兹不赘述。


  声明:本笔记是摘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一书,内容并不齐全,原书还有大量案例供阅读,请大家购买正版阅读为佳。(点击上面链接回到本解释所有文章)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转载北大学生岳昕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