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委托合同约定代理费以胜诉为支付条件的理解

北京市翰盛律师事务所诉北京新华环球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讼代理合同纠纷案


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10809号。
  二审判决书: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一中民终字第9281号。
  案由:诉讼代理合同纠纷。

  原告诉称:
  翰盛律所与新华公司签订《委托代理协议》,新华公司委托翰盛律所代理其与山东电视台《淞沪风云》播出合同纠纷一案。双方约定: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三日内,新华公司向翰盛律所支付律师费人民币5万元,本案胜诉后再向翰盛律所支付律师代理费10万元。2010年5月5日,翰盛律所的刘宇律师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历下区法院)递交起诉状及相关证据,该院于同日正式受理此案。2010年6月9日,刘宇律师参加了历下区法院对此案的开庭审理。历下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后,翰盛律所代新华公司提起上诉。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历下区法院一审判决,将此案移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在律师大量工作努力之下,新华公司与山东电视台达成和解协议,新华公司收到了和解协议中的款项,并提出撤诉申请。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同日裁定准许新华公司撤诉。新华公司收到和解协议中约定的款项后,虽经翰盛律所多次催付,新华公司仍一直拒绝支付剩余代理费。因此翰盛律所起诉到法院。
  诉讼请求:(1)新华公司给付翰盛律所律师代理费10万元;(2)由新华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
  新华公司不同意翰盛律所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第一,翰盛律所履行代理义务时存在过错;第二,支付剩余代理费的条件是“胜诉”,而实际新华公司是庭外和解后向二审法院申请撤诉的。

  反诉(略)。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事实和证据认为争议焦点在于:
  第一,对于上述协议中约定的支付剩余代理费的条件即“胜诉”一词应如何理解;
  第二,新华公司是否收到山东电视台支付的赔偿款及款项数额问题。(略)

  对于“胜诉”的理解问题,翰盛律所认为合同约定不明的,应当按照合同目的来理解。新华公司则认为应当严格按照合同字面含义理解,即“胜诉”并不包括调解与庭外达成和解而撤诉的情形。本院认为,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本案系合同双方对合同中约定的支付剩余价款的条件理解不一致,应按照上述法律规定,从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有关条款、合同目的、交易习惯及诚实信用原则等角度对争议内容作出理解。
  从争议内容的用词本身来看,“胜诉”一词应当解释为在诉讼中取得胜利,当事人诉讼意见被法院采纳,诉讼目的获得法院支持。从合同有关条款来看,对翰盛律所的委托代理权限约定为:代为起诉,提出、变更或增加诉讼请求,代为申请调查取证,进行和解、调解等,翰盛律所在该协议中的代理权限包括和解、调解,并不仅限于取得判决。从合同目的来看,委托代理协议系一方委托另一方代为处理自己的某种业务或提供某种服务的协议,具体到本案,则系新华公司委托翰盛律所代为处理与山东电视台的诉讼有关的事务,新华公司的合同目的在于获得专业律师的代理服务,并能够使自己的诉讼目的得到法院支持,无论获得判决、达成调解或庭外和解,均为能够实现新华公司合同目的的方式之一;翰盛律所的合同目的则在于获得合同所约定的律师代理费。从交易习J度来看,律师在诉讼中的代理工作并不仅限于出庭应诉并得到判决支持,调解、庭外和解而撤诉都是律师能够提供代理服务进而实现委托人诉讼目的的事项,并能够因此获得律师代理费。从诚实信用角度而言,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合同中约定翰盛律所具有调解、和解的权限,在代理人做了前期代理工作的情况下,和解或调解的结果亦与律师代理工作有关,代理人理应能够为此获得代理费。综上所述,对“胜诉”一词不能作孤立理解,合同约定翰盛律所在调解、和解中亦提供代理服务,在合同未明文约定排除调解、和解为支付剩余代理费条件的情况下,达成调解或庭外和解而撤诉亦应成为翰盛律所能够获得剩余相应律师代理费的条件。
  根据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济民三初字第311号民事裁定书,新华公司因与山东电视台达成庭外和解而撤诉,可以推定新华公司实现了诉讼目的,翰盛律所也履行了相应部分的合同义务,新华公司应根据合同约定以及合同实际履行情况支付相应代理费用。但因双方在合同中并未明确约定此种情形下的付款数额,本院依据翰盛律所实际履行合同义务情况以及代理案件结果,对新华公司应付翰盛律所的代理费进行酌定,数额确定为7万元,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此外,新华公司主张翰盛律所作为该公司的法律顾问已收取顾问费,和解系非诉原因形成而非通过诉讼形成,不应再重复收取代理费的说法,并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判决如下:
  被告北京新华环球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北京市翰盛律师事务所代理费7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驳回原告北京市翰盛律师事务所的其他诉讼请求;
  驳回反诉原告北京新华环球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反诉诉讼请求。

  二审事实和证据,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

  二审判案理由
  新华公司与翰盛律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第一,新华公司上诉称一审不应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新华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第二,新华公司上诉称翰盛律所的刘宇律师作为本案翰盛律所一审及二审的委托代理人,违反了《律师法》的相关规定,就此本院认为,刘宇律师代理翰盛律所参与本案的审理,并未违反《律师法》中关于律师代理的禁止性规定,新华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采信。第三,新华公司上诉称对《委托代理协议》中“胜诉”的条件应严格掌握,本院认为,无论是文义解释还是合同目的解释,都无法得出“胜诉”仅指获得胜诉的民事判决书的结论,一审判决对“胜诉”的解释并无不当。第四,新华公司上诉称翰盛律所参与调解工作属于履行法律顾问合同中的非诉业务,与《委托代理协议》无关,就此本院认为,因新华公司与翰盛律所就新华公司与山东电视台案件专门签订了《委托代理协议》,故翰盛律所进行与该案件有关的工作均应视为翰盛律所履行《委托代理协议》的工作。第五,新华公司上诉认为一审认定其收到调解款项无证据支持,就此本院认为,根据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济民三初字第311号民事裁定书记载,新华公司系达成和解协议后申请撤诉,现新华公司不认可翰盛律所所述的调解结果,但又拒绝向法庭陈述案件的实际调解方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应由新华公司就此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可以认定,新华公司在其与山东电视台的案件中的诉讼目的基本实现,一审据此酌定新华公司支付翰盛律所7万元代理费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第六,新华公司主张翰盛律所在履行《委托代理协议》中存在过错,要求翰盛律所退还5万元已支付的代理费,本院认为,翰盛律所在起诉时的案由拟定存在偏差并非认定翰盛律所工作存在过失的理由,且新华公司并未提供案由拟定偏差给其造成实际损失的证据,新华公司的该项主张亦无合同依据。综上,新华公司的上诉理由,均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定案结论: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转载北大学生岳昕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