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司解33:物的瑕疵担保违约责任

法条内容:
  第三十三条  买受人在缔约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标的物质量存在瑕疵,主张出卖人承担瑕疵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买受人在缔约时不知道该瑕疵会导致标的物的基本效用显著降低的除外。
本司法解释之立场:从体系化解释到实用主义之综合考量对于物的瑕疵担保责任如何定位,在司法解释起草的过程中曾经有过激烈的争论,以上几种学说观点各有拥趸。在综合考量权衡后,司法解释起草小组最终选择违约责任说,将物的瑕疵担保责任置于违约责任制度中进行阐释:^选
  择这一立场,主要是基于以下两方面的考虑:
  1.与《合同法》的立法体系和理念相一致
  本司法解释主要是针对《合同法》分则买卖合同章所作之解释,从体系上应当尽萤与《合同法》的规定保持一致。《合同法》制定过程屮对于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立法技术和理念均有所借鉴和吸收,尤其是《联合国国际货物销笛合同公约》对《合同法》影响很大,因此难以单一的法律传统来界定这部法律。对于合同履行存在障码的悄形,《合同法》主要使用的是“违约”概念,淡化了“债务不履行”概念的适用,并且在总则中专章规定了违约责任,体现了以救济制度为核心的立法理念,这种立法技术更多地体现了《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潜在影响。对于标的物质景存在瑕疵之情形,《合同法》第m条、第155条均使用了“违约责任”这一表述,虽然没有相关条文将出卖人的标的物质量瑕疵担保义务直接认定为合同义务,但基于违约救济制度在合同法体系中的里要地位,司法解释将标的物质童瑕疵拘保责任统合在违约责任中,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体系上的不和谐,更便于体系化解释目的之实现。
  2.物的瑕疵担保责任与违约责任在我国合同法上存在和谐统一之基础在司法解释起草过程中,有观点认为,物的瑕疵担保责任具有自身的特殊内涵,并且这一制度无法完整融人违约责任制度之中,强求统合会导致制度内部的矛盾冲突?。我们认为,这种冲突是可以弥合或忽略的,在现行的合同法体系下,合力要大于斥力。具体而言:
  第一,司法实践中,我们习惯以是否存在违约作为判断合同履行情况的标准以及当事人承担责仟的依据。如果将出卖人标的物质最瑕疵担保义务视为法定义务而非合同义务,建立独立的义务及责任体系,不仅与现行合同法的体系不相吻合,也不具有现实的可行性。如果站在相对独立说的立场上,认为物的瑕疵担保责任是一种特殊违约责任,就意味着在救济方式上与一般的违约责任存在不同。根据《合同法》第107条和第111条的规定,一般的违约责任包括继续瓶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三种方式;而标的物质量瑕疵时的责任方式则包括修理、更换、重作、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后者罗列的责任方式虽然与一般违约责任的方式有所不同,但其实质差别并不大。例如,修理、更换、重作、退货都是采取补救措施的具体形式,减少价款或者报酬既可以视为采取补救措施,也可以认为是对损失的赔偿或弥补。着眼丁违约救济,则物的瑕疵担保责任与违约责任并无本质区别。
  第二,《合同法》第丨48条对于买卖合同项下的质童瑕疵作出特别规定,即因标的物质虽不符合质量要求,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买受人可以拒绝接受标的物或者解除合同。依据通说,在我国合同法上,解除合同不属于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即使不因标的物质量瑕疵,一方严重违约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也可以解除合同。对于合同的法定解除,“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即履行不能是根本性的判断标准,而标的物存在质最瑕疵只是“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情形之一。因此,在解除合同时,标的物质量存在瑕疵与其他违约情形具有同样的法律效果。
  第三,以是否存在过错来划分不同制度不再必要。现行《合同法》对于违约责任采取的是无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即仅以客观上是否构成违约作为判断标准,并不考虑行为人的主观意图或过错。物的瑕疵担保责任从K产生时起就作为无过错责任存在,与我国现行法的违约责任并无冲突。进而言之,按照法定责任说或相对独立说的观点,虽然出卖人承担标的物质量瑕疵担保义务无须考虑过错,但在出卖人存在过错的前提下承担贵任的方式是有所不同的。我国《合同法》并未针对过错情形对于出卖人承担质音:瑕疵担保责任的方式作出不同划分,可以根据具体情形作出灵活判断。
  第四,质量异议期间存在特殊性。在买卖合同标的物存在质量瑕疵的情况下,物的瑕疵担保责任需要与质埴检验及异议制度相结合适用。《合同法》第157条和第158条规定了买卖合同项下买受人的检验和通知义务,即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在约定或合理的检验期间内对标的物进行检验,并将标的物数最或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出卖人;买受人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质蛰符合约定。标的物质萤在特定期间内进行检验并对异议进行通知是成立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前提,也是物的瑕疵担保责任相对独立说的蜇要论据。对此,我们认为,买卖合同标的物的检验和通知义务是从现实的交易行为模式中提炼出来的合理划分买卖双方权利义务关系的一项重要制度,这一制度与标的物质量密切关联,但并不能对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性质起到决定作用。明显例证为:标的物检验包括数量和质量两方面,通说认为,数最瑕疵构成愤的部分不屜行,当属一般意义的违约行为,适用违约责任的规则;而质量瑕疵是否适用违约贵任规则恰是存在争议的地方。如果将标的物检验和通知义务作为物的瑕疵担保责任独立性的体现,数量瑕疵的情况显然无法解释。
  第五,是否适用特殊时效。按照《合同法》对于违约责任的制度设计,无论是质量瑕疵还是一般的违约行为导致的违约责任,权利人主张权利均应适用两年的普通诉讼时效。质量异议期间的性质应属除斥期间,不影响质量瑕疵情形的诉讼时效。而按照法定责任说或相对独立说的立场,物的瑕疵担保责任具有其特殊性,其责任承担方式中不仅包括请求权,还包括形成权(例如减少价款),对于不同的权利类型可以规定不同的诉讼时效或除斥期间。
  我们认为,物的瑕疵问题在整个违约责任体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并且物的瑕疵担保责任相较其他违约形态产生的责任更具有复杂性,在相当程度上体现出物的瑕疵担保责任具有其独特的制度价值。虽然我国的合同立法将物的瑕疵担保责任统合进了一般违约救济体系,但学说上关于物的瑕疵担保责任能否成为一个单独制度的争议可能仍将继续。这不妨碍我们在统一的违约责任体系下,将物的瑕疵担保责任作为一项相对独立的子制度看待,研究和完善瑕疵担保责任这一具体制度的法律构成,在司法实践中正确适用物的瑕疵担保责任规则,以满足司法实践的需求为权利人提供救济保障。


  声明:本笔记是摘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一书,内容并不齐全,原书还有大量案例供阅读,请大家购买正版阅读为佳。(点击上面链接回到本解释所有文章)

评论

热门博文

重磅:人民警察不再纳入公务员编制序列!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