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官司在綦江

秋老虎遭雷劈,我心里很爽。窗子外面排满了浓密的小叶榕,雨点啪啪打着叶子,它们也很爽。

在网上看了一些律师写的日志,心中感慨,手指发痒。今天这些文字算是一个开始吧,估计都是些个人行动轨迹的记录。自己的烂扫帚自己觉得还是宝贝,也顾不了许多了。

同时我一心要把它放在QQ空间里,虽然自己也有一个独立博客。曾经因为失去自己孕育生产的东西,是我不能承受之痛,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在个人博客里发布之后,同时就在空间里更新。

最近和H律师合作一个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的案子,三个原告同时从脚手架上掉下来,一个脚后跟粉碎性骨折、另外两个脊椎骨折。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农村危旧房的改造翻修,直接由当地一个包工头招募做工。受伤的医疗费用由包工头支付了30来万,基本医疗终结后续还有一个取内固定的费用。

伤残等级是免不了了,虽然之前做了一个工伤鉴定的结论意见,但是我诧异的是,为何要去做工伤伤残鉴定,他们受伤的责任方能够扯上关系的就是包工头与镇政府,况且根据重庆市关于危房改造文件及区政府相关文件,镇政府是不可能作为发包单位的。既然没有用人单位如何做了一个工伤伤残的鉴定结论?据说之前镇政府组织过三方调解,也许是为了当时计算一个大概的赔偿数额,所以在区司法鉴定所做了一个鉴定。

我跟H律师分析了整个案情后确定,这个事情如果走工伤是搞不成,走一般人身损害可以有把握。跟当事人充分沟通,讲解相关法律依据,打消他们的顾虑:在此之前,他们就已经准备放弃,毕竟担心政府这个柿子不好捏,法律需要信仰,我们律师首当其冲,我与H律师多次给他们打气,反复简单的给它们讲解相关依据,包括后续可能产生的费用,大概的时间长度等,让他们心里做好一个充分准备,大家一起努力走到最后。

立案那天,鸡刚叫我就从主城区出发,先到镇派出法庭去拿之前我邮寄过去的立案材料,因为涉及镇政府,所以镇上的派出法庭考虑种种因素,已经申请由区基层法院直接审理,这当然对我们是一个利好形势。到了镇法庭,幸好庭长刚从区法院开会回来,我说明来由,他大概说明了一下案子移交区法院直接审理的理由,我就说,想麻烦他再给区法院去一个电话,说我们马上到区法院来交材料立案,没想到这庭长待人蛮好的,马上就给区法院立案庭的庭长打了电话。

取好材料,还有四十来分钟就是中午12点法院下班的时间,我跟三个原告说我们现在不多说什么,先到区法院交材料立案,为了不把时间拖到下午14:30以后我和其中一个原告马上上车,到了区法院尚有几分钟下班。

负责立案审查的工作人员,将我的起诉书盯着看了看,转头问了我一个问题:“这个案子的案由你定的是什么?”

我说:“一般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他不屑的笑说道:“那你起诉书里面事实部分写的是劳务关系还是雇佣关系?”

我说:“劳务关系。也可以说是雇佣关系,这有什么不对头?”

他说:“既然是劳务雇佣关系,那你还说案由是一般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我当时不解其是何意思,心想我起诉书里面并没有写明案由为何,但是所依之法律我还是翻得熟透的。便说:“我的基本案由是一般人身损害赔偿,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他见我不死心,便起身从旁边掏出一本书来,要翻给我看,指着最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由的规定说道:“你看,劳务雇佣纠纷是单独的案由规定,你既然事实部分表述的是劳务关系,就应该是劳务雇佣纠纷嘛。”

我一看,原来在一般人身损害赔偿案由的细分类里面有一个劳务雇佣纠纷的小分类,他们立案庭的人应该对这个规定翻得很熟,但是,吹毛求疵的找一些问题出来指教人,我却不想跟他过多的争辩,就对他说:“我说的案由是一般人身损害纠纷,里面当然包括了雇佣关系赔偿纠纷,这有什么问题,至于你们要定什么案由,按照相关规定定就是了。”

后来,就是立案正常程序。

过了大概两个星期,承办法官来电说,先写一个重新委托司法鉴定的申请书,尽早把伤残定下来,好缩短处理时间。对于法官这一提议我是给予十分肯定评价的,旋即拟好申请书,邮寄至法院。

又过一个多星期,承办法官即通知各方到法院摇号选择鉴定机构,质证鉴定材料,也顺利完成。

这个星期,三原告到重庆附二院旁边的重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我陪同作了鉴定,结果其中一个原告只带了一张X光片,而在之前,我就反复强调说必须把所有的医疗治疗的相关材料全部带上,不管有用没用,结果还是不听我的。没办法,只有叫他回去把材料给邮寄过来,由我再送到鉴定处去。

今天就记录这些。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用stackedit发布blogger博文,文章排版简洁漂亮

举报贪腐,最高可拿50万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