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精选

evernote作笔记onedrive放书籍

图片
法律书籍卖得非常贵,动不动就一两百。前天去法律书店看了一套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全集(最新版本)系列书籍,四大箱,耗壹万多人民币。

购买这些书籍的,大多是法律工作者,比如大型企业的法务部门、司法机关、个别律师事务所或律师。内容方面,很多在已出的单本中就有。把它们拼凑起来,搞一个漂亮的装潢,重新排排版,增删点内容,又作为新书来卖。

所以,电子书(PDF)是一个省钱的好东西,唯一不足者是时间比较滞后,一般新近出版的没有货。不过也不妨碍对信息的获取。比如上面那一大部头的内容,实际上在前几年出的单本中,相关知识点肯定已经涉及到的。

纸质出版后制作的电子书都是图片格式,所以无法搜索,而且体积很大,耗空间。幸好我找到一个工具,可以转换图片pdf为可搜索pdf,同时大大降低了文件体积。这个软件正版是收费的:ABBYY FineReader 12。

转换好了书籍,这些书都是上几百页的,往往遇到一个问题,快速查询相关理论或实务成果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快速方便的检索就成了问题。好在我发现evernote中可以直接搜索内容,于是我便将500多本法律书籍全部导入evernote,检索起来方便,同时可以在印象中做笔记。使用到后来,毕竟从纸质转换过来的pdf电子书量大了后,也很占空间,对evernote的流畅度有影响。


现我测试到在网页版onedrive中可以直接搜索pdf内容,况且教育版本比个人版本的onedrive速度方面是很快的。于是将印象中的pdf法律书全部移除,在onedrive中分门别类,这样不用担心pdf书籍大多拖慢速度,又可以快速以关键词检索内容。


土地补偿款的分配涉及到对村民资格的认定

本村土地被征用,修建通用飞机场。土地被征收后,土地补偿款的分配如何处理。村委会组织的意见是凡是没有本村村民资格的均不能进行土地补偿款的分配。

但是村子上许多年青人还有农村的土地,但是户口已经迁入城镇,有些许多年前自己花钱买入城镇户口,有些是上大学时被学校忽悠,把户口迁入大学,现在的大学也不包分配工作,国家没有给你解决工作单位问题,你的户口如果不迁走,则放在学校也是临时挂户,如果迁回来呢,又不能落回原籍所在村落,只能落在城镇随便给你填写一个城镇地址,这个地址你也不可能作为居住地址,也没有实用有效的利用空间。

在大学扩招后,且毕业后解决工作问题,抛给了年青人自行解决,一方面使农村出来的年青人丧失了其根基所在的村民资格,一方面国家在没有创造一个优良的就业环境下,将年青人的户籍忽悠到城市,而又不允许他们迁回原籍的作法,用意深层,城市化的推进要“侵占”稀有的土地资源,村民立足的根本在土地之上,没有了土地,又没有宽松有就业环境,想要追求一个优裕的生活水平,对于从农村出来的年青人来说就非常困难,如果土地还在,到了最困难的时候,至少还可以归田务农,保证基本的生存人权。而现在的窘境是,国家在政策层面极力将农民的村民资格予以剥夺,在整个社会的福利就业环境恶劣的情形下,并不充分考虑丧失村民资格的农民的生活保障,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在政府搞城镇化过程中,减少巨额的合理支出成本,能减少支出的就给你减少支出,不应该减少支出的政府制定政策来减少支出。

现今法律法规对村民资格的认定非常不合理,以是否具有农村户籍作为衡量的主要标准,即使你祖辈生活在这片土地,或者你仍然拥有土地使用权,在你丧失了村民资格的情形下,你也无法享有村民的全部保障。

作为还有土地的成员之一,尽量多的争取利益是理所应当,不过查法律相关规定,却不乐观,相关法律法规政策体现的对村民资料的认定如下: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定,是解决土地补偿费分配纠纷的基本前提。如果不能确定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则无法分配土地补偿款。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确定标准是一个老大难问题,目前在立法或法律解释还没有结论。从实践情况看,大量涉农纠纷之所以难于处理,其根源就在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定没有一个统一和可操作的标准。
  我国实践当中,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丧失的确认,结合你们的情况,你们可以自己思考先(如果属于以下情况的,就不具有…

陈有西:李庄案第一审庭审实录

李庄案第一审庭审实录
时间:2009年12月30日9时-31日凌晨1时30分 本文转载自:陈有西学术网原文地址:http://www.glawyer.net/article/2133.html声明:因本文的原始链接有时点击进去无内容,因此粘贴在此,以方便学习交流,若对陈有西学术网有碍之处,经通知即行删除。
由于《中青报奇文批判》,重庆当局当时想找叉子扼住我。第一个风波是开庭宣布辩护人时,审判长受指使停下开庭,叫法警极不礼貌地羞辱我,几百人的法庭上鸦雀无声搜查我的电脑上有无录音录像设备。庭审笔录里记录下了这一幕。第二次风波,是一群法警当庭带走我在旁听的助手李道演搜查,我当庭抗议,审判长宣布休庭。我直奔搜查室找回助手。我信任我的助手绝对不会违规。因为事先我明确告诫过并周密研究了风险。结果是录音的是千里赶来声援的一位律师。李道演是清白的。我狠狠地批评了那位律师,带着他们回到法庭,继续开庭。法官和法庭完全是被幕后的权力人指挥的。重庆方面这么做,目的是给我下马威,想吓住我,至少是打乱我的辩护思路。殊不知我越被激怒思路越清晰,越凌厉无所畏
李道演:我旁边的一位同行在起身时把一样东西放进了我包里,我当时没在意。等我去厕所回来时,被几名法警拦在了走道,还有举着摄像头的法院工作人员,对着我全方位无死角地拍摄。他们以为找到了可以扼制陈有西律师的把柄,并为此兴奋不已。他们把我带到了一办公室,还把正在旁听的我同事也一起拉进来,一名法警粗暴地搜着我的包,翻看我的相机,最后找到了那位同行塞进的录音笔。
正在发言的陈有西主任,看到了法警带走我同事的一幕,立刻质问审判长。审判长宣布休庭。陈主任气冲冲地走进办公室,责问我做了什么,质问法警凭什么翻包。我解释录音笔不是我的。庆幸,那位同行主动献身,法庭恢复了正常。事后,同事告诉我,同行的旁边坐着都是检察院的人,我去厕所,那人就到法官那告密了。
这篇实录,出处不明。李庄自己的整理校对过了。我的要根据我的当庭记录,和法庭的笔录、录音录像,全面校对还原。

易延友在周文斌案中交叉询问庭审实录

易延友在周文斌案中交叉询问庭审实录
  易延友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法学硕士、法学博士,英国华威大学法学硕士,现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周文斌案第二季辩护人之一。   ▍文Mindy
  ▍来源公众号辩护人   2015年11月11日,周文斌案"第二季"审理进入第三日。证人胡彪斌再次出庭作证。作为周文斌案第一季和第二季唯一一位出庭作证的证人,这是他第二次来到法庭上。早在2015年2月12日,胡出庭作证,证明其并未向周文斌行贿。而在当天的法庭上,他的证言却发生了大逆转。周文斌的辩护人易延友当庭向证人发问。这是一场专业的法庭交叉询问。

李庄:辩护人质问警察庭审实录(质证经典,刑案必看)

广东惠州胡伟星所谓“涉黑案”(34名被告),经指定管辖,惠州市中院移送广州中院审理,2014年2月10日开庭,历时月余,进行了我国司法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排非”,在“排非”程序中,大多被告人控诉警方在审讯时对他们“吊飞机”(反铐悬空吊起)、电击生殖器、铁锤击后背……等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有的昏厥后用冷水泼醒、有的生命危在旦夕急送医院抢救、有的痛不欲生撞墙寻死……历数这些梦魇的时候,有的泣不成声、有的嚎啕大哭,旁听席上的亲属们悲怆无比,公诉人、法官、辩护人听了这些令人发指的刑讯不寒而栗,众被告指向明确,警方之所以如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迫他们在事先编造的指控胡伟星的笔录上签字。根据刑诉法等相关“排非”规定,警方出庭接受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