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2日星期五

缅怀X大哥

离开上一个律师事务所已经3年了,昨天接到一个电话,问我在之前律师事务所承办的一个案子的情况,我已经离开了好几年了,当时也作了工作交接。于是我把之前律所主任的电话发给她。我知道她是当时这个顾问单位老板的配偶,我离开后,她跟我打了两三次电话,我就纳闷,怎么每次都是她跟我联系,按道理说这个公司的老板X也就是她老公应该给我打电话才对,一直有什么事都是他给我来电的。

十来分钟后,原所主任给我来电,我估计是向我了解当时案子的情况,没想到。
主任第一句话问我:“你晓不晓得,X##已经死了?他老婆刚才没有给你讲吗?”
我一陈惊讶的回说:“啥子?他死了啊!这怎么可能?”
主任:“刚才他老婆给我打电话,才提到,说X##去年就死了,得的肺癌。”
我:“......”
主任:“没想到啊,这么个人,你看开这么大个公司,说走就走了,人生有什么意义...”
我:“就是啊,我是说这几年,怎么一直没有他任何消息,都是他老婆偶尔打个电话,问之前那个案子的事。”
接下来,我们聊了一下当时案子的情况。

挂了电话后,我又翻出微信联系人,打开他的朋友圈,最后一条朋友圈是2017年3月发的介绍公司产品的推荐会,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

8年前我开始从事律师行业,X的公司是我第一个谈成的法律顾问单位。那时没有经验,没有气魄,嘴上无毛,乳臭未干。X当然看得出来,最后他还是和律所签了顾问合同,当然他也知道并不是我一个人在负责处理事务。平时有什么事一般是他给我打电话,呼我为小F,虽然我才出道,但是说话这些他并不存在颐指气使,却是很礼貌很客气,处事待人豪放,颇有江湖气,一如他自己公司的名称。

虽然我和他交往不是很密,但他似乎比较信任我,也许是他个性使然。

有一次他手机没有话费了,就叫我去给他充费,结果他直接给我一张银行卡,密码也告诉我,喊我充两千,当时就把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我给惊到了。其实遇到这种情况蛮尴尬的,不过,想想,反正我规规矩矩的办事,就不会有什么事发生,我是这么想的。

后来又有一次,他叫我帮他去找一个地方,因为离我上班的地方近,说这个诊所口碑在外,有老中医在里面,他要去开个方子,其实这个事情也算是他个人比较私密的事,我打听过后,我就陪他一个人去诊所开药。

每次过年,他们公司都要聚餐搞团拜会,他每次都会叫上我,在我合作的顾问单位中,有些过年聚餐就不会叫我去。

在他公司和律所合作过程中,我们协助他在一个工业区拿到了一块地建厂,他在他的圈子中也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大业务。有时我去他公司,就发现他咳嗽有点严重,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大碍,恐怕是烟抽多了的缘故,我烟瘾也大,知道抽烟的人经常咳嗽。

2016年下半年我离开这个律师事务所后,这个顾问单位我也没有管了,越到后来,就越没有他消息,我离开了那个所也不好主动去联系他,但是作为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忘年朋友,他有什么私下的法律上的问题,应该会跟我联系,但他一直没有联系过我。加上后来有几次是他老婆给我来电,态度很生硬,我就再也没有心情主动联系了。

结果,昨天那个消息,才揭开了谜团。我一查他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17年底,他的名字在工商记录中被划掉,他将产业留给了老婆和未成年子女,应该在没过几个月后的2018年的某一天,X大哥与世长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