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伏夏游京沪

前言


南京


从溽热渝到南京,未现火炉样,清凉。翌日晨仍凉,午餐前稍逛,小巷内杂铺排列,早餐点一碗大肉面,所谓重庆喜好流露他乡,肉厚,淡出个鸟。

中午同窗聚,欢快。下午驱车往中山陵,人潮涌动,步三百级梯,汗出,瞻孙先生陵,背倚横山,面临平原,登高有大气象。

晚餐缴室友,于新街排档餐,颇欢。晚观夫子庙,览秦淮河,未见六朝胭脂荡漾,悉被重新改造,灯火红亮,摩肩接踵,偶有小船划过秦淮河,匆匆,无闲暇观摩。

晚凌晨2时许,往上海。

上海


白日已热透,晚车上冷风。

到沪,时晨6时许,放晴,行在街道,困意浓,徘徊至7时半,勉强订到一房。汤包在此地著称,饱食一顿后困觉,吸一碗八宝稀饭,味佳。肚泻,未敢食包子。

眠至下午2时许,稍康复,整装进外滩。先晃至上海公园,歇脚几刻,各肤色人种,来往不息,消遣亦多去处,呆坐椅上,昏沉,旁有画师临摹。临行去时,穿至一场地,众妈妈为女招婿,将条件要求帖于伞,置于道旁,逡巡详读,忽一中年妇笑脸来询:“你是否是本人?”我答:“是的。”妇:“我就是女儿的妈妈。”我说:“你好,我随便看看。”妇:“你在上海?”我:“我不是上海的,我旅游至此。”妇:“哦,不好意思。”礼貌周道,甚为所动。

后至步行街,健忘名称,为最繁华处。脚沉沉,需填腹,味孬。至一书店,各色,均论斤两售卖。最后至外滩,雄伟万国建筑,壮丽横亘黄浦,璀璨东方明珠,从黄昏到夜晚,总算饱看一回上海滩。

总之,匆匆地我去来,尚不虚此行。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留言板

用Open live writer写Blogger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