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精选

调高违约金,实际损失明显高于约定违约金,科固公司与欣华欣公司买卖合同案

科固公司与欣华欣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案号: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甬商外初字第22号(一审)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浙商外终字第64号(二审,维持原判)案例来自:北大法定(重庆),内容进行了简化。 科固公司起诉称:2014年11月14日,科固公司和欣华欣公司签订《销售合同》一份,约定:欣华欣公司向科固公司购买甲苯产品2000公吨,价格为880美元/公吨,合同总金额为1760000美元,欣华欣公司应于2014年12月10日以前开立90天远期信用证,如一方违约,应向对方支付合同总金额的15%作为违约损害赔偿。合同签订后,欣华欣公司未按照约定时间开立信用证,构成违约,科固公司因此蒙受经济损失。科固公司基于其实际损失明显高于约定违约金,要求将违约金调高至实际损失
  故诉请法院判令:欣华欣公司向科固公司支付违约金897000美元。

  欣华欣公司答辩称:
  一、《销售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已经协商一致解除,不存在需要赔偿损失的问题。
  二、即便欣华欣公司存在违约,合同中关于“总金额的15%作为违约金”的约定也明显高于科固公司的损失,按照法律应予调整。
  三、在买卖合同中逾期付款造成的损失相当于法定孳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应按央行逾期罚息,即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30%-50%。据此计算,本案中的罚息利率应为7.8%。
  四、损失计算错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1.科固公司损失计算方式按货物总价款减去货物转售总价款,再加上销售成本。正确的实际损失计算方式应为科固公司买入货物的总价款减去合理价格下的货物转售总价款,再加上合理合法的销售成本。2.科固公司作为一个长期从事甲苯等期货贸易的公司,对甲苯之类的大宗商品采取长期的建仓销售模式,涉案货物的买卖不一定会构成损失。
  五、科固公司自身存在过错,因其过错导致损失扩大的部分不应主张。欣华欣公司未按约开具信用证,此时正与科固公司协商解除合同,而科固公司仍坚持将涉案货物起运,存在过错,因此导致的损失不应转嫁给欣华欣公司。

  本院认为:
  本案双方争议焦点为:一、涉案合同是否经双方协商一致解除而无须违约方赔偿损失;二、科固公司的实际损失如何确定;三、科固公司是否因其自身过错导致了损失的扩大。
  关于争议焦点一,(略,双方未协商解除合同)。
  关于争…

委托合同约定调解结案可以收取风险代理的律师费,但是庭外和解不是诉讼调解

山东国盾律师事务所与王学平诉讼代理合同纠纷案   民事判决书(2016)鲁01民终5138号
来源:北大法定
摘要:因委托合同中没有考虑到案件庭外和解的情形,因此在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出现这种情况后,律师费的处理,最后法院并不支持庭外和解可以按诉讼调解结案来认定律师完成委托的事项,那么几十万的律师费就付之东流。 拓展:律师委托合同约定代理费以胜诉为支付条件的理解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国盾所、王学平于2013年1月11日签订山律(2013)民代字第05号委托代理合同,主要约定:王学平(甲方)因企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委托国盾所(乙方)的律师办理。乙方接受甲方委托,指派于升龙律师为甲方与济南市天桥区金家园食品厂企业租赁合同纠纷案件的一审诉讼代理人。

  代理费的支付方式为:风险代理,按胜诉后判决书确定额的5%收取律师代理费,如调解结案,按诉讼标的5%结算收取。该合同所涉案件主要案情为,王学平于2013年6月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济南市天桥金家园食品厂、李家鼎,案号(2013)济商初字第124号,王学平诉请解除租赁经营关系,济南市天桥金家园食品厂退还租金70万元并返还设备,李家鼎赔偿经济损失4491559元及维权损失24万元。2014年3月28日,王学平以双方达成庭外和解为由申请撤回对李家鼎的起诉,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28日作出(2012)天民一初字第880号民事裁定书,准予王学平撤回起诉。

  国盾所、王学平签订山律(2013)民代字第301号委托代理合同,甲方(王学平)向乙方(国盾所)支付代理费三万元整,待李家鼎赔偿款到帐后三日内支付。该合同所涉案件主要案情为,李晓楠、姜婷婷于2013年7月在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起诉王学平、济南昱福笙食品添加剂有限公司,诉请确认转让协议有效、王学平支付其转让款686979.55元,将李晓楠持有的济南昱福笙食品添加剂有限公司80%的股权,姜婷婷持有的济南昱福笙食品添加剂有限公司20%的股权变更至王学平名下。2014年3月19日,李晓楠、姜婷婷申请撤回对王学平、济南昱福笙食品添加剂有限公司的起诉,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19日作出(2013)天民一初字第417号民事裁定书,准予李晓楠、姜婷婷撤回起诉。上列案件诉讼终结后,王学平未向国盾所支付委托费用。

  国盾所主张,应按照诉讼标的5%计算收取律师费,国盾所主张…

律师委托合同约定代理费以胜诉为支付条件的理解

北京市翰盛律师事务所诉北京新华环球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讼代理合同纠纷案
来源:北大法定摘要:因和解而撤诉后,律师是否履行了委托义务?为了避免因语义不明导致收费困难,与当事人签订的委托合同中,最好明确收费的条件。拓展:委托合同约定调解结案可以收取风险代理的律师费,但是庭外和解不是诉讼调解
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10809号。
  二审判决书: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一中民终字第9281号。
  案由:诉讼代理合同纠纷。

  原告诉称:
  翰盛律所与新华公司签订《委托代理协议》,新华公司委托翰盛律所代理其与山东电视台《淞沪风云》播出合同纠纷一案。双方约定: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三日内,新华公司向翰盛律所支付律师费人民币5万元,本案胜诉后再向翰盛律所支付律师代理费10万元。2010年5月5日,翰盛律所的刘宇律师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历下区法院)递交起诉状及相关证据,该院于同日正式受理此案。2010年6月9日,刘宇律师参加了历下区法院对此案的开庭审理。历下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后,翰盛律所代新华公司提起上诉。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历下区法院一审判决,将此案移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在律师大量工作努力之下,新华公司与山东电视台达成和解协议,新华公司收到了和解协议中的款项,并提出撤诉申请。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同日裁定准许新华公司撤诉。新华公司收到和解协议中约定的款项后,虽经翰盛律所多次催付,新华公司仍一直拒绝支付剩余代理费。因此翰盛律所起诉到法院。
  诉讼请求:(1)新华公司给付翰盛律所律师代理费10万元;(2)由新华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
  新华公司不同意翰盛律所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第一,翰盛律所履行代理义务时存在过错;第二,支付剩余代理费的条件是“胜诉”,而实际新华公司是庭外和解后向二审法院申请撤诉的。

  反诉(略)。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事实和证据认为争议焦点在于:
  第一,对于上述协议中约定的支付剩余代理费的条件即“胜诉”一词应如何理解;
  第二,新华公司是否收到山东电视台支付的赔偿款及款项数额问题。(略)

对于“胜诉”的理解问题,翰盛律所认为合同约定不明的,应当按照合同目的来理解。新华公司则认为应当严格按照合同字面含义理解,即“胜诉”并不包括调解与庭外达成和解而撤诉…

焚书

图片
删除数据的方便在于中心化的储存。如果对国内的信息储存平台,还抱有一种永远传承的依赖。那么你汗水与思想的结晶,注定将被埋葬在无字碑的坟墓里,甚至是消失在浓烟与灰烬中。信息的收集与掌控,同时也赋予它,任意删除的权利。中心化的程度越高,代表着权力集中程度越大。司马迁忍辱负重,创造出辉煌千古的历史巨著后,为什么他要藏之名山而不贡之朝廷。朝廷就代表了中心化,代表了统治阶级的利益格局。一旦他掌控了可以改造普通人思想的文字内容。审核制度就一定会如影随形。

习惯对他的依赖,将会使自己永远被困于不见天日的黑暗当中。思想的价值在于传播与对抗。邪恶的可恶在于钳制与毁灭。温和的思想束缚总要强过于消灭肉体的专制力量。光明正大的毁灭也比偷偷摸摸的杀戮高尚。偷偷摸摸的杀戮和暗箱中的清除。不仅消灭了思想的实体,而且并不想让人知道思想的尸体存在过。忘却成为永恒,思想变得干枯,肉体变成行尸。掌控一具只有低级欲望与需求的肉体,成本的低廉给他带来巨大的利益。权力的绝对与利益的巨大,反过来促成他无所不尽其极的控制手段。轮回建立在思想的醒悟,因果报应并不是上帝的安排。意志的激烈碰撞,与铁血的生死冲击,才是人鬼轮回的根源。





严重关切RSS

图片
这新的区域,至少干净卫生多了。光鲜的地板。原来的区域,虽然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但是难免会吸很多灰尘藏不少螨虫。因为二总刚来两天就认为一定有螨虫,吸尘器也起不了什么作为,这里不一样,稍微用拖把拖一下就干干静静。

新收拾了一番,窗绿几净。这比窗明几净更带几分意思,现在这个季节,正是植物疯长的时候。墙上一排窗,窗上满是爬山虎。它在水泥砖墙上爬的是没有问题,但是在光滑的玻璃上,它也爬上来,确实让人赞叹。几缕阳光射进来,透过它碧绿的叶子。在屋里印出若隐若现的碧绿色的波光。一个人坐在里面,安静怡然,然后慢慢的收拾一些以前堆放的资料,颇惬意。间歇中间,随性的抽一支烟,喝一口水。这生活夫复何求。

在网上采集信息,有时候也是一个辛苦活。不同的来源,需要点击很多次才能够找到需要的信息。RSS确实是一个采集信息的很好的方式,自己也使用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但是以前只是用来订阅一些新闻类的内容。后来在网上了解到,可以用一种方式,将一些不支持RSS订阅的网站内容订阅过来。虽然我只能实现标题的订阅,但是毕竟将自己从东找西找的忙乱中解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