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精选

公民个人信息刑法保护的例外

  【案情回放】   被告人李某自2016年起,在网上通过QQ、微信等方式向他人贩卖公民个人信息。2017年3月,刘某、黄某向李某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用于犯罪,李某向此二人贩卖公民个人信息777313条,在缴获的李某的电脑内查获167354条公民个人信息。   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出售的信息中含有公司名称、法定代表人姓名、手机号码、公司地址、经营范围、注册资金、所属行业、企业类型等,属于能够单独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的信息,该类信息属于公民个人信息。被告人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给他人,情节特别严重,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构成坦白,可从轻处罚。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万元。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企业根据法律法规规定或为经营所需而公开的企业信息,即使包含了个人姓名、联系方式,亦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公民个人信息,原审认定该类信息属公民个人信息有误。本案被告人使用计算机软件收集信息,该软件是否具备非法窃取功能并未查明,导致查获的个人信息是否均为企业公开信息的事实不清。遂以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不同观点】   本案被告人利用特定软件收集互联网中包含自然人姓名及联系方式的企业信息,并将该信息出售给他人,该行为如何定性?   第一种观点认同原审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公民信息解释》)规定,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向他人提供的,属于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但是经过处理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除外。李某利用软件在网络中搜索包含自然人姓名及联系方式的企业信息,属合法收集公民个人信息,但其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给他人,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收集、出售的信息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公民个人信息,被告人不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被告人收集的对象是企业在互联网中公开的包含自然人姓名及联系方式的企业信息,该类公开的企业信息中包含自然人姓名及联系方式或者为符合法律规定,或者是经营所需,该自然人信息应从属于企业信息范围,不存在法益保护的需要,应属于刑法规定的公民个人信息的例外。   第三种观点认为,…

换工作期间社保中断,你知道影响有多大?

图片
除了公司里的大boss,一般员工跳槽算是正常现象,辞职了一时间找不到工作的话,社保就中断了,那么社保中断有哪些影响呢? 案例   李小姐一直在单位购买社保,7月份在医院就诊时,发现不能享受医保待遇,而且8月因疾病住院花了几万元医疗费,却只能报销5000元。   经过查询,李小姐得知自己所在的单位6月份并没有缴纳社保费,而是到了7月份才把6月的欠缴费用和7月的社保费用交齐。李小姐很纳闷,既然7月已经缴纳了社保费,为什么还是不能享受医保待遇呢?8月也是按时缴费的,为什么住院只能报销5000元呢?   为了弄清楚来龙去脉,小保查阅了医疗保险和生育保险的待遇生效规则。  医疗保险   以职工身份参保的参保人和以居民身份中途参保的特殊人群(新生儿除外)成功缴费的,从缴费达账的次月起享受基本医保待遇(个人账户待遇除外)。参保人或其单位停止缴纳医疗保险费的,参保人自停止缴费的次月起停止享受待遇。 生育保险   用人单位已经按时足额缴纳生育保险费的,其符合国家政策的参保职工从参保缴费次月1日起享受生育保险待遇,从停止缴费月的次月1日起停止享受生育保险待遇。   简单的说,倘若本月按时缴纳社保费用,医疗和生育待遇将在下个月生效,如果本月未能按时缴纳社保费用,那么下个月的医疗和生育待遇都会停止。由于李小姐6月没有缴纳社保费,次月(7月)起她的医疗和生育待遇按照规定被停止,待7月按时补缴纳社保费后的次月(8月)起才享受医疗和生育待遇。   既然李小姐8月已经可以享受医疗待遇了,为什么又只能报销5000元呢?   职工身份参保人连续按月缴费未满3个月的,期间发生医疗费累计最高支付限额为5000元,超过5000元以上部分不计入大病保险支付范围;连续按月缴费满3个月的,最高支付限额为30万元。中断缴费后补缴的,不计入连续缴费时间。   ◎社保中断缴费对李小姐生育和医疗待遇的影响   答:按照规定,职工身份参保人须连续按月缴费满3个月,从第4个月起,最高支付限额才是30万,连续按月缴费没有满3个月的,最高支付限额只有5000元。李小姐6月停止缴费,7月开始按时足额缴费,到8月出院时才连续按时缴费2个月,不满足连续按月缴费满3个月的条件,所以最高报销金额只有5000元。   另外,以灵活就业身份参保的人员虽然没有参加生育保险,但医疗保险的待遇生效规则也是一样的,所以无论是单位参保还是以灵活就业身份参…

顺风车载客出事故遭保险拒赔

图片
漫画/高岳   □ 法制日报记者  黄 洁   法制日报通讯员 史智军 孙京   李先生在一次顺风车业务中,不慎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认为他在事发时从事运营行为,依据保险条款应免赔。近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保险公司的拒赔理由于法无据,应在保险责任范围内赔偿损失。   2016年11月,李先生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其中保险责任免除部分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改变使用性质,被保险人未及时通知保险人,且因改变使用性质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2017年7月19日中午,李先生通过某线上平台接到一位顺风车乘客,在上路行驶时,李先生车辆撞上了路中心护栏,经交管部门认定为单方责任事故。但在李先生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时,保险公司却以涉案车辆实际用于运营,车辆使用性质改变,违反了保险法和保险合同的约定为由,拒绝理赔。   于是李先生起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依据合同约定对他的损失进行理赔。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事故发生时,李先生使用顺风车接单,此举不会导致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因此保险公司不能免责,故判决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合同约定的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不服,上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李先生同时注册了某线上平台的快车和顺风车业务,而即使是平台上的顺风车,也不同于日常上下班顺路搭乘、分担油费的行为,法院不能仅依靠业务名称来认定事实。   经审理,三中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网约出租车应办理相关营运证照后才能投入运营,而顺风车属于私人小客车合乘,是自愿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民事行为,而非运营行为。根据李先生的当日接单次数、路线终点与其居住区域相近、收取费用等证据,可以认定李先生在出险时的行为应为顺风车。因此李先生并未改变车辆使用性质,合乘行为也是以车主正常的出行路线和常规使用车辆为基础,不会因此导致车辆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据此,三中院二审驳回了保险公司的上诉,裁定维持原判。  顺风车非网约车出险理应获赔   ■以案释法   我国《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二条规定,网约车经营服务,是指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构建服务平台,整合供需信息,使用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提供非巡游的预约出租汽车服务的经营活动。服务所在地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依车辆所有人或网约车平台公司申请,按规定的条件审核后,对符合条件并登记…

影响祖坟风水阻拦施工造成损失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吗

观点碰撞   观点一 行为人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   观点二 应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行为人处以治安处罚。   □白 杨 丁绍华   近日,某单位报案称:单位的施工现场被一名杜姓女子阻拦施工,造成了7000元的误工损失。民警到达现场后,对杜某阻拦施工的事实、证据进行了采集,确认了杜某阻碍施工的事实。但是,就阻碍施工造成误工损失的行为,应该如何定性呢?就此案涉及的违法犯罪问题,笔者作一简要分析。 案情简介   杜某的公公云某(已故)是A村村民,2016年某生猪养殖公司要在A村建立一个新的生猪养殖基地。2017年杜某代表其公公与该公司签订了土地流转协议,并于当年收到了全部的土地流转金。2018年4月某日上午,杜某以该公司建设猪圈影响距离施工地点约80米外的祖坟风水为由,召集多人阻碍施工车辆作业、辱骂现场施工人员,导致现场施工车辆停工半天,造成停工损失7000元,后现场施工人员报警。 意见分歧   本案在处理过程中存在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行为人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法院对该类案件曾经有过判例,大概案情如下:政府征收了村民王某自有经营权的部分土地,并支付了土地补偿金。在该土地上建设施工时,王某以未进行补偿为由,多次组织群众采取围堵、堵路等方式,阻碍施工单位施工,造成14万余元的停工损失。法院认定王某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故本案也应该认定为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应按照扰乱单位秩序对行为人处以治安处罚。杜某的行为主要表现为阻碍现场施工车辆作业,虽然造成了现场停产停工损失,但是并没有破坏生产工具等损毁行为,故本案不应认定为刑事犯罪,而应该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第1款规定,按照扰乱单位秩序处以治安处罚。 法理分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分析如下:   破坏生产经营罪,是指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其中,破坏生产经营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达到破坏生产经营罪立案追诉标准。本罪在刑法中曾属于破坏经济秩序的犯罪,但现行刑法将其归入了侵犯财产罪。笔者检索相关资料认为,过去的司法实践中,在个别案件中明显扩大了本罪的处罚范围。该罪从构成要件来说,根据刑法第276条,是指行为方式与行为对象的同类:一方面,行为必须表现为毁坏、残害等损毁行为;另一方面,行为所损毁的对象必须是机器设备、耕畜等生产工具、生产…

担保房产未办理抵押登记 仍须担责

稿件来源: 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7-02
  时间:2018年6月19日   地点: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由:民间借贷纠纷   案情:借款人小王向阿江借款50万元,小王的父母老王和老赵以其所有的房屋为该笔借款提供抵押担保,但未办理抵押登记。借款到期后小王未能如期还款,阿江诉至法院要求小王及其父母承担还款责任。 案情回放   2016年4月18日,小王向阿江借款50万元,双方约定了具体还款时间,但小王未在约定的时间内还款。2016年5月10日,阿江与小王及其父母老王和老赵共同签订了一份房屋抵押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老王和老赵以其有处分权的坐落于太原市桃园路的一处房产抵押,并将最终还款期限定于2016年5月31日。借款到期后,小王仍不能偿还借款,阿江诉至法院要求小王及其父母偿还借款50万元及逾期还款的利息。   迎泽区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4月18日,小王向阿江出具一张借条载明,小王向阿江借款50万元,小王于2016年5月10还款20万元,剩余款项于2016年5月25日一次性还清。2016年5月10日,阿江与小王的父母老王和老赵签订了一份房屋抵押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老王和老赵愿以其有处分权的一处房产作抵押,涉案抵押房产未办理抵押登记。   法院经审理认为,小王与阿江之间借贷关系成立,小王应当偿还阿江借款及逾期还款的利息。对于阿江与小王父母签订的抵押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应当办理抵押登记的,抵押合同自抵押登记之日起生效。本案中,老王和老赵提供的抵押房产未办理抵押登记,抵押合同不生效,阿江请求老王和老赵归还借款及逾期利息的请求不予支持。判决后阿江不服,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庭审现场   庭审中,阿江与小王的父母围绕房屋抵押借款合同是否生效及小王的父母是否应当承担还款责任,展开激烈的争辩。  阿江:房屋抵押借款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小王父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   “合同当事人双方没有依法到行政机关办理抵押物登记手续,只会导致抵押权未设立的后果,并不影响抵押合同的效力。小王到期不能承担还款责任时,小王的父母应当在抵押合同约定的房屋价值范围内承担一般保证责任,对小王未能履行的部分承担补充清偿责任。” 阿江诉称。   阿江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