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9日星期六

终结者:黑暗命运 Terminator: Dark Fate (2019)

每次去电影院看片,喜欢拍大幅海报。昨天去的这家影院档次不高,所以海报不算大,贴在墙上大约高1米宽半米。

影片开始介绍了天网的审判日落空,莎拉·康纳母子破坏了天网的计划,拯救了几十亿地球人,而遗留在1997年的某一只T-800,突然出现执行了天网被摧毁前给他输入的命令,在海滩上枪杀了年幼的约翰·康纳。这只T-800是年青的施瓦辛格形象出场,确实威武强壮。


2019年11月8日星期五

2019年11月3日星期日

2019年10月26日星期六

法律文摘001

贺卫方:国家和我

贺卫方:爱国是一种美好的情感,但是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就变成反面的东西了,因为它走向了非理性,排外仇外。我读近代史,最大的感叹就是那些最终给国家带来极大损害的行为,往往就是极端民族主义所导致的结果。在我从事的法律领域,近代以来的基本趋势就是借鉴西方的制度与观念,铸造一种新的法治文明。
前段时间国家又展开了纪念建立70周年的大阅兵,国家领导人对阅兵的青睐度接近于北朝鲜。在阅兵期间,有个别人对阅兵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表示糜费脂膏,表面宏伟,真实本领却从未展现,从而受到了处罚。贺卫方回忆了他年轻时所处的年代,那时其实并不很强调爱国,反而意识形态上有一种国际主义的倾向。

2019年10月22日星期二

重度惊悚短片《曲面》

该短片(Curve)没有一句台词,却营造了致命恐怖的场景。

开幕是巨浪翻腾的大海,这个场景周围没有任何屏借物,首先给人一种无所依靠的感觉。

随着空洞大海的声响,镜头切换到主角面部,以及带有粘稠血液的手掌,靠在一面略带曲面的地方。主角慢慢醒来,当她的意识与现实对接后,她下面就是一个无底的深渊,她身子刚刚贴在曲面的凸出,身体与曲面接触的所有点成了她的支撑点,她极速抽动身体,条件反射的后退,但是这个位置实在不妙,用力往后缩,却让自己更往下掉了一截,眼看就要掉进去,她只有调整了一下呼吸,试着用手掌在弯曲的墙面上找支撑,一年手掌满是将要凝固的血液,不知发生了什么,伴随着疼痛,用力再一撑,往上抬了几寸,结果又滑了下去。她没有意识到,如果只靠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摆脱这个困境的现实,但是生死一线之间,动物的求生意识在最后挣扎。

这部必死挣扎的短片在让你观看过程中,让你产生很多发散想象,比如是谁留她在这里的,或者是她自己滑进去的,这个类似水坝墙体的地方是否有着力的点,最终她会不会掉下去。

2019年10月7日星期一

2019年7月14日星期日

摘钢豆

土质很好,没有打药,没有施肥,没有锄草,三无绿色天然食品,就在我们这块土。

其实这地块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修基建已经被征收,土地基本被铲,据说飞机就在最近要试飞,不过最终能不能有实际效用,我看不见得。毕竟相隔不远的赛车基地据说已经搁浅,人人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要迁往邻镇去,那边也推了大量的农地,巨大的一片,不知道要干什么。有人说不可能,这边已经土地已经征收,也平整了,人员都安置了,到底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缘故。

2019年6月8日星期六

Google Drive作为工作存储盘

如何将个人资料、工作资料全部由一个网盘来储存与管理?几年前金山快盘存在的时候,最初感觉到同步的好处,文件一修改即时进行同步,各个终端都能够保持一致。后来国家整治网盘市场,目前国内只剩下百度网盘、坚果云盘比较知名,而始终不是很放心这两个网盘在私密方面的保护。

2019年4月12日星期五

缅怀X大哥

离开上一个律师事务所已经3年了,昨天接到一个电话,问我在之前律师事务所承办的一个案子的情况,我已经离开了好几年了,当时也作了工作交接。于是我把之前律所主任的电话发给她。我知道她是当时这个顾问单位老板的配偶,我离开后,她跟我打了两三次电话,我就纳闷,怎么每次都是她跟我联系,按道理说这个公司的老板X也就是她老公应该给我打电话才对,一直有什么事都是他给我来电的。

十来分钟后,原所主任给我来电,我估计是向我了解当时案子的情况,没想到。
主任第一句话问我:“你晓不晓得,X##已经死了?他老婆刚才没有给你讲吗?”
我一陈惊讶的回说:“啥子?他死了啊!这怎么可能?”
主任:“刚才他老婆给我打电话,才提到,说X##去年就死了,得的肺癌。”
我:“......”
主任:“没想到啊,这么个人,你看开这么大个公司,说走就走了,人生有什么意义...”
我:“就是啊,我是说这几年,怎么一直没有他任何消息,都是他老婆偶尔打个电话,问之前那个案子的事。”
接下来,我们聊了一下当时案子的情况。

挂了电话后,我又翻出微信联系人,打开他的朋友圈,最后一条朋友圈是2017年3月发的介绍公司产品的推荐会,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

8年前我开始从事律师行业,X的公司是我第一个谈成的法律顾问单位。那时没有经验,没有气魄,嘴上无毛,乳臭未干。X当然看得出来,最后他还是和律所签了顾问合同,当然他也知道并不是我一个人在负责处理事务。平时有什么事一般是他给我打电话,呼我为小F,虽然我才出道,但是说话这些他并不存在颐指气使,却是很礼貌很客气,处事待人豪放,颇有江湖气,一如他自己公司的名称。

虽然我和他交往不是很密,但他似乎比较信任我,也许是他个性使然。

有一次他手机没有话费了,就叫我去给他充费,结果他直接给我一张银行卡,密码也告诉我,喊我充两千,当时就把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我给惊到了。其实遇到这种情况蛮尴尬的,不过,想想,反正我规规矩矩的办事,就不会有什么事发生,我是这么想的。

后来又有一次,他叫我帮他去找一个地方,因为离我上班的地方近,说这个诊所口碑在外,有老中医在里面,他要去开个方子,其实这个事情也算是他个人比较私密的事,我打听过后,我就陪他一个人去诊所开药。

每次过年,他们公司都要聚餐搞团拜会,他每次都会叫上我,在我合作的顾问单位中,有些过年聚餐就不会叫我去。

在他公司和律所合作过程中,我们协助他在一个工业区拿到了一块地建厂,他在他的圈子中也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大业务。有时我去他公司,就发现他咳嗽有点严重,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大碍,恐怕是烟抽多了的缘故,我烟瘾也大,知道抽烟的人经常咳嗽。

2016年下半年我离开这个律师事务所后,这个顾问单位我也没有管了,越到后来,就越没有他消息,我离开了那个所也不好主动去联系他,但是作为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忘年朋友,他有什么私下的法律上的问题,应该会跟我联系,但他一直没有联系过我。加上后来有几次是他老婆给我来电,态度很生硬,我就再也没有心情主动联系了。

结果,昨天那个消息,才揭开了谜团。我一查他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17年底,他的名字在工商记录中被划掉,他将产业留给了老婆和未成年子女,应该在没过几个月后的2018年的某一天,X大哥与世长辞了。

2019年1月3日星期四

新作律师网站

这个网站成立到现在有好多年了,里面有一些不成章法的杂文。这个博客的域名结构也与律师事务所名称没有关联,还好我在一年多以前注册到了“山都”的拼音域名,后缀为“org”,即“shandu.org”。

本博客中很多转载的或自己写的关于法律相关的内容全部移到了律所网站,这个网站今后将全部发布自己的原创内容。

另外,本博客使用blogger官方最新主题,不打算更换。但是,这个主题用于单位网站不合适,找了一个付费模板,功能比较齐全,文章或页面都可以单独设置全屏显示。目前,基于blogger的律所网站已经成型了。通过「如风蒹葭」提供的方法绕过谷歌id的封锁,可以访问,但在没有挂代理的状态下,稍稍有点慢,如果挂了代理速度就飞快。

另外,因为使用blogger的网站,自定义域名是默认带“www”的。在不科学上网的情况下,直接访问不带“www”的“lawpai.com”不能直接跳转到带“www.lawpai.com”的地址。已经科学上网后,就会自动跳转。这个问题我一致不知如何解决。

新制作了律师网站,在新的一年,是一个新开始。

山都律师:https://www.shandu.org/


补充:
顶级域名的单位网站,我已经更换为github+hugo+netlify了。
blogger的单位网站在:https://shandulaw.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