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打击黑恶势力运动开始

中共中央、国务院2018年1月下旬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高层的通知网上没有找到,但是地方区县的倒是理出了“黑恶势力”种类,及各种表现形式,本人耐心好,整理了以下10类典型的“黑恶势力”办案人员好好参考吧:
  

  1、农村地区把持和操纵基层政权、侵吞农村集体财产的黑村官及幕后推手;横行乡里或利用家族、宗族、宗族势力称霸一方的“村霸乡霸”;采取贿赂、暴力、欺骗、威胁等手段干扰破坏农村基层换届选举的黑恶势力
  2、为达到非法目的,蛊惑、煽动上访人员采取不正当的闹访、串访行为,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和社会秩序的;以索要农民工工资为由,策划、组织、煽动群体性非法上访,聚众冲击、围攻党委、政府,煽动、挟持不明真相的群众聚集滋事、多次缠访、闹访、非访、聚众医闹等扰乱社会治理的黑恶势力。
  3、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医患纠纷、房地产纠纷等过程中恶意阻工、煽动闹事的黑恶势力;
  4、在乡村、城郊、居民社区、娱乐场所,有组织地从事涉“黄、赌、毒、枪”的违法犯罪活动,严重败坏社会风气的黑恶势力,以及包庇、纵容其违法犯罪活动,充当“保护伞”的国家工作人员;
  5、拉帮结派、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强拿硬要、称王称霸等破坏一方秩序带有黑恶势力性质的帮派势力;
  以强揽工程、强迫交易、暴力威胁等手段“吃拿卡要”,干扰企业正常经营秩序的黑恶势力;
  由黑恶势力操控的黑导游,及其引发的强买强卖、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违法犯罪活动;
  6、在农贸等各类市场中,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敲诈勒索、聚众滋事,侵害群众利益的各类“菜霸”“行霸”“市霸”等黑恶势力;
  7、在建筑工程、交通运输、仓储物流等领域强揽工程、强立债权、恶意竞标、强迫交易、非法垄断经营、收取“保护费”、破坏经济秩序的黑恶势力;
  8、非法高利放贷;采取威胁恐吓、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方式暴力讨债;群众反映强烈的涉嫌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恶意逃债、虚假诉讼及非法“校园贷”、“裸贷”等。或插手经济纠纷的“讨债公司”、“地下出警队”、“职业医闹”等恶势力;
  9、对矿产资源进行私挖滥采和组织渔船越境捕捞的违法行为,以及在滩涂养殖中由于划地为界、码头“扒皮”等行为滋生的矿霸、船霸、渔霸等流氓恶势力;
  控制矿产资源进行私挖乱采,强占林地、草地和破坏生态坏境等实施非法垄断经营的黑恶势力。砖厂、砂厂、石料厂等用工单位诱骗招募精神智障人员,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实施强迫劳动违法犯罪活动的。
  10、以代言或者直销产品为名,以非法聚敛钱财为目的,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黑恶势力。
这次打击所谓的“黑恶势力”,一定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么?如何都要和这个罪名有牵连,估计打击活动就不成事了。

(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特征);
(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经济特征);
(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行为特征);
(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非法控制特征)。
但是此罪的成立,必须要以其它犯罪行为为前提,如伤害行为、妨害社会管理、破坏经济秩序行为等。而前书提到此罪理应予以废除,理由是它容易滋生司法的腐败。原文:
       在本书看来,本罪没有存在的必要性。例如,现行刑法废除了旧刑法中的反革命集团罪,也没有增设组织、领导.参加危害国家安全集团罪。既然如此,就没有必要设立本罪。再如,即便存在杀人集团、抢劫集团,组织者、领导者也只是对杀人、抢劫负责,而不会对组织、领导集团本身承担任何责任。从司法实践来看,黑社会性质组织通常实施的只是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行为。随着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法定刑的提高,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作为独立罪名就丧失了意义。更为重要的是,无论如何都难以准确描述黑社会性质组织,现行刑法的不严谨、不准确的描述,以及其他各种原因,导致下级司法机关滥用本罪名,甚至使本罪名成为口袋罪。本罪的适用不仅严重违背责任主义,侵害行为人的合法权益,而且严重妨碍经济发展,助长司法腐败。设立一个犯罪却不能明确划定该罪的处罚范围时,就不得设立此罪。所以,本书建议立法机关废除本罪。——来自张明楷《刑法学》第五版下,P435页,脚注
参考法规: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