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二十年不遇的大雪

二十年,是差不多的,很小的时候的记忆也有过一场大雪,但是尚未达到持续两天多的时间,大地被披上厚实的毛茸茸的茫茫一片的感觉。遇到这一次,倒是狠狠的过了一回饱看雪景的瘾。

正巧这个周末回老家去参加婚礼,同时发挥我伴郎专业户的优势,又从命了一回男傧相的职责。新郎心中也许还有些担心,本来应该将婚庆仪式彩排一次的,估摸主持人一方嫌雪大,路程遥远,竟不来一场预演。好歹我也是专业户,就对我同学——新郎——说,万事不担心,一切有我在。你晓得这事儿我经验充分,什么环节该搞什么名堂均难不倒我,我这个傧相负责给你伴得妥妥贴贴的。

最明显的一个效果就是,在新郎带领浩荡随从去新娘的住处取人时,新娘一方一伙人故意死守房门,贪心不足,要不完的红包,叫从房门下面的缝子处塞了一个又一个的红包,仍然不开门,此时我靠近门边,对里面大声说,新娘的胸花在我这里,快开一个缝缝儿,我把胸花递进来先。预备好姿势,一手拿着胸花,盯准房门裂开一条缝的当处,说时快那时迟,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神速,将胸花和手臂一起插进门去,然后身体抵住往里推,后面的人也使劲在我身上用力,呼喊着,推攘着,终于“哗——”我们成功攻入新娘屋子。

虽然可能也许被冷成了瓜娃子(gou),然尔,却是兴奋着的。给贴几张雪片看看:

[caption id=""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本人老家模样[/caption]

[caption id=""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特别的有意境的一张照片[/caption]

[caption id=""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满地棉花糖[/caption]

[caption id=""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一条被冻成狗的狗[/caption]

[caption id=""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漂亮的侧面[/caption]

评论

  1. 抢新娘,南方也有这样的习俗

    回复删除
  2. 好厚的雪,真是百年一遇。

    回复删除
  3. 哈哈哈,说着这一出我脑袋里面自然就出现了熟悉的画面!

    回复删除

发表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雷洋之死真相何在雷洋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也是中共党员,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工作单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前职务是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他和妻子育有一女儿,出生才一月。事发当日5.7,雷得电去机场接奶奶等人,途中被蹲守的地方警员以嫖客身份控制,经几小时的纠缠,雷不幸身亡,当日正好是其结婚纪念日。

邓相超辱毛事件舆论(多图)

➤邓相超其人邓相超为民主党派人士,事前任政府参事、学院副院长教授、研究生指导教师等等职务,详细介绍可网络查询。

摘钢豆

土质很好,没有打药,没有施肥,没有锄草,三无绿色天然食品,就在我们这块土。

其实这地块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修基建已经被征收,土地基本被铲,据说飞机就在最近要试飞,不过最终能不能有实际效用,我看不见得。毕竟相隔不远的赛车基地据说已经搁浅,人人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要迁往邻镇去,那边也推了大量的农地,巨大的一片,不知道要干什么。有人说不可能,这边已经土地已经征收,也平整了,人员都安置了,到底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