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上山处理工伤纠纷

  这是一个以前的同事介绍的案子,说当事人没有什么钱,问我愿意不愿意搞风险代理,我说可以考虑。随后与当事人联系,她说她没有钱吃饭了,事后,我与L君聊天,说有一当事人请律师,直接说没有钱吃饭了,L君笑了。只是最近也比较闲,没有太在意能收到多少代理费,便上山去了。

  那天下起了蒙蒙的兩但没有带伞。之前听说她有一根手指断了,我估摸着,断根手指上个伤残等级是没有问题的。到了后,她把手伸给我一看,只见无名指从指甲的二分之一多一点处被削掉了,我立马拿出手机查看,比照她伤情的部位,一看,应该是上不了伤残等级的。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2012对第十级伤残构成标准中,其中针对手指伤情构得出伤残的有如下规定:

5)一手指除拇指外,任何一指远侧指间关节离断或功能丧失;

  我叫她拿出住院诊断书给我看看,问讯得知并没有进行住院治疗,结合医生所下诊断,我判断首先她手指的伤情不符合”远侧指间关节离断”表征,因为她只是无名指末节的二分之一多点被削脱,并非在关节处离断;其次就看是否够得上因被削掉而致”远侧指关节功能丧失”,我仔细查看了她的手指,结合医生的诊断,基本判断是不会致此处功能丧失。因此我给她详细的说了我的看法,但是毕竟我们不是专业的伤残鉴定人员,同时给她提示,需要专业的鉴定机构才有下最终结论。

  但是我强烈建议她放弃走工伤认定-伤残鉴定的司法程序。因之她并没有完善的劳资关系手续,对于伤残的赔偿的前提条件……”劳动关系”是否成立都是一个棘手的事,动辄启动司法程序,将有很大可能得不偿失,不仅是时间上将会经历漫长的过程……一年两年……而让人心力交瘁,同时结果是否一定如愿,目前看来狠有问题。我知道她的想法,毕竟骨头被削掉,又加之一类不懂鉴定标准及司法流程的人,给她一怂恿,她便认定了能构成伤残十级。这个纠纷中,她的预期值太高了,必须给她降低下来,否则后续工作无法顺利处理。我结合相关的规定,并翻开让她自己看,然后再用医生的结论给她论证构不上十级伤残的可能性太大,同时让她知晓证据缺失的情况也不利于工伤的认定。最后让她放弃走司法程序,她的内心似乎也平衡了不少。

  下午,经她的要求,我随她去直接找老板,谈论调解事宜,老板原告承诺给她5000元补偿,后来我去之后,反复磨叽,给她增加了1000元补偿,虽然增加得不多,但是我认为自己起到应起的作用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雷洋之死真相何在雷洋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也是中共党员,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工作单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前职务是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他和妻子育有一女儿,出生才一月。事发当日5.7,雷得电去机场接奶奶等人,途中被蹲守的地方警员以嫖客身份控制,经几小时的纠缠,雷不幸身亡,当日正好是其结婚纪念日。

邓相超辱毛事件舆论(多图)

➤邓相超其人邓相超为民主党派人士,事前任政府参事、学院副院长教授、研究生指导教师等等职务,详细介绍可网络查询。

摘钢豆

土质很好,没有打药,没有施肥,没有锄草,三无绿色天然食品,就在我们这块土。

其实这地块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修基建已经被征收,土地基本被铲,据说飞机就在最近要试飞,不过最终能不能有实际效用,我看不见得。毕竟相隔不远的赛车基地据说已经搁浅,人人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要迁往邻镇去,那边也推了大量的农地,巨大的一片,不知道要干什么。有人说不可能,这边已经土地已经征收,也平整了,人员都安置了,到底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