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温暖的手握住你

那赵太爷家的狗现在已经在窝里面了,暂没有出来。想必这个把星期,这些狗的脚也跑酸了,叫也叫累了。

这几天晚上,天上下起了冷冷稀稀的雨,屋子外面的小路又泥泞不堪,草丛全被淋透了。雨看来是一个停不下来的意思。

本来以为这次的长工可以做个一年半载,听说上面有人要到这个地方来看看,据说是我们这些下人衣衫褴褛,而且住的那一排排棚子又破烂不堪,加上没有花花草草的环境,这次的上面的人来看看,听说是跟太爷的升迁的事有一个因果,如果看到这一番景象,必定是有污上面的人的眼睛来的。前几天,连夜的,这太爷唤齊家丁壮汉,牵了几十条黑狗,在大庭院里,先是召集每家的男人站在院子里,说了二十分钟,然后就听到壮汉的吼声与黑狗的吠声,男人们这才悻悻的走回来。

女人看出了男人心里的苦,后面的狗一步紧跟一步,男人走到女人面前,心中的怒火在背后燃烧,只对女人说,把东西全部收拾起,今晚就走。女人问,走哪里去?男人没有回答,独自进屋把日常做工的工具收捡一翻。壮汉与狗立在门外,女人退了进去,也开始慢腾腾的收拾衣物。

虽然家用东西不多,算起来也有当四季穿的衣服各两套,被褥一床,蔑席一匹,还有一些打工用的小件工具,几样零碎杂物。男人肩背手拎,女人用一张半旧的床单裹住一岁零八个月大的女儿,再用宽宽的绑带将孩子缠在背上,手上提着一个桶,里面装着做饭新买的电饭煲和一个小型电炒锅。这东西都是才买不久,丢了又可惜,下次再去一个地方,免得再花钱买。

当下之急,是赶快找一个遮雨蔽身的地方。男人脚步走得快些,四处张望,大约走了半个钟头,看到不远处的桥洞下聚焦了不少人,走近了看,原来都是大包小包,拖家带口的在这里面避雨。

男人找了一块灶台那么大的,干燥的地方,放下包裹,女人跟了过来。

已经过去8天了,新的事情没有找到,不知道去哪里,房子倒是有,可是哪里典的起。这桥洞下成了临时的居所,老乡们各自拿了些薄木板来档一档风。原来住的地方被太爷叫人来,东拉西扯一股脑的全给推翻拆除了。

那天,只听到笛声呜呜的叫了半天,一群君子模样的人穿一身一水的好衣服,朝太爷那边走去,经过我们蜷缩的地方,有些人探头来看看了看,也没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又过了两天,忽然太爷来到我们聚居的桥洞下,给我们说了一番话。
“你们都是不远千里,来到我们这里,在地里辛辛苦苦的干活,给我们把卫生打扫得干干净净,给我们搬东西、送信件,我们这个县城是少不了你们的,你们为我们的繁荣发展挥洒汗水,作出了贡献。我们会尊重你们的生活,一定为你们排忧解难,让你们有归属感。”

他说这番话时,旁边有好几个人拿着照相机,专心注目的看我们的表情,我注意到,一旦我们稍微露出一点欣悦的表情,这些照相的人便咔嚓咔嚓的不停的拍,第二天的报纸上看到我们这些瑟缩的住在桥洞里,不知未来在何方的人,亲切的与太爷交谈握手,仿佛太爷肥厚的手掌把无限的温暖传递给了我们。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给我们的梦,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
工作还没着落,隔家乡又远,拖儿带口的,男人整天焦虑,不停的抽烟。
现实是残酷的,给你做的梦,我看还是不要做了吧,虽然他们是不想要我们醒来。

评论

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重磅:人民警察不再纳入公务员编制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