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6日星期六

法律文摘001

贺卫方:国家和我

贺卫方:爱国是一种美好的情感,但是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就变成反面的东西了,因为它走向了非理性,排外仇外。我读近代史,最大的感叹就是那些最终给国家带来极大损害的行为,往往就是极端民族主义所导致的结果。在我从事的法律领域,近代以来的基本趋势就是借鉴西方的制度与观念,铸造一种新的法治文明。
前段时间国家又展开了纪念建立70周年的大阅兵,国家领导人对阅兵的青睐度接近于北朝鲜。在阅兵期间,有个别人对阅兵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表示糜费脂膏,表面宏伟,真实本领却从未展现,从而受到了处罚。贺卫方回忆了他年轻时所处的年代,那时其实并不很强调爱国,反而意识形态上有一种国际主义的倾向。

郭文贵盘古大观被拍卖

郭文贵盘古大观“龙首”5号楼由北京钰珵置业以51.87亿余元竞得。




杭州某法院在微信朋友圈精准曝光“老赖”并悬赏

杭州市江干区法院首次运用微信小程序在微信朋友圈精准投放“悬赏令”,曝光被执行人的失信行为,鼓励财产线索知情人举报,奖金为执行标的的5%。江干法院称:
我们通过‘悬赏执行’小程序,将被执行人的有关信息交给与腾讯合作的第三方,向被执行人的亲友、同事等周边人群,或者被执行人定位位置一定范围内微信用户的朋友圈投放公告,曝光失信内容。

泰国法官判决无罪后扣枪自杀

泰国卡纳功法官在判决5名嫌疑人无罪后,走到九世王圣像前,掏出手枪,对准胸口自杀,当场鲜血四溅。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捡加一条性命。(中文报道)卡纳功法官在Facebook上传了一个25页的文档,披露了惊天秘密。原来他受到了“高级法官”的干预,某些势力向他施压让他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判决三个嫌疑人死刑,两名嫌疑人无期徒刑。
卡纳功法官写道:我被强行控制干预,但我并不想如此草芥人命,虚假宣判,因此,我无疑是在法官圈子里遭到排挤封杀,接着祸及家人。甚至我退休后,也拿不到任何退休金及保障。一切的一切,只因为我拒绝收取贿赂,拒绝颠倒黑白。




雇凶杀人层层转包,酬金200万变10万

魏某对绰号“十四哥”的柳州籍商人覃佑辉投资的公司提起民事诉讼,为保住自己的投资,覃佑辉出资200万元雇凶暗杀魏某。后这单暗杀生意被层层转包四次,涉及到的人员有奚广安、莫天祥、杨康生、杨广生和凌显四。暗杀酬金从200万元先后减少到100万元、27万元、20万元、10万元,最后一手的凌显四考虑到10万元的酬金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实在划不来,于是他找到暗杀对象,将真实情况告知魏某,并要求魏某协助暗杀成功的虚假场景,用于骗取10万元酬金。于是魏某配合凌显四,拍了一张他被封堵嘴巴、反绑双手的照片,整个过程都被魏某的公司职员全程用手机录了下来。

后来提心掉胆的魏某于2014年8月4日向广西南宁公安局报警,警察追查后告知魏某这事是真的。最后,覃佑辉等几人分别被判了5年至2年不等的徒刑。


有合同也不能拆

2019年2月26日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第一法庭审理再审申请人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政府诉被申请人袁作权、黄晓泉房屋行政强制两案,在庭前谈话中进行了直播。视频中的法官,对案件的谈话内容:
  1.我们的庭审都是直播的,我讲的每句话我可以负责任的。
2.……按照你们讲的,是瑞鸿公司自己的行为(强拆居民楼),而且他的行为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你们(申请人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政府)有没有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一栋楼就这样拆了?…….你们有没有启动相应的追责呀?
3、(启没启动我们这个不清楚)……怎么能不清楚?你们作为一个区政府,地方上这么大的一个事件,这不是小事,这都四五年了,没人任何启动(追责)?现在他(瑞鸿公司)出个说明,这个事他背锅就完了?这锅不是这么背的呀!如果确实追究责任了,已经进入立案程序,那我们就以刑事判决书为准,我们可以尊重他的判决结果。
4、(他们之间有个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有合同的),有合同也不能拆!他有什么权力拆人家房子?我们那条法律规定,包括政府都没有权力去拆房子。你看一看法条写的,政府有权力拆房子吗?也要申请强制执行呀!一个公司签完合同,可以把人家一栋楼给拆了吗?还把人连夜都赶出去了?我们老百姓还有一个安全居住的环境吗?我们的法律在哪里呀?
5、(我认为这个问题跟这个案件没有关系的)怎么没有关系?老百姓可以这么讲,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己家里的事就行,政府是干嘛的呀?政府不是光来打这一个官司,只代理这一个诉讼的,政府做的是全面工作,整个区都是在你们关系范围之内的呀。(如果被申请人认为侵犯到他们权益,可以提出自诉案件)。这不是自诉案件了。你是律师的话,这个还用我来跟你多讨论吗?(文字整理来自“烟语法萌”)

4 条评论

  1. 盘古大楼5号最上面是酒店套房,听说住一晚价格就是天价。
    以前上班的时候天天看,北京闹雾霾的时候配合盘古大楼的广告屏,有时候整片天都是鲜红的血色,相当有恐怖片的感觉。

    回复删除
    回复
    1. 有点玄乎。我还没有去过北京呢。

      删除
  2. 凌现四无心加害魏先生,比主谋好多了。要是能再判轻点就好了。可惜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前面几个人,人坏心黑,最后200万落到凌手上10万元,他不是傻儿,算了算划不来。干脆还是骗。这个案子可以作为电影素材。

      删除


EmoticonEmot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