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关于网络墙的随想

谷歌的服务自2010年左右完全被大陆GFW屏蔽后,GFW与时俱进不断修葺补漏,这堵虚拟长城越来越厚越来越高,而墙内的人并没有完全放弃向自由科学的互联网挺进,不甘示弱磨炼技能,筑起云端的梯子,凿穿这可憎的城墙,不停与这堵墙作着斗争。

GFW的动机固然有他的理由,名曰“防止儿童色情污秽我中国,防止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借互联网颠覆我国,如此等等”,结果却将所有的中国人与外界隔绝,好比我之流,希望借助谷歌引擎搜索资料,查阅一些境外合法科学正常的资料,却不可得。正常的学术交流,不同种族的思想交汇,互相借鉴研究成果,使用科技带来的新体验,这些在我们所处的国度竟变得望尘莫及。二十一世纪,在早已进入互联一体的网络新社会的情景下,没有了整个世界协同发展,固步自封的拒绝外界信息流入,防人防川的阻止国人与世界的交流,这难道是大国所应当的气魄。

我党,应当建立起这个自信,不惧怕异见的流传,有专执的力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将一切信息闭塞,这不是阻止大众的思想与智识么。国家的强盛,一定是强在人才的辈出,强在思想力量的强大,与创新思维的蓬勃。阻断民众的交流,闭塞耳目,则限制了人的思想自由发挥,思想的禁锢必然导致创新思维的僵化,科学拓展的荒芜、技术产品发明的萎缩。一个没有科学技术核心竞争力的国家,最终将沦为替别国打工的境地。

0 评论:

发表评论

请留下你宝贵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