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关于网络墙的随想

谷歌的服务自2010年左右完全被大陆GFW屏蔽后,GFW与时俱进不断修葺补漏,这堵虚拟长城越来越厚越来越高,而墙内的人并没有完全放弃向自由科学的互联网挺进,不甘示弱磨炼技能,筑起云端的梯子,凿穿这可憎的城墙,不停与这堵墙作着斗争。

GFW的动机固然有他的理由,名曰“防止儿童色情污秽我中国,防止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借互联网颠覆我国,如此等等”,结果却将所有的中国人与外界隔绝,好比我之流,希望借助谷歌引擎搜索资料,查阅一些境外合法科学正常的资料,却不可得。正常的学术交流,不同种族的思想交汇,互相借鉴研究成果,使用科技带来的新体验,这些在我们所处的国度竟变得望尘莫及。二十一世纪,在早已进入互联一体的网络新社会的情景下,没有了整个世界协同发展,固步自封的拒绝外界信息流入,防人防川的阻止国人与世界的交流,这难道是大国所应当的气魄。

我党,应当建立起这个自信,不惧怕异见的流传,有专执的力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将一切信息闭塞,这不是阻止大众的思想与智识么。国家的强盛,一定是强在人才的辈出,强在思想力量的强大,与创新思维的蓬勃。阻断民众的交流,闭塞耳目,则限制了人的思想自由发挥,思想的禁锢必然导致创新思维的僵化,科学拓展的荒芜、技术产品发明的萎缩。一个没有科学技术核心竞争力的国家,最终将沦为替别国打工的境地。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雷洋之死真相何在雷洋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也是中共党员,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工作单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前职务是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他和妻子育有一女儿,出生才一月。事发当日5.7,雷得电去机场接奶奶等人,途中被蹲守的地方警员以嫖客身份控制,经几小时的纠缠,雷不幸身亡,当日正好是其结婚纪念日。

邓相超辱毛事件舆论(多图)

➤邓相超其人邓相超为民主党派人士,事前任政府参事、学院副院长教授、研究生指导教师等等职务,详细介绍可网络查询。

摘钢豆

土质很好,没有打药,没有施肥,没有锄草,三无绿色天然食品,就在我们这块土。

其实这地块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修基建已经被征收,土地基本被铲,据说飞机就在最近要试飞,不过最终能不能有实际效用,我看不见得。毕竟相隔不远的赛车基地据说已经搁浅,人人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要迁往邻镇去,那边也推了大量的农地,巨大的一片,不知道要干什么。有人说不可能,这边已经土地已经征收,也平整了,人员都安置了,到底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