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梦中的创作

在要醒非醒的一二刻,我沾恋在床上。眼珠子很快的运动着,我知道,此时的昏沉更比瞌睡时来得更有害,幸而,我在朦胧中还在做梦,做什么梦?梦见自己在创作。

我想追忆梦中那一闪而过的一行行文字。但是现在,是一个字也想不起来。在那一刻我的头脑非常灵光。无论什么问题,或者随便起个题目。一句一句有观点的文字就能源源不断的,像泉水般汨汨的流出来,闪动在眼中。头脑里的文字仿佛在电脑屏幕上自动的一行行的写出来,只要我想往“写”,它就会冒出来。也许这就是灵感,但是它并不是灵感,因为它只存在于似醒非醒的迷幻中。微弱的意识让我在那一刻想到,我一起床立即把它记下来,但是一旦清醒过来,这梦里面的一切都会消失。

确实是这样,当我翻起身来的时候,拿过旁边的手机,打开手机中的便签功能,同时开启百度语音输入功能,嘴靠拢手机麦克风听筒位置,一切就绪的情况下,刚才梦中所显示出来的一切文字却消逝怠尽,如一缕烟,被风刮得清净。提到嗓子眼的一口气,凝固在喉咙处,欲说而无词。

这可能是一个征兆。

最近这段时间,我很焦虑。焦虑的:总觉有些事情该做又没做的。

自己给自己立规矩,就是自己给自己套牢笼。选择是需要勇气的,选择不做什么更是一种明智。

不错,这个征兆现在已经落实了,这不是殷红的液体已经渗透出来了么。它就是我强力逼出来的,难道不可以将它当成未成型的灵感的流产?

评论

  1. 哈哈,睡觉的时候也开着录音,有梦话也全部都录下来。

    回复删除
  2. 焦虑太急,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需要缓解。具体应该多同爱人沟通,同亲人沟通。不过,这种情况以前我好像也有过,不过后来不了了之,平淡而过。

    回复删除

发表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雷洋之死真相何在雷洋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也是中共党员,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工作单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前职务是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他和妻子育有一女儿,出生才一月。事发当日5.7,雷得电去机场接奶奶等人,途中被蹲守的地方警员以嫖客身份控制,经几小时的纠缠,雷不幸身亡,当日正好是其结婚纪念日。

邓相超辱毛事件舆论(多图)

➤邓相超其人邓相超为民主党派人士,事前任政府参事、学院副院长教授、研究生指导教师等等职务,详细介绍可网络查询。

摘钢豆

土质很好,没有打药,没有施肥,没有锄草,三无绿色天然食品,就在我们这块土。

其实这地块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修基建已经被征收,土地基本被铲,据说飞机就在最近要试飞,不过最终能不能有实际效用,我看不见得。毕竟相隔不远的赛车基地据说已经搁浅,人人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要迁往邻镇去,那边也推了大量的农地,巨大的一片,不知道要干什么。有人说不可能,这边已经土地已经征收,也平整了,人员都安置了,到底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