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听歌遐想

声有五音,情或以抒发出来,宫商角徵羽在一段词中,总要有那么一两个字需要袅袅绕绕,颤颤悠悠,方才能给声音添附上基本颜色。

音多幻化,境否则难以营造,虽由各种基本颜色渲染而成,但却非幻灯片的放映,也是被刀切过的豆腐,虽然看起来整齐,但却不浑然天成了。早上睡醒与自然接通的那一刻,听到了一声鸟的叫,它脆生生的。夜深人静时没有一切人没有任何光,在柔软枕头上的耳朵里钻进来的此起彼伏虫的叫,它亮闪闪的。猫的步伐狗的尾巴,它是柔和与亲切的。鱼的肚皮龙井茶水经过喉咙的一瞬间,让你丝滑般的感觉。其它的什么东西在某个片段给了你刺激,把这个刺激用声音唱出来就是境界。

技巧有高低,境界有深浅。歌声于境之创造,因秉赋而异。技巧因锻炼可以纯青,最终形成个人特色而非超越别人;境界永远无法复制。清脆明亮的声色来源于天然生成,淳厚丰富的情感有奈年月的沉淀。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雷洋之死真相何在雷洋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也是中共党员,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工作单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前职务是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他和妻子育有一女儿,出生才一月。事发当日5.7,雷得电去机场接奶奶等人,途中被蹲守的地方警员以嫖客身份控制,经几小时的纠缠,雷不幸身亡,当日正好是其结婚纪念日。

邓相超辱毛事件舆论(多图)

➤邓相超其人邓相超为民主党派人士,事前任政府参事、学院副院长教授、研究生指导教师等等职务,详细介绍可网络查询。

摘钢豆

土质很好,没有打药,没有施肥,没有锄草,三无绿色天然食品,就在我们这块土。

其实这地块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修基建已经被征收,土地基本被铲,据说飞机就在最近要试飞,不过最终能不能有实际效用,我看不见得。毕竟相隔不远的赛车基地据说已经搁浅,人人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要迁往邻镇去,那边也推了大量的农地,巨大的一片,不知道要干什么。有人说不可能,这边已经土地已经征收,也平整了,人员都安置了,到底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