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一次不愉快的小面早餐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吃早餐了,今天早上是例外,在重庆简单的早餐就是小面,“又麻又辣香味是飘向远方”,说到这个麻辣,我耳朵里面必然要响起陈小涛那首《麻辣烫》,唱得欢快有力道,把麻辣烫的感觉唱得酣畅淋漓,听得人胸口起伏,好一阵麻辣刺激。

在重庆的火锅,其实就是四川人称之的麻辣烫。而重庆火锅是否发源于四川麻辣烫,其渊源如何本人没有考究,多多少少是有一点关系的,但是重庆的火锅却也有自己的故事,山城的纤夫脚夫生活对火锅的产生有重要影响。

今天早上去往常经过的地方吃了一碗小面,既不好吃,也不见得难吃,当吃到大半时,忽然来了一人,拿出五块钱向老板示意要买一碗小面吃,这个人我平时就有见到,他经常在路上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对着天空看,时不时的喝上一口,头脑里面肯定有点贵恙,衣服破烂肮脏散发着某种不友好的气味,头发是一窝布满灰尘的黄草。

这时我和另外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正吃着。老板收下他的钱,为了使他听得明白,大声的对他说:“你到那个角落去坐到,我煮了给你端过来。”这人不怎么言语,但是意思是明白,趔趔趄趄的蹭到那边坐下。一会儿,老板用一次性的盒子装了一碗面来,放在他前面,并叫他不要用桌子上的筷子,随即老板递给他一双一次性筷子。他不大情愿的慢慢接过一次性筷子,接着就开始吃起面来。老板为了使他听得明白,大声对他说:“你把面端起来,到农贸市场那边去吃。”听到这里,那人表情怪怪的,虽然脑袋里面有点贵恙,但从他的表情里我判断得出,他对人情世故还是有一定的感知的,他的脸有一点扭曲,里面是不服气的冲动,想反抗似乎又没有气性反抗。

最后一次老板为了使他听得更明白,大声的向他吼了一声,驱逐他离开,这时他才把面端起来悻悻然慢慢的走开。

今天看到这一幕,让我心里不大舒适。老板卖小面给这个人但不让他坐在桌子上吃,让我感觉到人一旦沦落到了这步田地,平等就不复存在,尊严也荡然无存,活着其实是极其可悲与可怜的。但是如果真的是和他一起坐在一个桌子上吃,虽然不至于厌恶而离开,但必定会有碍于面条的下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难道就是指的这里。

在路上的时候,和朋友讨论了起来。这个人是拿钱出来购买食物,老板可以卖给他也可以不卖给他。如果不卖给他,当然可以让他离开,如果卖给他,该不该让他在桌子上吃呢?老板出于生意经营着想,也完全可以理解,同时我也感到如果真的天天早上准备吃面的时候都碰到这样一个人,这也是不能接受的。但是这种驱赶行为中的赤裸裸的歧视却是令人有所不忍。我总是希望这种情形不要发生,吃面的人不会因此得到歧视对待,老板做生意与做人不会因此受损,其他顾客不会因此而有厌恶心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摘钢豆

土质很好,没有打药,没有施肥,没有锄草,三无绿色天然食品,就在我们这块土。

其实这地块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修基建已经被征收,土地基本被铲,据说飞机就在最近要试飞,不过最终能不能有实际效用,我看不见得。毕竟相隔不远的赛车基地据说已经搁浅,人人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要迁往邻镇去,那边也推了大量的农地,巨大的一片,不知道要干什么。有人说不可能,这边已经土地已经征收,也平整了,人员都安置了,到底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缘故。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雷洋之死真相何在雷洋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也是中共党员,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工作单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前职务是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他和妻子育有一女儿,出生才一月。事发当日5.7,雷得电去机场接奶奶等人,途中被蹲守的地方警员以嫖客身份控制,经几小时的纠缠,雷不幸身亡,当日正好是其结婚纪念日。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一、最近关于网站的想法建立个人独立博客,从不会到目前基本能简单搭建已经过去了3、4年了,在我最初接触到的wordcodess到dede再到discuz,这个过程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介绍。当时是抱了多大的希望在这上面,自己看看都觉得愚不可及,在这过程中我注册过不少的域名,换过不少的网站标题,从上手wordcodess再转移其它阵地,……哦对了,我还用xiuno轻论坛程序弄过一段时间论坛……,到近期在wordcodess坚持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林林总总,前前后后,一句话:折腾博客本身比写博客用的心思更多,这样的历程当然是走歪了。但是这几年下来,自己虽然越来越懂一点网络异事,设置不少模板主题功能,到头来,翻翻自己以前所写的少许原创文章,更多的感觉是空洞与荒芜。为了让经常翻看博客内容的自己不感到平淡无味,将更多的心思汇焦在如何写出有价值的博文,这是每一人博主老生常谈又难以持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