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酒话四则

其一


葡萄最佳的吃法莫过于把它酿成酒喝;或出题曰,最能长久保存葡萄的贮存方法是什么?

某F,一年一期的年饭必回家团,今年也不例外,肴馔的盛况并无新奇别致之处,不过干凉炖煮、无非鸡鸭鱼猪。

从来,F惟恐避之不及的就是酒,并不为它是“色媒人”的原因,总因他一喝即醉,一醉即睡之故。满桌子的菜自不必说,且说已倒上来的,玉液浓斟白瓷碗,精色荡漾琥珀光。一看便知有点意思,已巡到F面前,并不需劝,鼻子先闻闻,气味不算烈性,颜色酡红,一尝,是甜味,口干舌燥,正好解渴,款款喝着,不觉慢慢的放开了喉咙,几巡后,F大着舌头说“喝是好喝,美中不足的是太甜了。不知放了多少糖?”“放了七斤。”“不知葡萄有多少?”“葡萄有一框。”顺手向他背后一指,“就是这个缸子装的。”一看,果然与想象不同,口小肚大,能装一百斤酒,就在饭桌旁,F诧异,揭开看时,醇香扑鼻,缸底尚有一圈。说“有这么大一缸,又放在这么个地方,随时拿瓢勺起就吃,还是方便。”虽在调侃,不想F已开始醉起来了,待饭毕起身,早身不由己,踉跄回家,上床一觉,竟不知所之。

其二


人天性之嗜酒,猴亦然,曾闻某地野猴,因偶获高级动物之弃瓶,揭而喝之,觉其汁与野果山泉大异,既甘且酣,爽口兼美,飘飘然竟有不惧虎狼之态,每每三五日便心痒难搔,必窃居民佳酿饮之而后快,从此本地人即常患猴灾,此亦可佐证高级动物之演变。

其三


某君A,嗜酒成性,量如海,饮如牛,红啤皆嗤之以鼻,非二锅头之属不能稍尽其性。一日与友人自他乡归来,于肩背大包内暗藏散装二锅头五斤。及至安检时,机器报警,结论是五斤高度白酒,为乘车违禁品,要乘车必须没收。A一听,慌作一团,情急之下向安检人员说:“既然不让我带上车,那就让我喝了。”安检人员暗笑:“你喝两口倒无所谓。”正要递过去,早被A一把抢过来,一仰脖,只听咕嘟之声大作,只三两口,瓶中酒已少了一截,目测恐怕已有半斤下肚,安检人员见事不妙,恐此人胡来,便说要没收,A见他来夺,以障碍蔽体,一面躲闪,一面大喝不止,终究被拿住,瓶中其实已被喝去将近一半。酒被藏在室内后,安检人员仍不放心,恐其精神怕有些问题,便私下询问A的同伴,其同伴说:“你们不用担心,还没到他的量,平时稀稀松松,一顿是两斤。”安检人员正诧异不迭,忽听里面有响动之声,原来A趁安检疏忽之际,早溜了进去,正饮得尽兴,见人上来阻止夺取,遂放开喉咙,仰天海吞,及被夺下之时,唇边尚涓滴不止,五斤二锅头瞬间尚存二斤不到,A愤愤不平的说道:“带酒又不让我上车我怎么回家,上车又不让我喝酒我在车上怎么过?”及上车时,还颇有微词。

其四


我乡某君B,似有憨态,从我记事时,每于路上遇B,其态皆是酩酊,从未见其清醒。其不仅喜欢坐着喝,走路也喜欢畅饮,或尾随其后,常能拾得半瓶好酒。也难怪酒醉之人不讲究,其内急时常不避讳,于大路旁掏出那话就开解决。其家有悍妇,曾持刀斧追砍之,无奈酗酒竟不能改。其人醉态虽可掬可厌,但秉异才,有人所不及之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摘钢豆

土质很好,没有打药,没有施肥,没有锄草,三无绿色天然食品,就在我们这块土。

其实这地块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修基建已经被征收,土地基本被铲,据说飞机就在最近要试飞,不过最终能不能有实际效用,我看不见得。毕竟相隔不远的赛车基地据说已经搁浅,人人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要迁往邻镇去,那边也推了大量的农地,巨大的一片,不知道要干什么。有人说不可能,这边已经土地已经征收,也平整了,人员都安置了,到底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缘故。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雷洋之死真相何在雷洋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也是中共党员,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工作单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前职务是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他和妻子育有一女儿,出生才一月。事发当日5.7,雷得电去机场接奶奶等人,途中被蹲守的地方警员以嫖客身份控制,经几小时的纠缠,雷不幸身亡,当日正好是其结婚纪念日。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一、最近关于网站的想法建立个人独立博客,从不会到目前基本能简单搭建已经过去了3、4年了,在我最初接触到的wordcodess到dede再到discuz,这个过程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介绍。当时是抱了多大的希望在这上面,自己看看都觉得愚不可及,在这过程中我注册过不少的域名,换过不少的网站标题,从上手wordcodess再转移其它阵地,……哦对了,我还用xiuno轻论坛程序弄过一段时间论坛……,到近期在wordcodess坚持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林林总总,前前后后,一句话:折腾博客本身比写博客用的心思更多,这样的历程当然是走歪了。但是这几年下来,自己虽然越来越懂一点网络异事,设置不少模板主题功能,到头来,翻翻自己以前所写的少许原创文章,更多的感觉是空洞与荒芜。为了让经常翻看博客内容的自己不感到平淡无味,将更多的心思汇焦在如何写出有价值的博文,这是每一人博主老生常谈又难以持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