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盲:拿与发

   在讲到整劲的时候,有的朋友可能会提问,按照你的说法,整劲就是整体的劲,尤其是初级的整劲,就是身体的架构便于发出全身的力量于一点,那么普通人也一样能够做到,比如俯卧撑的时候,我的两掌着地点就是对全身的支撑,这时我的全身也应该算一个整体啊。

  这话说的并不错,但是忘记了我们说过,这个整劲表现形式似乎是一样的,但是对于拳术来说,那叫僵劲。练拳的人,则是要把这种僵劲化掉,变成整劲。

  怎样变成整劲?内家外家、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锻炼方法,而且在锻炼过程中,都有一个换劲的过程,虽然内家外家换劲的表现有所不同,但那只是“内气”行走的深浅或通道不同所致,而其深浅或通道的不同,决定在放松形式和放松程度的不同。所以说,换劲的根本,在于放松和内气。

  老拳师在勘验来人的时候,双方两手一搭,唔,僵的很哪,那不仅是说你现在没有放松,还意味着你换劲还没到家。

  双方搭手,如果功力相当(还包括技巧。武打小说中所说习练某神功后各种技巧无师自通的说法,近乎传说,但是有了内功整劲,学习技巧起来,肯定是比没有要快的多也是事实),双方一般就会握手言欢。如有深仇大恨非要比出个输赢,那就只能靠体能、心态、利用环境、运气等因素来说话了。医盲记得曾经有一帖说起过,用传统挖掘潜能的方法训练包括低桩、逆腹式呼吸出来的人,比现在单纯放松求轻灵的人,更适应冷兵器时代。

  说了半天,似乎和今天要说的主题不相干,其实是有相当关系的。

  拿与发,拿,就是拿住对方的劲力,就是化其锋,拿其空。

  我们生活中都有这样的实例,比方说,以为这件东西很重,而运劲去提的时候,而事实正好相反(这件东西超乎想象的轻),这时候往往会有失力的表现,趔趄一下是会有的,因此闪腰的人也常见,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你的着力点(包括力度)和预期不符造成的。再比如,一般人坐板凳,坐下去都不会有问题,但是如果是椅子,坐下去往后靠靠背,一般并不会用多大力,但这时如果那个靠背是松的,虽然你并没有使劲往后靠,但是那一瞬间的失力,也会让你浑身一炸。举这些例子,是想说,当你用力的着力点不在你的预期点位的时候,你的力量就会有一个失力的空挡,这个时候人非常容易失去平衡,即便没有倾跌,这时如果稍加一点外力,就会失去现在的重心。

  说这些就是想说明,初级的拿劲,就是拿住对方这种状态,当化去对方的进攻之后,拿住对方的这种状态,那么把对方发出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再高明一点的拳手,可以拿住对方的这种劲道,不让其恢复平衡感,这时,就是不把对方发出去,对方也是心知肚明——人家手下留情了。前些年曾经在苏州某公园看到吴式太极的传人推手,用非常缓慢的动作拿住对方,不顶不丢的拿住,看似非常的柔和缓慢,但是对方就是脱离不了,始终在将跌未跌的状态挣扎,这是技巧到了非常高妙的程度了。

  这是一种拿,似乎可以理解成化而后拿。往往是一方有进攻欲望而露出破绽的时候,被对方拿住。有的时候,双方都是会家,不顶不丢,不露破绽,这时高明的一方会稍稍的喂劲给对方,当对方欲化解来劲的时候,有欲既有动,有动既有隙,而被高手巧妙的拿住。喂劲给对方是要冒风险的,因为如果双方功力相当的话,也可能给对方可乘之机,这时候,经验和技巧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再打个比方,比如我们要推动一个箱子,但是不是直接去推动,而是给你两个或三个足球,让你把球摆成一条线,像一根棍子似的,通过这根棍子去推动箱子,这时候,你会小心翼翼的保持球的中心一致,才有可能将力点传达到箱子上推动箱子,这个小心翼翼的把球中心对准的动作,就有点像一种拿劲的动作,在拳学上,这个叫拿法,不是擒拿的拿,而是拿动对方整劲的拿,要从力学上说,就是把对方骨骼肌肉的中心对准,然后把自己的力量作用到对方的整个框架中心支架上。过去老师教拿法是很慎重的,因为拿法一旦应用与人体,很容易造成严重的伤害。在李仲轩老人讲的故事里面,说有个卖肉的师兄弟,把整个猪骨架一抖就把整个脊骨抖散,就是这种拿法的威力。

  这种拿法和拿对方劲力空隙完全不同,一般来讲,这更偏向于主动进攻。不但要拿的准,还要能够整劲透入。武侠小说中,有些霸道的武功伤人后,被伤之人胫骨寸断的描写,应该是对这种功夫的夸张引用。

  被这种拿法拿住的人,对方虽然并未发力,但是会感到浑身僵硬,运转失措,如鱼肉之于刀斧。如果是较艺,此时已经无需再继续,拿的人和对方没有深仇大恨,不会轻易的发力,被拿的人如果不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也不会明知相差太远还要以命相搏。而且,一般的较艺,有如此功夫的人,也不会用这种方法让对方信服,所以这种状况用在师徒教授过程中的示范。

  前面有朋友让医盲谈谈太极神功的神,医盲不揣冒昧,就继这个话题往下说说。

  前面所说的那,似乎限于劲力身架方面。在前面说过,内家的旋,有有形的,有无形的,还有微妙如透出体外的。

  更为高明的拿劲,可以拿住对方的动意,只要你动意一显,即被拿住,或是拿住或是发出,只是拿方的意愿了。从这里看来,内家锻炼松的要求,其实更是静的要求。各种微妙,非现代科学所能详解。依理而说,心气相依,动心必动气,功夫精深者,不但能够细察自己的内气运行,进而可以体察对方的内气运行。关于这一点,医盲在来论坛最初的帖子【内审外察的锻炼方法】中,对理论有过相关的探讨。

  习练过气功稍有心得的人都会知道,人体是存在“气场”的,这个气场,自己能感觉到,锻炼有素的人也可以感觉到他人的气场。把这个气场应用与拳学,成就了神乎其神的内家神打,我们在高级拳师的示范表演中,偶尔可以领略到这种神技。对于不相信的人,尽管说那是在作秀,对于有所心得的人,或是理论上能够理解的人,就会是另外一种看法。

  这种气场打人,表现在不接触对方,而对方就感觉受力被弹出。在医盲以前的帖子里,介绍了一次在西安和朋友一起练功后无意间双推隔空把对面两位放倒的故事。

  在另外的帖子谈到外气作用的时候,医盲曾经举例看到过不少老师表演的定身法,虽然这个也会当作被批评的话题,但是医盲不得不说,这是医盲亲眼所见的。

  其实这类定身法,说白了就是一种拿法。只不过它不是拿对方的筋骨,而是拿对方的内气,用自己的内气强度和技巧,在一定程度上短时间的让对方的产生局部停滞而造成运转不便。这个说起来很容易被人诟病,但是如果相信气功按摩能够调理人体气血的话,那么反过来,也就应该可以理解它能够干扰人的气血。但是如果连气功外气(不管是生物场、生物能、辉光等等)也不相信的话,那么要反对批判,医盲只能说这是在讲故事。

  如果能够理解这个层次上的故事,那么下面所说的应该不难接受。

  更高层次的,是纯精神力的。当年和王乡斋先生比武对决的人,多有说接近乡斋先生越近,就越感到斗志全无甚至提不起劲力,,王安平先生也曾多次提到,用意念控制来比武的对方不能从座位上站起来。其实这还是属于神气结合的类型。理论上,用神的高手,可以让对方产生瞬间的思维空白,而对其为所欲为。80年代末期,有一个内家拳师应气功大潮之风,传授一种催眠术,医盲和他接触交流后,发现这其实是内家“神打”的技巧之一种,当然这虽然是技巧,但的确需要充沛的内功作为基础。

  至于传说中的隔山打牛,千里遥控之类的,让我们就当作传说去作为谈资吧。因为这些更加神乎其神的东西,现在是没有人出面给你演示、证实也是无法证实的。那么当作笑谈流传,也让后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种传说!

  在前面谈到过人体气场或精神能量应用于技击。

  下面补充说点拿气和拿神。

  在拳学里面,有站圈的说法,所谓脚踏中门夺地位,就是神仙也难防。不仅仅是说脚的占位,深层的是说在两个人的较技过程中,要以自己气场形成的圈为主,不要让对方夺取了主动权。这样在拿气的过程中,把对方始终放在圈外,才能占据主动。

  而在拿神的过程中,则需要把对方纳入圈内,以我之场,敷敌之场。过去峨眉派有换头术,应用于技击,就属于拿神的范畴,应用于带功,属于提携,应用于治病,属于调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张千帆:辛亥革命与中国宪政(讲稿)

马步方面资料整理

有效寻找独立博客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