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盲:出偏,走火入魔及其他

   1)出偏概说

  “气功”运动在中国大地上,兴起、湮灭、再兴起、再湮灭,造就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是和中国的国情相关的。在国外,是看不到这种现象的。其中的深层原因这里不去探讨。表象上,起码有三个原因是,一个是因为使用古代朴素的哲学理论来解说或杂糅现代科学知识来解释弄得不伦不类,因而容易遭到“攻击”(说大点是容易被唯物主义攻击),二个就是因为群众基础广泛,容易被认为是非法聚众。三个就是所谓的出偏。

  这里医盲只是简单聊聊出偏,为什么呢?因为现在很多人,只要一提到传统的健身方法,不管懂不懂,都会好心提醒你,小心出偏哦。就像你相信中医,会有人说,中医不科学,没有量化、不可重复、理论未被科学证实等等一样。

  但是奇怪的是,瑜伽在世界上普及之广,不但在国外,在国内也少有“有识之士”说他理论不科学要防止出偏之内之类的话。印度古医学在欧美受到高度重视,没见欧美人说他理论不科学,中医在国际上日益受到重视,人家也是在逐步挖掘中医的有效成分,而不先全盘否定。倒是国人对自己的东西,无比的苛刻,真是不知道是不是慈禧留下的遗患。

  很早以前看过一段文字,大意是说中国人一向对自己人要求严格:国人看到外国人笨拙的使用筷子,大多会会心的微笑,而看到中国人不会用刀叉,大多会讽刺瞧不起。难道这就真是国人的秉性吗?呜呼!

  "气功"在中国大地上的几次兴起,也有他的深层原因。大的说,人们信仰缺乏是一个原因;中的说,人们相信他的健身效果而医院的治疗效果不令人满意是一个原因;小的说,国人骨子里对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还是容易认同的(不小啊!)。

  2)出偏的原因

  好了,话归正题,不在长篇累牍的闲聊。气功出偏的原因,无外乎:

  一:功法的不完善。

  二:锻炼的人没有严格按照要求操作。

  三:锻炼的人的特殊体质。

  2.1先说功法的而不完备

  一套功法,是前人经过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的经过,一代一代完善传承下来的。这样的功法,只要严格按照操作步骤,一般是没有所谓偏差的。

  但是因为各方面原因,一套完整的功法在传承过程中,出现缺漏或误传,造成功法的缺漏。即便这样,这些传统的功法引起广泛的实践性,出偏也是极少的,而且偏差也只是功能上的不足,而不是本身有重大缺陷。

  功法上的缺陷,主要来自于某些练功的人,出于好心或私心而随意篡改,好心是自己练功收益但是底子不牢,就随意按照自己的体会修改并传授,私心当然就是急于开山立派以收名利了。这个在近代表现的尤其突出。因为近代传播迅速了,人们也不再象古代那样隐秘了,一些传统的功法被逐渐的披露出来,但是又有所保留,使得一些好高骛远的人非常容易的东拼西凑创造出新功法。

  比如80年代初曾经风行全国的某功法,是创编者根据得到的部分传授因练功有效而急于推广,造成全国许多人“出偏”,那时传授者因某些原因入狱而没能全面传授,等到传授者出狱以后,发现已经大面积推广了,无法挽回,就找到创编者说,这个功法并没有传授全,加上你改的也不对,所以出偏的很多,为了挽回局面,希望能和你一起把他完善,为了千千万万的练功者。可是创编者这时已经名利双收,俨然一代教主,那容得他人分,尽管传授者强调不署名不分利,创编者依然强拒。结果,为了广大练功者的利益,传授者开始利用bj气功协会传授功法以纠时弊并得到bj气功协会的大力支持。而创编者因为没有得到进一步的传授,其功法渐被练功者遗弃,其勉力创编的第二部功法也因毫无新意而无人问津。并且,在得到bj气功协会打算开除他的时候,主动提出退出协会,从此在气功界销声匿迹,而传授者的功法却发扬光大流传至今(虽是历史事实,但当事人或相关人尚在,故不提名。)。

  2.2再说练功的人没有严格按照功法要求锻炼的问题

  这个原因有二:

  一是练功的人本来就没有弄明白功理功法,自以为是的盲修瞎练,这样越是复杂的功法就越容易出偏;

  二是自作聪明修改,出偏了只好自吞苦果,如果万幸不出偏而且还有疗效,那就更糟糕,因为他会认为是对的而教别人,但别人跟他的体质不一样,可能就不适应,出偏也难免,这叫以盲传盲(医盲大概属于此类,要不怎么无意间起个网名叫医盲呢。

  2.3再说说特殊体质的人

  特殊体质的人就是体质特敏感的那类,一练就各种反映幻觉都出来,而且这类人大多疑神疑鬼,你怎么跟他解释也不行,让他怎样对治也不听。遇到这类人真的很麻烦,一般老师都怕遇到这种人。真有功夫的老师,一般采取封窍的作法,给他封住,让他平息后不要练了。要是遇到又敏感又理智又按师授对治又刻苦练功的人,乖乖弄地咚,老师捡到宝了,发扬光大本门就他了!

  3)到底什么是出偏

  偏,就是偏离原定的方向。

  原定的方向是治病,现在越练病越多,旧病未除反填新病,或久病好了,新病来了,都属于偏。偏,有身体的,有心理的。身体的把身体练坏,心理的把精神练乱。

  但是要注意的是,练功有个排病过程,会和生病的感觉差不多,而且你不知道的病都给你翻出来,所以分清是偏是排病也很重要,一旦弄混了,不是病情趋于严重,就是前功尽弃白辛苦一场。心理上的精神错乱气功大潮中也不少见,多半是敏感的人跟了不太明白的老师,出了一点情况,老师不是不会处理,就是拿来当效果煽风点火,结果病人失去控制。

  这里应该分清一种人,练功后看到某些特殊的景象,于是乎跟别人说,别人不理解他倒还罢了,他也不理解别人为什么不理解,明明是这样的,你们怎么不相信呢?结果越想解释清楚,别人越不清楚,最后把他当作精神不清楚送进精神病院。这种事只是憋不住非要说,其实他自己有能力控制,但是别人认为他没能力控制自己,送进医院镇静剂一打,统统地白练。这种人医盲见过的也不少。

  4)再谈走火入魔

  走火,是指身体出问题了。而入魔,是指精神出问题了。一般人提起练功,先哎呀小心走火入魔,其实连走火入魔是怎么回事都没弄清楚,人云亦云而已。

  走火原是丹功中用的,因为火候掌握不好而飞丹。后来其他练法都借用了。一般指命功出了问题。说实话,真的走火,还要有那个资格才行,不练到那个地步,想走火都没你的份。入魔更是这样,除了先天神经质的人,一般人要“入魔”也非要等到功夫上头才会出现,也不是是谁就有资格谈入魔的。

  后来气功所谓的出偏,大多是因为功法流弊造成的,很多人耍小聪明东拼西凑一点东西,就以出山啊,掌门啊,秘传啊之类的号召民众,因为违背人体气血规律,胡编乱练而致偏差,就像学游泳不用正确的呼吸方式而呛水了,根本算不上走火入魔。结果往往是学员出偏,他自己捐(卷)款到国外去了,8、90年代这类“大师”不少,活生生将大好的“气功”事业给断送了。

  更有一类人,因为在气功热中,看到成堆的“大师”赚钱迅速,乃追逐“大师”前后,学的一招半式乃至骗术,也出山自称一派,甚至有些记者追踪报道某“大师”,日久发现窍妙,而自己拉山头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应该记得这些故事。

  这些“大师”,有的赚钱跑国外了(如张宏堡、、、),有的被捧的不知天高地厚口放狂言被政府治了(如张小平、张香玉、、、、),有的用淘金的钱去搞实业了(如某国产饮料集体老总、、、),等等不一而足,苦就苦了那些真正传功治病的气功师,就像连同脏水一起泼掉的孩子,湮没在这段历史中。

  还有一类人,跟随师父多时,因人品问题,师父不给真传,结果借政治形势,贴近一批全能“科学大师”,反戈一击,成了反伪先锋,

  名利双收,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其实一些师父因为气功大潮的原因,置先辈传功的要求于不顾,也是一个原因。

  过去教功,师父挑徒弟,那个严格。新时代不同了,学员众多,不能那样了,既然出山,就要给人家实实在在的功效,但是又不能全传,于是乎,一部功二部功三部功就出来了,这样做,有的人是为了敛钱,有的人是基于功法的特点的确需要逐步传授,有的人就是故弄玄虚,象前面三楼说过的那位传功者,在传授者出来教功后,无法立足,东拼西凑的推出了一个二部功,结果连死心塌地跟随的几个弟子都不认可。

  再有一个现象,诸多出山的“大师”,多半为了抬高身价,千方百计的把自己的功法和佛道传承挂上钩,这样做的结果,一是给唯物者当成迷信打击提供了话把,二是给真正的佛道门中传授的玄功抹黑,搞得民众不分真伪,谁会吹,就一窝蜂的去追捧谁。只(直)到有一天,一个李疯子出山,不但集胡吹海说大成,更说他的功法怎么怎么高,不用人锻炼,功自己练人,一下击中了人们不劳而获的心理,短短的几年,闹得鸡飞狗跳,最后教主大人在吹捧下飘飘然不知自己是什么东西,只好说自己是宇宙之主了。下场大家都知道,被政府坚决打击,远遁海外,当了反华的马前卒了。

  那年一些练功的朋友同事在一起聊天交流,几个练法轮功的极力劝说医盲加入,医盲给他们简单分析了近年气功界的状况,断言,不出半年,政府必定会对法轮功进行管制。结果当然是被嗤之以鼻了,还说政府不可能对一个民间健身组织动用国家权力的。医盲笑答,半年大家都能等到,且看吧。谁知刚过三个来月,法轮功开始闹事,接着就被政府查禁。单位政工人员听说过医盲喜欢武术气功之类,找同事调查医盲是否习炼法轮功,同事笑答,他练法轮功?他几个月前就说过政府要治法轮功,他会傻到去练那个玩意?

  闲聊这些,其实是想说,有一种出偏,是思想出偏,就像被洗脑一样。其实不是被别人洗脑,而是人们内心的贪念迸发和知识不足。

  如果能全面了解修炼的原理流派方法,断不会被法轮功迷惑,如果不是贪图功炼人贪图大师保护调理,也不会把一个凡夫捧为造物主。总之,愚昧和贪欲,才是最大的偏差!

  5)兼谈传统锻炼的传承问题

  医盲年轻时练功并不专一刻苦,广涉各种功法、流派,只是想发现其中的共通点,想从繁杂的功法招式中,挖掘出真正主线的东西,医盲作风一向求简,想从各种现象中把握最本质的东西。

  多年学练思考,即便无所得,也有所知。发现中国古老的健身方法在传承过程中,往往把关键的东西隐藏在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里面。尤其是武术,很多流派动辄数十套拳法,其实其中真的关键的东西(或说练功的东西)并不多,其他的都只是训练肢体灵活而已。

  问题还在于,由于传承久远,前辈把关键的东西隐伏于花招之中的原旨,在传递过程中也有失传的现象,就是说,很多传人,都不知道这些了,反正前人这么教的,我就这么往下传,这样的结果,往往是江山代无才人出,很多流派渐渐的就销声匿迹了,而前辈的光辉事迹只是传说中的故事了。

  有些流派则保留了最关键根本的练功,辅以教学方法,在近代逐步发扬光大起来,如民国时期形意太极八卦等,成了中国武术舞台的明星,就是实证。比如现在太极传遍世界,但是太极中,仍有些东西,是不能也无法广泛传播的。现在流传的太极,健身是没有问题的,但要练出前辈那种神乎其神的绝技,非经耳提面命,是绝对练不出来的。前段时间在网上下载到Mr.yuang表演的凌空劲录像http://youtube.com/watch?v=oVv_cH2iKlY,看过后感叹良久,虽然他是不世出的佼佼者,但是毕竟证明老祖宗所说的是真有其事啊。

  6)关于自发功

  80年代鹤翔庄流行后,产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自发动功的流行。

  其实自发动功也是古来有之,古人对此有一整套严格的锻炼步骤及对治方法。比如清朝义和拳中,就曾广泛应用。60年代气功潮的时候,也有人传播并应用,只是没有加以放大而已。人体气血运行,必定会有“冲撞”之力,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一个水管注入流动的水,水管就会因为力不均匀的作用而扭摆。自发动功的深层原理,其实差不多,就是体内能量的流动遇到不均匀的通道。

  一个正常的人,体内气血是流动不息的,人是一个不规则容积,气血运动必定会在体内产生各个方向的撞击。只是这个撞击力是如此之小而不能使人体产生象漫画里水龙头冲水后漫天飞舞的现象,同时也加上人的意识控制和多年意识控制的习惯养成的惯性,人体内气血运行的撞击,一般是感受不到的。

  那么自发动功为什么会产生呢?知道了以上原理,也就可以简单

  得出结论:

  1.局部能量的突变:或因为久闭而遭到因为锻炼等原因气血旺盛后的冲击。或因为忽然的局部气血能量空虚。

  2.意识的作怪:也就是说,意识有意思的放松保持平衡惯性的调整能力,同时配合放松形体(而且多半是部分放松部分不放松),并且放大气血运行的撞击力(也就是因为放松感受到身体偏移的趋势,有意无意的加强这种趋势)。

  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人一般直立时,并不会感受到体内气血的撞击力,但你闭上眼睛,一遍一遍暗示自己放松,并想象自己站在独木桥上,身边风云激荡,这时候人会自然的摇晃,摇晃是因为人具有自动保持平衡的趋向,若是动作过大睁开眼睛找到平衡参照物,马上就会安定,若你放弃这个趋向,并且还有意无意的加大他的话,动作变大而跌仆的几率是很高的。如果你把这个当成练功并且因此而摔伤了,不落得好心人劝你小心出偏的话,一定是你人缘不好,或者你的朋友都太高明而明了其中的道理。

  说到自发动功,是因为因自发动功出偏的人太多。

  上面提到的那个创编者推广的功法出偏,主要就出在自发动功上,因为不知原理和对治,加上后来传授者推广的功法消除了这个不足,所以渐渐的被练功的人遗弃了。这个功法的自发功,首先是因为功法不完善,局部能量的冲击,配合练功的放松,少数人因而出现了自发功。其实出现自发功伊始,是很好调理和把握的,本来刚开始出现是少数人,结果因为个别自控能力稍好的人,出现自发功后,有的疾病迅速好转,有的人出现打拳跳舞等奇异现象,被创编者当成功法的效果加以吹嘘炫耀,结果对整个练功群体产生“心理诱导”的作用,两个主要原因(能量冲击和意识诱导)一起发生作用的结果,是自发动功开始大面积出现,结果就是自控能力差的人出现各种不适乃至进入精神病院。

  7)关于硬气功

  82年在军校,有个学员,习练家传硬气功,每日持砖在胸前排的呼呼有声,冬天光膀在户外练,军校的学员围观都啧啧不已。医盲有机会和他交流一番功法,发现他的功法颇不全面,不知是失传还是本来就没有得到全面的传授,乃告诉他应该注意那些,彼不屑,言家里爷父练功多年,未见不妥,既不契只好作罢。

  一日晚间集体看电影,他正好轮到执勤,等同学看电影回来,发现他神情狂乱,手舞足蹈,呼之不应,有同学上去拉他,被他弹出丈外,数名同学一起上,一样被弹出,无奈区队长组织七八个棒小伙,伺机抢上按住手脚捆起抬到校医院,校医见其全身搐动,说小事,一针镇静剂保证没事了,结果一针下去,振动依然,再加一针,仍是不止,骇,叫来主任,再加一针,方委顿。

  周余再见彼时,毫无慢慢之情,乃劝之曰,只须这般在某些方面补充,可保无虞,否则多年功夫丢于一旦矣,彼头若摇鼓,连说不练了不练了。只好作罢。

  此类硬功,因有强运气息,功法若不完善,局部能量过偏,发动时若不能自控,其力甚猛,其害也大。

  8)关于打坐时出现的自发动

  有一类自发功,是在打坐时出现的,练习这类功法的人,本身并不追求自发功,而且很忌讳自发功,过去庙观里,时有此类发生,一般皆有有经验的前辈调伏。这类自发功,完全是由于内息发动,不同于硬气功的筋膜之气,一旦发动,影响道功禅功,所以佛道门内,一向视为偏差。一般有师

  父点窍过关或用特殊药物辅助过关。要是庙观中没有高师,能练过此关很不容易,很多人因此只能用停练的方法来对治。庙观内因此失心疯的,也有人在。

  这类出偏,除了练者自作聪明对治内景外,多半是因为原有痼疾,内息发动而冲之不开时,因打坐闭眼放松,引发外动。所以,庙观之类,多有动功药功辅助,先行调理好身体,再行坐功,可减少此类偏差的发生。

  9)如何选择功法

  多有人问医盲,我该选用什么样的功法,或某某功法是否可练,医盲只能回答,只要是传承完善的功法,都可练,都适应,只是你要先把自己的情况搞清楚。

  比如,你把医盲介绍的马步站桩、摇肩锻炼上个一年半载之后,再去习练内静要求高的功法,绝对可以减少90%以上的出偏几率。而且,功法,最好从动功入手,逐步归静,动静结合,方是坦途。

  10)关于灵子术

  近代有灵子术发扬,为自发动功一种,相传为某人待死而于极饿状态下自然发动,因而推广此法。此理或可说通:当人极端饥饿时,偶尔会触发人体质化气的功能(见医盲道理论医帖中简说),大家知道固体转化能量时,“转化比”是很高的(就不用原子弹打比方了,哈),当人体出在饿毙的边缘,极有可能激发这一现象,但不会是普遍现象,否则就没人会饿死了。

  若这段传闻是史事,那么该人必定是练功的人,才会在濒死之时,一点灵台不昧,激发了潜能。

  其实灵子术的能量,和传统内家拳有相通之处,只是内家拳是在自控的状态下锻炼并应用的。

  11)再谈自发功

  再说现代的自发动功:最有名的就是自发五禽戏了。其次还有北戴河气功疗养院(好像是)内介绍的而一种,更加简单,放松直立,稍加自我诱导。曾经很火的大地气功,应用自发动功治疗精神病取得不错的疗效。朱崇奎御心术中,似有意似无意的练功方法,其实也源自此类。------等等,都很注意动的收发,再加上辅导练习,以自发动为功法特点,这就不应该算是出偏,因为人家练得就是自发动,不动还不算练对。但是也多有自修者失控。

  并且,自发动治病的确比较快,因为靠能量自己引导,某种程度上更符合人体气血运行规律,所以多有疑难杂症治愈的报道。

  在严格练功方法和程序,最好有老师指导的前提下,也要注意一条,自发动在功法上属于耗散型,若是一味抱定自发功不变,则有伤人于无形之虞。所以医盲建议用自发功治好病以后,一定要转向蓄积保养型的功法上来。

  12)闲聊阴性病一

  本来想继续聊自发动,看到有贴谈阴性病,医盲不免也打岔说几句。

  严格说来,阴性病属于“虚妄想”病,并非有什么狐仙鬼仙附体什么的,但是现象上又是如此,该怎么解释呢?道理层次和功能层次的差别造成对这个问题的不同看法。

  根据佛家理论,人死之后,经历中阴身而后转世投胎,最长也就是几十天的光景,而且,阴阳相隔,是无法相互沟通的,除了有些异能之人,限于层次,可以看到不同的境相。

  人死之后,思想意思也就是第六识是完全泯灭了的,转世的是7、8二识。而8识,是含藏过去未来一切种子的,也就是说,这个得阴性病的人,见神见鬼见狐见仙见前辈见后人等等,无非是8识含藏的种子受某种激发变现而已,并且由于病人的妄想偏执,这些种子变现反映到意识中,是经过严重变形的了。也就是说,意识没有能力看清种子变现的内相分的内容。因而产生种种虚妄想,比如说听到狐仙和自己说话,看到种种异相,乃至能说过去未来的一些事情等等。

  再有所谓动物附体,比如网上曾经流传某蛇附体的录像,病人发病时作蛇扭,鸡附体的作鸡鸣等等,又是什么原因呢?既然承认轮回,就应当知道,我们能够来到今生,是经过无数劫的轮回,在这个轮回大潮中,我们并不是有能力每次都投胎做人的,也就是说,过去世,我们的7、8识,什么胎都投过,每段投胎的经历,都留下印记,深深的印刻在8识心田中,一旦机缘成熟,这些种子会生长发芽而显现,被当生的第6意识所感知。神御气,气驭形,反映出各种异态也就不足为奇,但是有一点,发生这种情况的,大多是身体虚弱或平时就神神叨叨的人身上,一个理智较强的人,极少有可能发生这类情况,除非他出在身体极端虚弱神智迷糊的情况。

  一般比较明白的人,当理解了道理之后,多半会不药而愈。但是出现这种状况的人,又多半不是太明白,这就是麻烦所在。庞明先生曾经讲过一段故事,一个高知遇到这种事情,经庞先生一讲就悟:嗨,我还是搞心理学的,居然掉进了这个陷坑里。马上勿药而愈了。

  道家练功中,有个名词,叫闯黄,也有叫壅宫闯黄的,就是内息发动扰动黄宫而影响神明。一半经师父展关开窍或用药物或歇练半年等,皆可平安度过。一般练功过程中出现这种情况,只要心不恐怖,神不攀缘,按部就班的练功,一半也就半年的光景就可以顺利过关。很多人到此由于理上不清,或者害怕停练而浪费前期的努力,或者以为神奇傲傲自夸,多有人称自己是某某神仙的代言人,玉皇大帝的侄女,王母娘娘的外甥媳妇等等,滥用功能,指点过去未来,结果无一不是最后形销骨瘦,或精神失常,或遭遇王难。比如过去以宇宙语而声名赫赫的张香玉,既是一例。

  大家可以观察,此类人所言所说,皆不出其知识范围之外,你只要拿他知识范围外的东西一问,便可知晓。有些人能知道一切过去未来,但是这种浅显功能,证之小事往往很准,证之大事,则99不准。民国时期的大愚法师,神通惑世,声名远播,结果预测局势失败,隐居川中,也是一例。

  医盲过去跟随学习脚部按摩的一位师父,可谓德高望重,曾免费用脚部按摩为市民治疗近万人次,当地报纸皆有宣传。可是89年遇到闯黄一关,耳内有声说各种事,苦不得过,因医盲和此老都曾参加元极功的学习,在元极功中就有遇到此事,只须守定玄关念诀,即可很快通过,屡屡劝告,无奈此老幼从一贯道后又所学纷杂,认定是有他空间高人指点,理上不听,事上不从,连绵半年有余,一身功夫归于无处。

  如果不是练功之人,出现所谓狐仙附体之类,多属愚蒙孱弱,理事不明,遇到或恐惧或炫耀。更有不明原理者,画符捉鬼,或有一时之效,难断发病之因,多有连绵反复者。反不若号脉用药调理气血通畅,神明而愈。拉拉杂杂,未及整理,聊作一说。因依佛理道论而说,并非有意宣扬迷信。

  13)闲聊阴性病二

  每有巫婆神汉,或经历一场大病,或忽然心有所感,似乎接通了什么开关,一下子可以说人前生后世解灾避难,在乡野多有趋之若鹜者。其实这也多半属于敏感类型的人,在身体某种特殊的偏盛偏虚的情况下,激发了意识观察内相分的部分功能,而能于某种特殊情况下,为人宣说。比如巫婆神汉,每每进入沟通神灵时,都要进入一种类似迷糊状态,进入过程中,身体或哆嗦或舞动,然后在一种失神的状态下,回答他人所问。少有不进入状态而能明白回答者。所以看一个巫婆神汉有没有“功夫”,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对于这种通灵的功夫,乱用是会耗散人体元气的。所以巫婆神汉难有丰硕肥壮之人。对于这类人,跟他说道理是很难的,比如张香玉在牢里还喋喋不休的对人说,是真的啊,你们怎么不信呢?要调治这类人,一般或用功夫,或用技巧,比如功夫高的人,在他面前,让他进入功态,而做功制止,当他进入不了功态,告诉他,你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是假的,你看我来了他都怕。但是有些巫婆神汉,会说,哎呀,你的神比我的神大,所以我上不了身,真是难办。

  只好用功夫直接调理他,把他某些关窍调理通了,他自然就没有那种功态了。若是功夫不够或不想用功力,可加些技巧,比如一次随一群练功的人出游去访某神汉,他说我知道是狐仙附我的体,但是我不做坏事,所以我不怕。当跟他说这样会耗你的元气,他就害怕,要求帮助调理,当他发功哆嗦将要进入状态时,一师过去用掌拍其顶门,豁然而醒,乃告诉他,刚才狐仙出现,我一掌将其拍死超度了,再也不来麻烦你了。过后其人果然再无“神功”了。这个方法,功夫、心理暗示都有,还必须的利用巫婆神汉的知识和心理特点。

  14)关于气功中的组场带功

  过去有一阵气功师都兴组场带功,就是很多人在一起,一般在礼堂里,由气功师发功或诱导,满场人按照要求作,当大家达到一定的思维同步时,能量产生共振,就会有很多人出现哭笑蹦跳的现象,当宣布收功后就恢复常态,并且很多人的疾病就奇迹般的好了。后来有人破解说,其实不是气功师,只要用一定的方法,一样会有同样的带功效应,不错,开始几句医盲已经把原理说了。

  但是问题在于,气功师按照一定功法带功,效果肯定会更好。其次,组场带功中会发生很多意外的事情,气功师有相应的对治。否则出现了危险,也不是好收场的。有一次元极功张老师到本地作带功报告,经医盲劝掇,有几个同事也跟着去看热闹。其中有一个女同志,报告完了,对我说,我没有啥反映啊,我说没有也正常,走吧。可是她却忽然告诉我,她不能动了,起不来了,也就是说浑身不听使唤了。当时医盲尚未结婚,该女同事也未结婚,不便点穴按摩扶持之类的动作,乃隔空提劲将彼扶起带出大厅,刚刚一松手,她就在报告厅前空地自发动功起来,手舞足蹈,惹得出场的人围观称奇。忙喊来张老师一个随行弟子,看了说,好办,走近,用掌在头顶拍一下,立即委顿坐地,旋即立起如常,随我们坐车回家。后来这位同事虽然没有练功,但对气功是相信了。并且,他人的很多气功现象都能感应到,这个容后再聊。

  有一年在西安,天柱功的刘少雄老师作推广报告,其中表演气功针灸,也就是不用银针,以气代针扎针灸。叫几位观众上台体验,男女老幼都有,都说有明显针感,并有传导。偏偏就有一个小伙子较上劲,说没有感觉,刘老师数次加大功力,彼都说没有感觉。后来,刘老师一笑,说,你看看你的穴位,都扎出血了,还说没感觉。结果那小伙子一看,就如银针所扎一样有个针孔,还渗出血,方脸红下台。惹的台下观众抢着看他的手。

  提起刘少雄老师,就得说说他的带功报告,因为他所习练的功法,强调气的层次,所以带功期间,要扎扎实实的布气,期间还多次还要下场布气,因为消耗大的原因,刘老师布气带功时间都很短。但是被带功的人是实实在在的被带功了,而不光是一种集体诱导。相比较而言,庞明先生的带功报告只是宣讲气功的科学道理,并不要听众表现出哭笑蹦跳的效果,而是在娓娓道来之际,以功能贯彻全场,让听者无形受益。间有个别敏感人在场中着意发动,也会被庞明老师制止,奇怪的就是那些不能自控而发动的人,听到庞明老师说喂左边那位女士,不要动了,智能气功不搞这些,她就立即不动了。明白其中道理的人,都知道庞明老师功力纯湛。

  也有很多人在庞明老师的讲课中,会有一个现象,就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讲课要完了,他也醒了,会细心体会的人,知道自己已经被“调理”了。为了提起大家的好奇和兴趣,庞明老师喜欢表演让大家看气,在他的诱发下,很多人都能看到自己手指前或长或短,或白或色的人体气光。

  再就是喜欢表演手指变长变短的把戏,之所以说是把戏,是因为当时反对庞老师的人这么说来着,说一般人经过诱导,大多可以两手手指表现出不一样长来,还有两手掌并拢比长短时如何用技巧故意让另一只手指缩进去等等。庞老师有时就故意表演一点不一样的,说你说两手摆放用技巧显示手指不一样长,长多少?有一个手指节那么长吗?我就让你手指长一个指节,你还说是不是把戏?后来,再进一步,说,我再来变戏法,让礼堂通道左边的人左手指边长,右边的人右手指变长,变戏法能吗?你说先说出来是心理暗示,好,我不说左右两边哪只手变长可以吧,运功完毕大家自己量,看左右两边是不是不一样,同一边是不是一样?然后默运片刻,说,你们自己量,我不说左右,结果一查看,通道两边的人,是不同的手手指变长了。

  说些故事,固然是闲聊,但是闲聊之中,或可看出点别的东西

  15)再谈自发功

  气功大潮中,有某些人,以能让他人自发动为能事。比如张香玉,经她发功诱导的人手舞足蹈神智迷糊一番,然后会说所谓宇宙语。一次张香玉的一个大弟子到本地传功,一个习练张香玉功法的朋友邀请医盲及几个朋友同去,医盲说,我去便去,要是他传功传不了莫怪我,该友素知医盲历来反对神秘化,担心医盲等众去了暗中“捣乱”,没敢让医盲去。其时医盲有两个朋友,也是好笑,当时很多所谓“大师”来本地作带功报告,他两位就去场内作怪,搞得带功的人卖劲力气也发动不起来,草草糊弄收场的事情不在少数。一次一个号称严新弟子的人(其实是假的),在公园里传功让人自发动,医盲听说,要人介绍去“受功”,结果他在医盲身上又是点又是垛的一个钟头,见医盲毫无动静,只好说医盲属于特不敏感类型,下次有机会再说,弄得介绍认识的人哭笑不得,下来一个劲的埋怨医盲不该泼他朋友的面子。

  某“气功大师”在本地某大学传功后,在操场上布下一个场,说是在场内习练该功法如何帮助提高功力等等,那天医盲几个听朋友说起,就相约去参观一下,看见一帮人在那里手舞足蹈的自发功,我们几个走近后,正在练功的有几个人自发的作出向我们跪拜行礼的动作,我们赶紧避开远离,结果朋友说,你们是练正宗佛道玄功的,就不要去踢人家的场子吧。

  说到这里,到想起一种事情,当一个比较敏感的人接近练功有素的人,会被良好的场态吸引,而喜欢靠近他黏糊他。也有一些女同志由于身体敏感,在气功师的功场里面周身融融而性欲暗起,及至清醒过来,有人会怀疑气功师暗中使坏,完全不考虑是身体调理通畅气血旺盛而自然而有的现象,由于此原因,还使得有些气功师身受不白之冤甚至入狱,如3楼介绍的传授者,大抵也是因此类原因曾入狱。

  但是却有些“气功师”,利用这一点玩弄女性,当年北京有一个姓刘的所谓什么禅功的“大师”,利用功能、恐吓等手段,玩弄女青年。有两个女青年不堪受控找到当时北京一个张姓气功师那里求教,说,当我清醒时,我觉得不应该再和他有瓜葛,可是遇到他就象吃了迷魂药一样往他身上贴,告他别人都会作证说是我自愿的,我该怎么办?

  这位姓张的师父算是高人,明了其中的道理,就说,不管他对你做了什么法,下次你一见到他,就跳起脚骂他,骂他祖宗十八代,会怎么骂就怎么骂,越凶越好。结果该女青年鼓起勇气,下次一见到他就骂,骂过后果然没有了对该气功师的依赖感,由此逃离魔掌。为什么说这位张姓气功师是高人呢?其实他是懂得其中道理的,不管那位气功师如何做法弄怪,只要你不和他的场能相接(意识不同步)了,自然就破了。虽然气功界有比较文明的方法来破这些邪法,但是要她见面就骂,实在是活用原理,果然是高人。这位张先生目前仍活跃在易经中医界,所以不便说出名字。要是把“气功”仅仅定位在强身健体,也未免太埋汰老祖宗的东西了。

  医盲也只敢言强身健体,并且在此医学论坛,也只能谈强身健体,即便如此,医盲也不敢磨灭这些“健身法”的其他功效。致虚守静,应该可以说是中国古代诸子百家的根基。后世只从理上穷究,终难有所建树和突破。

  16)如何选择功法

  对一个功法,该怎样判断它是否完善,是否有流弊呢。一般说来,这需要经验和眼光,但大体上还是有个原则:升降开合,不偏不倚。为什么又说到这个问题呢?实在是现在有些人,自学也好,师传也好,习惯于照本宣科。也就是说,全盘接受,但不能问个为什么。用俗话说就是学的进去,学不出来。

  比如一般传统动功锻炼,讲究虚领顶劲,老师如是教,学生如是做。老师说不虚领顶劲不行可能会出问题,学生如是记下,如是再教学生。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虚领顶劲适合尾闾如摆互为开合的,也就是虚领顶劲的同时,尾闾要有轻坠的要领,这样在整个督脉,上提下坠,形成一个微微的张力,而锻炼督脉。如果一个功法一味强调虚领顶劲而不知晓尾闾如摆的诀窍,那么就可以说,传承上有少许缺陷。

  即便上虚领顶劲做的不错,也可能会出现问题,若是理法不圆融的老师,会说你虚领顶劲做错了,或说你没有虚领顶劲而出偏了,都是有可能的。再比如医盲介绍马步站桩,有好心人出来提醒,一定要提肛啊,否则会出偏。说的对不对?对,全不全?不全。为什么呢?传统的锻炼方法中,提肛的要求是要配合气沉丹田的,要不然,光提肛不会宽胸实腹,会虚火上升的,光气沉丹田不懂得怎样提肛配合,会练得会阴如坠小腹淤满的。

  再比如内息发动周流时,舌顶上腭是对治和技巧,在没有内息发动舌顶上腭有没有用?说没有也不对,即便没有或通过的东东很微弱,毕竟这是一条通行的道路和方法,说有,从这里通过的东东微乎其微可忽略不计,你干嘛一开始就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以致顾头不顾尾的,而且水还未蓄先行放渠,并不见得对练功的人有好处,等你水蓄足了,水满自流到达渠口,你自身的反应出来了,师父随机示教,叫你搭鹊桥,咕咚一下醍醐灌顶,岂不妙哉?!但是好心提醒你的人说,哎呀,你练习马步一定要舌顶上腭,你还不能说他错,但是你要是真明白其中的的道理而不是人云亦云,就会坦然的去面对了。

  17)对待出偏的正确态度

  男女老幼不同的人,练功绝对有不同的要求。但是有些要求是共性的,因为大家都是人嘛。只有针对特殊人群的特殊要求,才对特殊人群有效。要是把条条框框不分青红皂白的一概而论,有时候会让人不知所依的。也许有些流派传承过程中,某些特殊的要求或禁忌,因为失传而不知道所针对的人群了,就把他当作普遍的要求和禁忌来要求后人,毕竟小心无大差嘛。但是这样往往也束缚了锻炼的效果或功能的发挥而造成一代不如一代的结果了。

  所以,讨论练功出偏,即不要危言耸听,又要尽量理法贯通方能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发挥锻炼的最大效果,这才是正确的态度。

  18)自发功的“副作用“

  今天说说自发功练功后的一种现象,说是副作用,其实不是,说是不是,有时候还真会带来一点点小小的麻烦。经过一段时间的自发功的锻炼,人体会有这样一种现象:一般我们要做什么动作,首先是思维想要做,然后是思维决定做,然后是指挥肌体去做。但是练习自发功后会有这样一个阶段,思维想做然后立即肌体就去做了,中间似乎少了一个判断决定的过程。作为习武者来说,这更像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当看到敌人一拳挥来,无须判断该怎么应对,手就自然迎上去了。事实上,义和神拳中,就有类似的锻炼方法和步骤。

  但现在我们只是锻炼其中的自发功一部分的话,并不能应用与技击,但在日常生活中,却会偶尔因为这个”功夫“而惹点小麻烦。比如,上课时,发现没带钢笔,想向同桌借,然后决定开口,取得同意以后伸手接取,一个很正常的动作过程。但如果正在自发功的某个阶段,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没带钢笔,一转脸看到同桌多一支放在桌上,同时手就无意识的过去了。也就是说,第一念头一起,肢体就配合过去了,往往肢体动作到一半,自己的思维意识才反应过来制止。诸如此类的事情,不知道有练过自发功的朋友有没有经历过。这段过程时间不是很长,有些人不细心去体会,可能还感觉不到。有练自发功的朋友,可以回忆或体会一下。

  再一种,由于身上气机活动,随意而发。往往在不经意间,给自己造成一点小小的麻烦。比如放松跑步,无意间眼神看地面,不觉间咕咚就摔一跤。这是因为眼为神之苗,眼领神走,神领气行,眼神向下,神气向下,若不注意,人就踉跄一下。经过体味,才发现这个奥秘。要是不注意体会的人,说不定还会怀疑自己有什么不对劲呢。

  19)也算出偏吗?

  练功,尤指练气功,有一个“副作用”,什么副作用呢,且听医盲胡掰。

  经过一段时间锻炼,到“某种”程度时,身体练得更加敏感了,有时候也许并不适敏感了,而是以前注意力放在外面,而练气功,大多会要求意念体察自身的感觉,这样一来,以前没有注意到的身体感觉,现在注意到了,也算是一种敏感。这里只是简单谈谈敏感了以后身体对内邪外邪的反应。一般来说,身体对六淫邪气反应敏感了,应该是好事,可是好事有时候也会给我们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那就是,人变得“脆弱”了。比如练功前,靠在墙上,没什么感觉,挺好,练功后,不行了,一靠,就感觉那无生命的阴冷之气直侵肌肤,若是不赶紧离开,会越侵越深,越来越凉,到练功的时候还会发现,要费一番气力才能把“它”赶出去。

  比如,遇到环境不好的地方,过去只是气味难闻之类,忍忍就过去了,练功后会感到浑身不适,极是难受,必欲离开而后安。比如,遇到某人,直觉更加起作用,未及交谈,可能就先生抵触,也许由此话不投机,失去一票大生意也未可知。比如,生点小病,过去可能稍有不适,抗抗就过去了,练功后,反而象不适感被放大一样,那个难受,更胜从前。比如,------,还好,都是在练功的“一定阶段”才难忍,过一段时间之后,习惯了,适应了,而且人自身的报警功能的确加强了,还是功大于过,庆幸!

  (相似内容,医盲介绍的内省外察锻炼中,曾有提及,可参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谷歌blogger平台建立国内可访问博客攻略

雷洋之死完美官收(多图)

游记:游览华岩寺

马步方面资料整理